赵玉龙做作的对张治、胡局长点头,然后起身,拿着电话推门而去,完全忽视陈飞的存在,他这么做其实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张治会义无反顾的帮陈飞,县委书记固然大,可以直接卸了他的官帽子,但是他也有靠山,他不相信县委书记会对他这个细微的举动,搞的两派面红耳赤。

  赵玉龙走后,胡局长端起茶杯,浅酌一口,随即说道“两位领导,我要向您们检讨,我的工作失职啊,刚才看了下卷宗,当事人是一位仅有二十岁多的小女孩,花一样的年纪,我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你们放心,这件案子我亲自督办,关系到的利害双方,绝不姑息”

  张治闻言,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看向陈飞,他在等陈飞的态度。陈飞自然不能再托大,说道“依法办事是我党一贯优良传统,有可能你们也猜到了,陈思瑶是我妹妹,今天来,我是以家属身份来的,不要求法外开恩,只求水落石出”

  “首长放心”张治在一旁接道,他已经听出陈飞认可。转身看向胡局长,说道“胡局长,今天我来的时候发现一些问题,对我们来说是内部矛盾,可今天如果来的是人民群众,那会对公安形象抹黑呀”

  陈飞内心又是笑笑,张治这么做无外乎对小李的不满,虽然他只说了一句话,小李的前途可想而知。

  m最+f新#J章,…节,M上酷匠网,: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站在山顶与站在山低的两人,在彼此的眼中看起来同样渺小。乍一看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可仔细想想其实不然:因为它忽略了在混沌分明伊始,就注定的万有引力,站在山顶的人只需要动动手指头,滚出一颗砂砾,就能砸死站在山脚下人,而站在山脚下的人,无论有多大神力,终逃不出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命运。从这点看,位置是可悲的,层次是可悲的。

  可悲的层次铸就了可悲的命运,胡局长听完张治的话,想到张治刚给他打电话那时的愤怒劲,心中一切明了,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快速拨通号码“小陈啊,从今天开始把小李调到你们档案室,要悉心照料”

  五分钟后,楼下,接到调到档案室通知的小李,脸上有着明显泪痕,这一天之中他的心情就同过山车一般,第一次见陈飞他横眉冷对,见到陈队长与陈飞开始是胆战心惊,后来是鼻孔出气,再后来见到陈飞与张治一起更加恶语相向,再后来见到胡局长亲自接二人是六体生寒,生无可恋。

  还好,一切都尘埃落定,老天并没让他受更多的折磨,小李站起来,腰板再也挺不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抽泣。刚好,这一幕被接完电话下楼的赵玉龙撞见,他看看小李,眉头不由一皱,哪里有斗争哪里就有牺牲,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走上前拍了拍小李肩膀,怒喝道“大老爷们哭什么?丢不丢人,一切都没结束,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憋回去,打起精神”他虽然不愿意承认小李是他的人,但不可否认小李在侮辱陈飞事情上居功至伟。

  小李哭丧的抬起头,憋憋屈屈的说道“队长,输了,已经输了,通知我立刻去档案室报道,连最后一下午都不让我呆完”话音刚落,小李再也控制不住压抑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咣当”赵玉龙怒其不争,让这样的人成为手下早晚会被他害死,他暴躁的一脚踹向小李,把小李踹倒,喊道“你给我站起来,娘希匹”随后想了想,事出紧急,没有可用的人,有对小李说道“你先起来,一会儿领导过来,我在帮你争取一下”

  “真的”小李眼睛瞬间放亮,魔怔的问道“真的吗,队长”

  赵玉龙心里说“假的,你这个傻逼”可嘴上说:真的,放心吧,我会帮你的。他话音刚落,就见门口开进来一辆黑色轿车,赵玉龙扶了小李一把“快点起来,精神点”说着,他一路小跑,车刚刚停稳,赵玉龙弯腰笑着把车门打开。

  从车上下来一位很威严的男子,看上去不到五十岁,扫了赵玉龙一眼,没说话,快步向里面走去。

  “队长,唐县长咋来了呢”小李看到希望,小声对赵玉龙问道,“别说话,消停在下面看门”赵玉龙烦躁回道,跟着唐县长走向二楼。来人正是通益县一把县长,纯粹的说,他不是赵玉龙靠山,而是赵玉龙靠山的政治盟友,在常委会上两人从未出过分歧的那种关系。他的靠山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也就是说,陈思瑶伤害的人,正是那人的儿子。

  赵玉龙来到二楼,内心中狂喜不已,唐县长来无疑是给他吃颗定心丸,自己无法左右县委书记的意思,那么唐县长绝对有硬撼县委书记的实力,他仿佛看到了陈飞吃瘪的那副表情“我就是不放你能奈我何?”

  “咚咚咚”唐县长很有礼貌,先敲了敲门,不等里面回应,推门走了进去。

  “唰”在见到唐县长的那一刻,胡局长脸色登时变白,直到这时他才发觉陈诗瑶案件是个烫手的善于,竟然能同时出现两位通益县的顶尖头头。张治还好,见到唐县长有些尴尬,并没太多顾虑。而陈飞压根就不认识唐县长,但他还是跟随二人站起来,给予唐县长足够尊重。

  二人微笑的与唐县长握手,简单客气几句,赵玉龙站在身后,见陈飞也跟着站起来,不禁呲之以鼻,在场的众人只有张治与陈飞一个级别,但人家有靠山,你一个小小的科员来掺和什么?他都想到,唐县长知道陈飞的身份之后会不会把他撵出去?会不会让自己把他抓起来?到时候自己是用电棍出溜他?还是用鸡毛掸子抓痒他?瞪了眼一脸茫然的陈飞。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他感觉做梦一般,平时高高在上的唐县长,竟然能主动伸出手,还说了句“你好,你就是陈飞同志吧,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不是说好的来帮我的么?怎么与他那么亲热?赵玉龙彻底蒙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