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这些话,陈飞已经确定张治来意,单从他能坐县委一号车来这里,就充分说明了他是在李奇峰的授意之下,帮他来解决问题的。陈飞从不怀疑官场中缺乏嗅觉敏锐之人,他是目前惠南市官场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所处位置的特殊性决定了很多人都要对他笑脸相迎。

  但是,嗅觉敏锐为什么会到如此恐怖的程度?从何处了解到他在通益县里,又从何处知道他在县公安局,并且准确无误的找到他的车辆?

  古语有云: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充分说明地位对人的影响,然而这一刻,陈飞并没有找到强大助力之后的快感,反而变得胆战心惊,他内心不明白在这样聪明人聚集的官场能走多远,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是伴君侧畔指点江山?

  见身后车辆已经倒回院子里,他微笑的对张治点点头,开始倒车,实则他还在思考这件事的利弊,假如这件事传回惠南市会怎么样,别人会不会说他:还没上任就开始狐假虎威。可是,张治已经不请自来,说明李奇峰已经知道,想要帮他,再不答应就是不给面子,说难听点就是不识抬举。陈飞想这些是有必要的,被贬的教训让他学会步步为营,冷静思考。

  把车停在停车位以后,陈飞拔下钥匙,还没等开门,张治小跑过来,用右手帮陈飞把车门打开,左手放到车门上方,轻抚住,害怕车费磕到脑袋,这是官场中最常见的开门方式,也是陈飞以后要做的。

  见陈飞下车,张治笑着说道“首长,您到通益县考察真是让县委领导荣幸之至,领导今天上午去城郊考察,下午还有个会,时间很紧”

  陈飞听完,心中解开疑惑,因为他家就住在城郊,那么一定是特意去他家里了,听闻父母说这件事,陈飞又是感慨,官场文化实在太深奥了。陈飞下车伸出手,与张治握了握,谦虚说道“什么首长,我就是一小科员,不足考虑,通益县委领导脚踏实地,真抓实干,乃我辈楷模啊”

  张治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落后陈飞半步,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届领导班子的成绩是用目共睹的,今年,决定在城郊进行改造,打造绿色、生态、健康的居住环境,这是一项利民工程”

  陈飞心中一顿,他说的话现在还没正式做出政策,至少没公开,属于县领导班子内部信息,是个秘密,他这么说只为向陈飞透露信息,早作打算,购买邻居房子,或者自己新建,只要占地面积大,到时候会多一大笔拆迁款,沉吟片刻回道“办实事、办好事是我市一贯宗旨,只要是利民工程百姓也会拥护的”

  话音刚落,两人已经走到大厅之内,陈飞并没选择方向,他也不能选择,站在原地,对张治说“公安局是保卫百姓安全的屏障,一线干警更是基石…”

  他的话没等说完,值班民警小李就快步走上前,见陈飞后面跟了一人,看上去斯斯文文,实则他并不认识张治,也没见过,因为所处社会层次差太多,他与张治都没有对话资格,以为是律师。鼻孔出气,高声呵斥道“你这个刁民,又来干什么?妨碍公务么,我告诉你,再说一句没用的,信不信我让你在局子里待几天”

  张治一愣,没等陈飞说话,压制心中怒火,平静说道“你这个同志怎么能这么说话,平时对待民众就是这个样子的么,你知不知道你头上顶的事国徽,背后是为人民服务”

  “哼”小李鄙夷的看了张治一眼,冷哼一声,随即说道“我怎么说话你管不着,也没资格管,为人民服务说的是人民,我看你跟他一样,说不准是哪国派来的奸细”

  “你你..”张治神手一指小李,被呛的哑口无言,平时哪敢有人这么对他说话,他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行了,我们出去等等吧,警察同志平时都与犯罪分子打交道,说话声难免大了点,都是可以理解的”陈飞随意的拽了张治一把,就要往出走。实则他在欲擒故纵,他越是这么说,张治心中越不能平衡,要是这么走了,脸可不止丢到姥姥家。

  张治没动,咽了口气说道“同志,不跟你说,你们胡局长在办公室么,我要去找他,看看他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哎呦呦,你可吓死我了”小李做出夸张的表情,眼神惊恐,脚步后退。可转换的很快,一步上前,推了张治一把,喊道“赶紧给我滚蛋,来公安局装你妈犊子啊,还找局长,你也看看你配么?”

  小李为了迎合赵玉龙,竟然连脏话都冒出来了,这让陈飞欢喜不已,装吧,装的越高,摔得越疼,脸上一脸难为情“张治同志,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这位民警常年在一线奋斗,身体素质没的说,碰一下就能…”

  “首长,您放心,今天事情必须有一个完美解决,您稍等一下”张治脸色胀红的回道,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机。

  小李见他拿出手机,又听张治管陈飞叫首长,认为他是律师的想法更加坚定,因为他从赵玉龙那里知道,陈飞不过是个小小科员,还没什么实权,既然管他叫首长,难道请来个村长?

  “滚滚滚,要打电话出去打,别在这妨碍公务”小李上前,一边推二人,嘴上一边出言不逊。

  “你怎么能这样!”张治瞪着眼睛,高喊道。

  “滚,再废话一句,今天就别走了,让你尝尝牢饭是什么滋味!”小李再次说道。

  I酷r\匠网永g久,6免f费看。小说)

  二人一直被小李推到台阶下面,由于张治一直在与他争论,小李侧重点比较明显,在下台阶时,张治差点没被推倒在地。他很窝火,可小李已经回去了,他也不敢对陈飞发火,只好说道“首长,今天的情况纯属偶然,我们县委一直提倡依法办公、执法透明”

  陈飞抬起手,示意张治不要说了,点点头回道“我懂,我真的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