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一曲清歌漫酒樽,人生何处不相逢,待陈飞看清眼前这人,张开怀抱迎了上去,无外乎两人关系错,这人名叫赵玉龙,以前是镇里派出所副所长,后来在一次抓捕犯罪分子行动中立了功,调到市公安局。

  陈飞是计生委主任,打交道时难免出现刁民,两人关系也是在那时熟络起来的,在加上赵玉龙仅比陈飞大两岁,二人之间没有代沟,也就成为朋友。在他调到市局的时候两人联系还颇多,只是近半年来减少,没想到他居然在通益县。

  陈飞热情的与赵玉龙拥抱一下,笑道“老天爷还真是会安排,没想到在这地方见到你,怎么样,现在混得不错吧?”

  赵玉龙见到陈飞也很是高兴,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还那样,不过倒是你,也不知道联系我,你家不是通益县的么,正好,你给我带个路,有时间我去看看二老”

  “好说好说”陈飞点头答应,看了眼赵玉龙肩上的警章,见他警章上面是一个横杠,一个个豆豆,陈飞心中有底了,这个级别叫一级警司,一般来讲属于派出所所长,当然这个派出所是正常的,不能高比天安门前派出所,也不能低比村镇级别,赵玉龙出现在县公安局,那就证明他在这个地方任职,平调也是刑警队长,大案队长之类,陈飞心里更有底了。

  “对了,你来这做什么?不是你也调通益县来了吧?那这样咱哥俩又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赵玉龙话语中带着一股亲切劲,他猜测的问道,与他一起下车的几名警员,见两人认识,与陈飞点点头,走了进去。

  “这我还是真想啊,与你一起工作痛快,可咱就是一块砖,上面不说调动,谁也没办法”陈飞略带可惜的说道。

  “真是可惜了,还想念与你一起工作的时候”赵玉龙摇头说道“走吧,既然都来了,也别在这站着,去我办公室,喝杯茶”说话的同时,赵云龙迈步像里面走去。

  官场历来都是等级森严的地方,古代有规定,比如县官见州官要下跪,县官知道州官有徇私枉法的地方,也不能举报,因为这叫越践犯上,轻者罢官重者抄家。现在社会,虽然没有明确制度,但这一规矩任然存在。

  窗口值班民警一眼就看到了赵玉龙,赵玉龙下车时,他就已经站起身来,准备打个招呼,如果多见几次面,能得到赵玉龙的认可,调到刑警队,那么以后晋升的机会比现在要多得多,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不寒而栗,先前哪位被他呵斥还一脸笑容的陈飞,竟然与队长这么熟悉,还拥抱,让他心里一阵骂娘,认识人不早说,玩什么扮猪吃老虎?

  “小李啊,帮我泡两杯茶,送到我办公室来”赵玉龙神手指了指小李,都没看他,随即嘱咐道道“挑好的”

  “哎,我把咱们珍藏的大红袍拿出来”小李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目送赵玉龙背影,陈飞是跟在赵玉龙身后,小李又看着陈飞,尴尬的说道“同志,刚才..”

  话没说完,陈飞就竖起手掌,微笑的点点头,向里面走去,实则这种让人欲言又止的做法是最让人忐忑的,因为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结果,一瞬间,小李呆滞在原地,内心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煎熬。

  进入赵玉龙的办公室,陈飞在沙发上落座,进入时陈飞看了眼牌子,是刑侦队。与刑警队只有一字之差,实权要差不少,简单来说,公安局最大是局长,除去局长之外,刑侦队长的实权比排位靠后的副局长还要大。

  陈飞心里安定几分,并不过多寒暄,直接道明来意,说道“兄弟,其实我这次来是有点事,我那个不争气的妹妹不知道惹了什么祸,给抓到这来了”

  “嗨,我还以为你亲自来能有多大个事,咱们不是兄弟么,你妹妹就是我妹妹,说吧,咱妹妹叫什么,一会儿我问一下”赵玉龙并没在乎,说话的同时,走到办工作上,拿起座机,就要拨号码。

  陈飞见状,不无感慨多个朋友多条路,笑着说道“陈思瑶,思念的思,琼瑶的瑶今年二十一岁,应该是今天凌晨时分”

  “嗯..”赵玉龙手指突然停住,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眼睛晃了几圈,说道“我才想起来,这个点应该都吃饭去了,陈飞同志你吃没吃呢,没吃咱就去食堂,伙食还算不错”

  更C新最#快●#上}酷匠X网

  听到这句话,陈飞心里骇浪滔天,官场中都是明眼人,之前一直都叫兄弟,这一声陈飞同志实际上已经表明赵玉龙在疏远他。没有表现出太多,缓缓问道“赵队长,这件事…”既然赵玉龙已经疏远,在叫兄弟就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咣咣咣”这时敲门声响起,赵玉龙说了一声请进,小李端着两杯茶走进来,先是放到陈飞面前一杯。

  “小李啊,你来的正好,陈思瑶那件事是怎么回事?”赵玉龙接过茶水出言问道。

  小李暗道一声,果然告状了,内心相当哆嗦,强站直身体,忐忑的说道“队长,陈思瑶其实也没啥事,就是她进来就开始骂人,有几位同志都跟我反映了,让我..”他说到这就停住了,以下的话是:让我拒绝一切看望者,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做好受教训的准备,但是受教训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胡闹”赵玉龙拍案而起,十分愤怒“我们是人名的警察,国家的警察,办事还没有法律准则么,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么?平时党章都看到狗肚子里去了”

  “是是是,我以后一定改”小李脑袋上顿时冒汗了,但他不敢去擦,说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回来”赵玉龙再次怒喝“你办什么?什么是叫你去办?刚跟你说完,办事要依照党章,依照准则,以后能不能长记性,陈思瑶犯得什么罪”

  小李被叫回来脑袋一阵发懵,心想,你还想让我咋地啊,我这就安排见面不行么?他有些畏惧的看着赵玉龙,眼神中充满乞求。

  “哼”赵玉龙冷哼一声,做到座椅上,后背靠得的很实。见到这一幕小李更加迷糊了,因为后背考的很实有两个意思:第一,我生气了,赶紧滚犊子。第二,你站这自己想想,该如何办自己权衡。

  小李想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假如要帮的话不可能让他回来,因为这样毫无意义,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不帮,在想想刚才队长说的话“依法办事”小李心中更加底气十足,因为在触犯刑法的时候,公安局完全可以拒绝家属见面,想清楚这些,小李心中豁然开朗,心中闷气一扫而空,腰板站的笔直,斜眼看了看陈飞,意思是说“与队长关系也没有那么好吗,跟我玩你妹扮猪吃老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