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令是昨天上午下达的,让他下个礼拜一去市委办公厅报道,今天才周四,还有三个整天的时间供他准备,实则他内心是煎熬的,得失成败只在一瞬间,他已经憋屈了好几年,还不容易有个翻身机会,必须牢牢抓住。出门之后,他没有开那辆捷达,而是打个车来到市委门口。

  惠南市委所在地是五层楼,与市政府分开,不大,很古朴的建筑有几十年了,据说最近一直张罗搬迁,新址选在开发区那边。

  此时是早上六点多,上班的人很少,陈飞自然不能进去,先不说门口有武警官兵站岗,他进不去,即使进去,被人看见,那么这就是在政治上的一种不成熟,猴急,心里不稳定。

  他只好装作路人,在市委对面的一家早餐店,靠窗位置坐下,眼睛若有若无的瞟着市委大门,他确实梦想这有一天能在这座楼里办公,可那也只是想想。而今,这个愿望即将变成现实,他恨不得时间一下子过去,今天就是周一,这样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走进去,感受里面浓重政治氛围。

  早餐店里的人越来越多,老板见陈飞只点两个包子,一碗豆浆,占位置吃了二十分钟,有些抱怨,走过来提醒道“您好先生,您看我们这人挺多的,您可不可以往里面挪一下,给其他顾客一点地方”话是这么说的,正常人听到这话,肯定假装骂两句,就走了。因为这是国人骨子里的一种习惯,很少愿意与陌生人在一张餐桌上吃饭。

  陈飞笑笑,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对老板的话并不在意,伸手指向里面包子屉道“在给我拿二十包子,一碗豆浆!”说完,别过头,继续看着市委门口。

  “啊?”老板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即老脸一红,没答话,不到一分钟,二十个包子分四个盘摆到陈飞桌上,单人餐桌足足占了一大半“您慢用,吃不了可以打包,我家打包袋都是可降解的,绝对卫生”老板有些尴尬的解释一句。

  这时市委门口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入,基本上都是手里拎着公文包,走路形色匆匆,眼神看路面的时间多于看前方的时间,可以看出,他们在这个院里属于最低级别,按国家规定,配车最低级别为科长级,十五万元以下,显然他们连这一级别都没达到。貌似就在上个礼拜,陈飞走路姿势与他们一样。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么?”悦耳的声音打断陈飞思绪,他回头一看,桌子侧面正站着一位女士,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及膝紧身裙,穿着黑色丝袜,手里正端着餐盘,里面有一碗小米粥,一个包子,一个茶叶蛋。

  “没人”陈飞点点头,伸手把餐桌上的包子往边上移了下,空出地方让她放餐盘。

  “谢谢”女子微笑回道,拉出凳子,做下去,她很健谈,对陈飞问道“没看出来啊,你这么能..呵呵,快够我一个月的口粮了”她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了擦鼻尖上冒出的细密汗珠。

  “呃..其实是打包的,老板听错了”陈飞尴尬回道。根据陈飞思想,他把美女分为三类:第一类为气质美女,这个气质不是要夸一位丑女实在找不出用什么形容词说的气质,而是真的气质,用明星举例的话,类似王菲、俞飞鸿。

  第二种美女为五官美女:就是看上一眼就能有赏心悦目的感觉,类似李小冉、车晓。第三种为当下最流行的组合美女:意思是说,五官并没有一样特别出众,但组合到一起就能让人如沐春风,比如赵丽颖、林允儿。

  眼前的这位,属于第一种,很有气质,她用筷子夹起包子的动作很是优雅,而且每次只要上一小口,细嚼慢咽,居然没有一丝做作的意味在里面,陈飞从小就梦想着娶这样一位出门带出去倍儿有面的老婆。寻寻觅觅,发现在先是生活中这种女人少的可怜,后来,他娶了可以算的上第三种美女的王美玲。

  “你怎么不吃啊?不是有我在这不好意思吧?那样我可就成罪人了”女子抬头看了一眼陈飞,她心情也不错。

  “没有,我吃过了”陈飞回道,他有一个毛病,就是看见异性,尤其是美女的时候,话很少,脸还喜欢红。算不上他木讷,要不然也不能把官场这套练得炉火纯青,假如它对女孩子有在官场上十分之一的功力,那么他就是人们口中的命犯桃花。

  “我吃完了,拜拜”女子端起餐盘,对陈飞微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开,她说话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拜拜”陈飞一瞬间有些愣神,他感慨道:如此优雅的女子,也不知道要便宜哪个王八蛋。他一直目送女子离去,看着女子的背影,陈飞估算了一下,她大约有一米六八左右,穿山高跟鞋,一米七二、七三的样子。

  女子走过马路,没有停顿,直溜溜走进市委大院,这一刻,陈飞都不知怎么了,心中竟然有一些酸楚的感觉,这么端庄的女子,为何要走入政坛,他有种冲动,跑过去,把女子拽出来,告诉她,这是个危险的地方。

  陈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些,随后又自嘲式的笑笑:都多大的人了,还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

  陈飞又坐了一会儿,还是顶着市委大门,他要冲进去的感觉更强烈,理智告诉他必须要镇定。

  5最新@8章节V%上酷◇i匠网#、

  还好,那电话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陈飞拿出电话,见是母亲的,接起来“喂,妈妈”

  “小飞,你在哪呢?赶快回来吧,家里出事了”没等陈飞说完,母亲就喊出来,她话语中带着哭腔,想到着急。

  陈飞神情陡然一凛,说道“先别哭,到底怎么,说清楚?”

  “你妹妹出事了,被警察抓走了,你快回来吧”母亲抽泣出来。

  “您先别急,我马上回去”陈飞一听,急忙跑了出去,他还有个妹妹,小她六岁,与他完全是两个极端,从小不愿意学习,高中毕业就辍学了,说好听点是社会闲散人员,说不好听点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太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