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分为几个阶段,一为,少女阶段害羞含蓄严防死守。二为少妇阶段,半推半就。三为壮年阶段,来者不拒。四为寡妇阶段,你不来找我,我去找你。五为老太太阶段,明明不行了,还瞎比划。

  此刻,场中已然到达第四阶段,频频起身很是混乱,事实上,在坐众人都算不上官场中人,按国家行政级别来说,分为,国家级,省部级,司厅局级,县处级,镇科级,镇长已然是最小行政级别,陈飞如果不是被贬,这个镇计生委主任都有可能是临时工。村长这一级别,是本着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由村民自行选出来的,也是村子中的人,所以,素质也就说不上多高。

  陈飞对这种场合很不是适应,以前也是能避则避,很少参加,各位村长算是跟他打了个照面,也就不再劝他多喝,毕竟没有从属关系,没有利害关系,敬几杯,样子做到了。

  简单的吃了几口菜,感觉到饱,实则有事,一直惦记刘丽,更何况刘丽在他身边一直暗送秋波,弄得他心里瘙痒难耐,他怕众人看出端倪,没正眼打量刘丽,只看见她下身穿着黑色皮裙,脚下深色高跟,上身是一件酒红色凯袖,不得不说,是金字到哪里都发光,她并不刻意坐直身体,脸上画着淡淡的装,烈焰红唇反腐要吞噬人灵魂一般。

  刘丽分心两处,胳膊举起酒杯,与众人高深论谈,脚下还蹭着陈飞。这种感觉很刺激,他心里爽歪歪,脸上还不能太过表现,不可察觉的把手伸向桌子底下“好你个妖精,不是喜欢蹭么,来了,就别走了!”陈飞暗中使坏,一把抓住刘丽小腿,放在自己腿上,手掌一直抚摸刘丽小腿,这是他摸过除了王美玲之外的第一个女人,果然验证了那句话,媳妇,还是别人家的好啊。

  刘丽察觉到陈飞是故意的,不放她离开,侧脸看向陈飞,嘴角微微向上舒展,眼中带着三分醉意、三分享受、三分求饶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人很是惹火。

  在陈飞看来,少妇这个称呼,已经不能用来形容某一类人,应该用来作为妖精的代名词,这种妖精,有着能让人瞬间软硬的能力,有让人欲罢不能的渴望,陈飞服了,再这么下去,一定要出事,他怕控制不住自己,摁住刘丽。

  =‘酷匠网o正#版{首》发

  立马站起身,落荒而逃,回到捷达车里,他从驾驶座上拿起一盒玉溪烟,抽出一支,尼古丁的刺激没让他冷静下来,反而更让他期待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平时不吸烟,但会吸烟,只有在极度苦闷,或者不得不吸的时候,才会抽上一只。

  果不其然,烟还没等吸完,刘丽跨着坤包踩着高跟走出来,没有丝毫犹豫,打开副驾驶,直接坐上来。

  “咳咳,吸烟也不知道吧窗户打开”刘丽看似有些埋怨的说了一句,随即摇下车窗。

  这种关心让陈飞心中一暖,无论是不是出于真心,这话,已经好久没听别人说过了,陈飞说道“去哪?”

  “随便啦,你说去哪就去哪,反正已经上了贼船,我还有选择么”刘丽还是那种带着诱惑的语气,缓缓说道,陈飞像是感觉到刘丽如兰的吐气直扑他脸上。

  这种迷乱的话语让陈飞彻底疯狂了,他好久没有这么放纵自己,完全不顾刘丽在一旁的提醒,在乡间小路上,陈飞把车速飙到一百四左右,这已经是捷达车的极限,两旁景物飞驰而过,眼前景象瞬间超越。

  他原本是想找一家偏远宾馆,可车速太快,导致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远离城镇,不知何方。雄性的内心是无所畏惧的,发狂起来令人可怕的,刘丽的激素恰好激发了陈飞的荷尔蒙,仿佛刘丽在一旁的尖叫让陈飞兴奋无比。

  车,不知行驶了多久,因为眼前景象已经天差地别,入眼尽是荒无人烟,连天接地的草甸子,原来,两人已经开出省了。

  “呼呼..”刘丽一路的尖叫让她完全超出心理承受能力,披头散发,瞟了陈飞一眼,撒娇似的锤了陈飞一拳“好你个小陈陈,竟然拿大姐开涮,这一路都快吓死我了,哪有这么开车的啊,不要命了”

  “呵呵”陈飞笑笑,他反倒平静不少,拔下钥匙,侧过身体,直直的盯着刘丽,缓缓说道“这里没人,可以为所欲为”

  “不可以,唔..”她话没说完,就被陈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嘴堵上,与其说堵上,不如说陈飞扑了过去,如猎豹一般,丝毫不给对手反应机会,刘丽没有挣扎,很享受,樱唇比想象中的要薄,也比想象中要狡猾,陈飞丝毫不能拿捏。

  他双手并不老实,激动之下,双手微微颤抖,肆意揉搓,陈飞很享受这种肆无忌惮的感觉,像是天地仅在他掌握之间。

  两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是出于荷尔蒙急速飙升的后果,陈飞感觉到刘丽体温陡然上升,甚至发烫,欲火焚身。

  陈飞单手向下,抓住裙角,一把拉起,在抹去已是丝袜的光滑。

  “唔,不可以!”刘丽陡然发生,伸手捂住私处“我结婚了,有丈夫,玩玩可以,不能动真格的”

  “都到这步了,咱就别装纯情玉女呗!快点地”陈飞立即回道,说话的同时,手捂住刘丽的手,想要移开。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小飞,我一直那你当弟弟看待,别让咱们之间的感情有污垢好么?”刘丽严防死守,不动半分,眼神之中充满了决绝。

  陈飞瞬间愣住,脑袋还有些混沌,问道“你跟我来真的?”

  “这不是真不真的,是道德伦理的事,小飞,绝对不可以!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你要在进一步的话,算强女干!”

  听到这话,尤其是那俩字,陈飞清醒了,冷笑一声,一屁股做到正驾驶,有气无力的说道“回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