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皇命难违

  杨之华虽小,但通读史书,转念一想,个中关节立刻明了,知道太子见梅子天资过人,又是皇室中人,肯定要将其收入帐下,增添其势力,而杨府内爷爷已闭关,二叔官职虽大,但无战事时只是闲职,无法守护杨家,杨府早已是风雨飘摇,连天魔刺客都敢直接刺杀,就算梅子真的留下,只怕消息一传开,真的会有不测之事发生。想到这里,杨之华拉着梅子的手说道:“梅妹妹,听我说。”

  梅子抬头,听杨之华说道。

  “你我虽一同长大,但从小都是王伯照看,上次之事已是侥幸,如今王伯已去,如果刺客再来,只怕我俩都难活命。如果梅妹妹还关心我的话,还是回到宫中之地,只要你安全,我也就安全了。”

  梅子也是聪颖之人,知道上次刺客想杀的是自已,王伯死哥哥伤全是为了救她,她留在杨府,若是刺客再来,就算她不在乎生死,可是她的华哥哥肯定还会拼死相救,到那时,只怕还是搭上了杨之华的性命。想到这,梅子哭道:“那华哥哥和我一起进宫!”

  杨之华说道:“宫里自有规矩,我不是皇室中人,又怎么能和你一起进宫,妹妹是神级资质,又是百年奇才,专心修炼成高手之后,就可以来保护哥哥了,不是更好?”

  梅子一听,倒也有理,说道:“那我想你了就回来看你好不?”

  “当然可以,”杨正仁连忙道:“你进宫就是公主了,哪里都可去得,有何不可?”

  梅子脱下颈中的长命锁,挂在杨之华的脖子上,说道:“华哥哥,我把这个送给你,我到宫里,想回来的时候就说长命锁丢在这了,要回来找,好不好?”

  杨之华笑着说道:“好啊,真聪明,不过你得好好练功,要是你不厉害,就不能保护我了。”

  梅子一听,立刻认真起来道:“放心吧,我能保护好华哥哥!”杨正仁见梅子已经答应,连忙抱起梅子,送到太子处,又说了几句,就带着众人返回杨家。

  一路上,杨正光都紧紧攥着杨之华的手,眼里全是忿然,似乎一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而杨正仁带着杨之中,走的时快时慢,双眉紧锁,目光飘忽,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却又未下决心。

  回到杨府,杨正仁只是和大家简单地说了一下今日册封大典的情况,便回屋不见任何人,而众人听到杨之华的消息,均嗟叹不已,各有所想。

  次日清晨,杨正仁差人将杨之华叫到屋内,只留了杨之华和大哥杨正义,杨正仁说道:“之华,此次册封大典,最后的结果出来了,由于你的木属性过低,没有被定为准傀儡师。”

  杨之华应了一声,问道:“那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杨正仁说道:“不需要,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你父母的情况和杨府的决定。”说罢,转过头去对杨正义说道:“大哥,你来说!”

  杨正义厌恶地看了一眼杨之华说道:“五年前,也就是你刚降生后不久,蛮荒大陆天魔国,巨人国,灵蛇国,精灵国等进攻五行大陆,五行诸国联手御敌,为给敌人迎头痛击,各国都派出精英组成先锋部队,我们杨家爷爷、还有当时你父亲杨正南是木国第一高手,以及你的妈妈柯小柔和他们一起组成五行先锋部队,那时候的太子正是梅子的父亲林怀国,太子妃也是木国有数的高手之一,御驾亲征,五行联手,所向披靡,一时间,敌军节节败退,我们的先锋部队直接攻入天魔国的天魔谷中,忽然,你的父亲施放本命银杉,强行自爆,重创联军先锋所有人,而蛮荒联军趁此机会,突然杀至,联军先锋部队除了你爷爷外,包括木国太子太子妃全都战死天魔谷,你的爷爷重伤回到大营,气急攻心,强行闭关,五年内再未出现。

  “那爹爹呢?”杨之华问道。

  “他自爆本命神木后,就消失不见。”

  “爹爹连妈妈都没有救吗?

  杨正仁摇摇头。

  “梅子是宫里人,为什么会和我一起?”

  “太子和太子妃是你父亲生平好友,同时产下一男一女,当即指定成婚,因他们均往前线,遂将梅子交与杨府照看,王伯原是御前侍卫,虽不是傀儡师,但武艺高强,被太子指定保护你和梅子,不料此次为救梅子连性命也搭上了。”

  “那我爹爹为什么会打伤自已人?”杨之华问道。

  “自爆本命神木,是傀儡师最残暴的一招,傀儡师之前的战斗,因为有本命傀儡相护,至多只是傀儡被毁,傀儡不会继续攻击傀儡师本人,而蛮荒各国最害怕的也是傀儡,因为各国战士都无法战胜傀儡,只有不停地攻击消耗傀儡师精气神,使其傀儡消散后方可攻击傀儡师,但高阶傀儡师的本命傀儡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击杀蛮荒战士,所以说蛮荒大陆与五行大陆的战斗就是蛮荒大陆每次均落下风.但你爹爹自爆后,将所有人的精神力全部消耗一空,并且击伤神识,无法再召唤和维持傀儡,导致几乎所有人都难保性命,各国精英损失殆尽,直到五行大陆外围被全部占领后,各国才组织起有效反击,将蛮荒大军阻止在屏障之外,却也无力反攻。自那以后,你爹爹被各国视为叛徒,仇人,杨正南三个字也成为杨府的耻辱,若不是杨家一直忠心报国,早已满门抄斩,人头落地了。”

  杨之华终于明白为什么众人对他们如此冷淡,原来他的父亲害死了五行大陆各国的项级高手,还导致各国领土被掠夺,此等耻辱,还能留他的性命在,也算是皇上开恩,苍天有幸了。他自小熟读书籍,一听此番解说,便知道自已的处境.杨正仁说道:“此次册封,你未获任何职级,我与各位长辈相议,决定让大哥送你往杨家马场,从此远离五行大陆,也算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杨之华没有说话,虽然他不知道杨家马场是何地方,但听的出来,自已没能在册封大典上获得一席之位,让杨家从此失去信心,原来因自已父亲是第一高手,杨家上下还有希冀自已能父承子业,以雪前耻,但如今美梦破灭,想来必是将自已送往边缰之地,不再回护,也好让各国上下安心。

  想罢,杨之华道:“两位伯伯之意,之华明白,只要能为杨家出力,无论何时何处,之华绝不退缩,之华可即日动身,只求两件事情,希望伯叔能应允。”

  杨正仁一皱眉,说道:“讲。”

  “一是希望走之前能奠祭一下王伯之墓,他的教导之恩,相救之情今生无法报答,只怕日后没有机会再行香火,因此请二叔帮我完成这个心愿。”杨正仁点了点头,这个孩子还算是有情有义,只可惜,杨正南之事让杨家蒙羞,已是无可挽回。

  “二是不要告诉梅子我去马场之事,只告诉她我为了成为高手,出外寻师,定为传消息给她,让她好好练功!”

  杨正仁一愣,心道原以为此子会以同梅子青梅竹马为条件,要挟自已不离开杨府,却不料他一心只想让梅子安心呆在宫内,不要为他之事分心,看来此子宅心仁厚,若非木属性为1,真应当拼死让其修炼,也为杨家光宗耀祖。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

  杨正仁继续说道:“之华,此次册封你虽失意,但杨家血肉从来以大局为重,即使目不识丁,也懂得家业之道,人人有责,希望你这一去,不要自暴自弃,也不要对杨家心怀忿恨,毕竟世事无常,人各有命。”

  杨之华正声道:“二伯教训的是,之华绝不敢忘家族养育之恩,必将奋发图强,不能做傀儡师,也可另寻它途,不让杨家失望!”

  杨正仁拍拍杨之华的肩膀,用力抓了两下,说道:“大哥,带他去王伯坟前跪拜吧,之后便启程。”

  更%新@_最P)快上u酷J匠网~E

  杨正义带着杨之华回住处收拾了东西,来到府正南方向的一座小山,王伯之坟便立于此,四周青松环抱,也算是个好去处。杨之华三步一叩首,连跪三次,抱住王伯碑文,失声痛哭,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是一小会,杨正义便急忙道:“天色不早,之华快赶路吧,今日若不能赶到半路客栈,晚上便要露宿野外了。”

  也不管杨之华同不同意,抬腿便走,杨之华急急跟上,但人小腿短,一路慢跑方可跟上杨正义的脚步,杨之华一直叫道:“大伯慢点。"杨正义却不理他,依旧我行我素,只跑得杨之华大汗淋漓,身心疲惫。

  响午时分,两人就出了木国皇城,皇城内不得骑马,出了皇城,早有人备了马匹,杨正义也不歇息,拉起杨之华,两人同骑飞奔而出。杨之华却是第一次骑马,马上颠颇,虽有杨正义单手抓住,仍不时东倒西歪,再加上先前一路跑动,早已是体力透支,两眼一黑,不自觉便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身上一凉,发现自已躺在一处河边,转眼望去,四周皆是树木,地上落叶堆积,渗着腐败之味,想来应是人迹罕至之处。不远地方,杨正义正在河边洗脸,见杨之华醒来,便走了过来,恶声说道:“你倒是会享福,死到临头了还如此磨人!”

  杨之华一愣,问道:“大伯,你这是何意,难道马场有变?”

  杨正义哈哈大笑,道:“马场,只怕你是听错了,我是送你上坟场?”

  杨之华吃了一惊,道:“我并无过错,为何要杀我?”杨之华年纪虽小,但心思缜密,听得杨正义要杀自已,却无慌乱,只是问个缘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