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陀萝原是花系顶级傀儡,在杨正仁施展木系功法变异后,异化为木系变异蔓陀萝藤,同株藤上均遍布毒木刺,一旦攀附人身,立即收紧,直到窒息,每节藤上开有各色小花,能喷射各色花粉,紫色致人麻痹,绿色花使人毒气攻心,黄色使人全身骚痒,红色致经脉不畅,是杨正仁杀敌之利器.柳青山却是艺高胆大,见藤条攻至,丝毫不躲闪,任由两根藤条勾住双腿,瞬间捆住身形,他却突然全身变为暗黑,化为一段朽木。

  “李代桃僵,柳大师果然神功大成。”杨正仁嘴上称赞道,手上却不停,结出几个法印,突然从虚空中又涌出数根藤条,缓缓摆动,四面戒备。只觉一阵劲风自头顶传来,一根硕大柳木柱当头砸下,杨正天已躲避不及,万分之一秒间,空中的藤条一下消失,又随即在头顶上方结成网状,配合杨正天架起双臂扛住柳木柱,但终因冲力过大无法抵挡,身形一沉,下半身被强行砸入土中.“好!”柳青山显出身形,见杨正仁虽中此招,但战力未失,也不禁叫了声好,身形一晃冲到杨正天面前,却倏地停住,身后冒出根根柳条对准杨正仁,不再攻击。两人瞬息交手间,却令在场各位杨家长老呼吸停顿,大汗淋漓,柳青山的古柳几乎是木系中的顶阶存在,即便攻击对象只是杨正仁,但境界威压之下,未能达木级的众傀儡师,全都瑟瑟发抖,几个孩子却因木系神识尚未开启,反倒没有压力,而杨柳二人争斗一触即分胜负,倒也没有吓着他们。

  杨正仁知道切磋已毕,借藤条辅助之力拨出身形,一跃而起,拱手道:“柳大师,自上次交手,功法更是精进,我连一个回合都没撑住了。”

  柳青山摇了摇头,对着杨家众人说道:“半年以来,你的蔓陀萝不但毫无进展,反而生机暗淡,杨家,唉!”

  在场众人均低头不语,气氛顿时凝结。

  宫中侍卫见此情形,上前道:“今日时辰有限,册封大典当及时进行,请柳大师就座。”

  柳青山一点头,径直坐上中间主位,说道:“把几个孩子带上来!”

  杨之日,杨之月,杨之星,杨之晨,杨之皓,杨之中,杨之华,梅子八人依次排开站好,杨正义上前说道:“杨家诸位及宫内梅小姐均已带到,请柳大师鉴定。”

  柳青山问道:“谁是杨正南之子?”

  众人闻言均是一颤,杨之华见其叫父亲的名字,昂头说道:“家父杨正南,我是杨之华。”

  柳青山说道:“杨之华,上前一步。”

  杨之华依言往上一步,柳青山猛然站起,两根柳条从地下钻出捆住杨之华,一把将其拉到离地二米处,杨家众人相隔较远,救助不及,连忙喊道:“柳大师?”

  杨之华突然遇袭,却不慌乱,虽身在高处,依旧神态自若,问道:“柳大师是希望我会李代桃僵呢,还是让我替二叔同您交手?”

  “哈哈哈,”柳青山闻言大笑,道:“果然是杨正南的儿子,有胆识,有气魄,我看好你!”说罢,将杨之华轻轻放在地上,对侍卫一挥手,让他们将册封器物端了上来。

  册封大典是五行国最重要的仪式,目的就是为了找出适合修行傀儡术的五行天才,第一项考核是唤醒神识,给傀儡神木定级,在木国,所有人都以木为荣,但并非人人都可修炼功法,普通人与木系傀儡间毫无感应,也就不可能修炼木系功法,即便是有感应之人,也有级别之分,最初等级就是草级,只能召唤草级傀儡,上一级就是花级,可召唤各种花级傀儡,当然也可以召唤草级傀儡,再往上就是木级,可召唤各种树木及以下木系值物,最高级就是神级,可召唤八大神木。柳青山做为木国柳家的家主,虽然是木级,但其本命傀儡古柳是最接近八大神木中金丝龙柳的品种,因此威力巨大。

  所有孩子在五岁时必须通过神木烙印神识,在五岁时,孩子的初生神识将开始苏醒,若是超过五岁,则神识再次封闭,永远不可能成为傀儡师。木国历史上三百年前曾有一次因战乱,皇室征战未归,无法进行全国册封,来年平定战乱,发现所有六岁儿童均已无法唤醒神识,令朝野震惊,因此皇室将每年的定级视同祭天祭祖平等,列为三大国事,可见其重视程度。

  定级器物共分有四块浅黄木板,分别为对应草花木神,每块均是不同材质,大小一尺见方,排在场地中央的供桌之上.杨正仁示意杨之日上前,侍卫指点杨之日将手掌放在草木块之上,让其凝聚心神,仰天观想,约摸四分之一香的光景,见杨之日天庭隐隐出现木色,突然间,木板迅速抖动,发出蜂鸣一般的声响,而木板变缓缓变色,由黄变为微红。

  杨家众人尤其是杨正义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自已虽是大哥,但资质平平,家主之位早已是二弟,若是儿子能有出息,至少在杨家也能有自已的立足之地。

  “杨之日,草级中阶。”居然是草级,杨正义暗自怒道。

  紧接着,杨之月又上前去。

  “杨之月,花级中阶。”

  “杨之星,草级低阶。”

  “杨之晨,草级高阶。”

  “杨之皓,草级中阶。”

  杨正义,杨正仁见此情景,均是面若死灰,唯一的花级是杨之月,杨正义的女儿,草花两级在木国人数众多,基本资质高些的孩童都有此资质,想当年他们兄弟五个分别定级,杨正义花级高阶,杨正仁木级中阶,杨正时花级高阶,杨正光木级中阶,而五弟杨正南是神级低阶,一门五虎将全国沸腾,杨家一跃而成木国最有实力的家族,数年后杨正南更是以绝顶战功成为木国第一高手,风头之劲,天下无双。可如今,五个孩子最高级的只是花级,还是女儿,注定与仕途无缘,杨家堪忧。

  “咦?正时的孩子好象有些异常。”杨正义看着场上的情形,忽然说道。

  杨之中已经唤醒神识,也过了草级和花级定级,开始感应木级神器,但过了许久,依旧没有动静,杨之中已经满头大汗,可见长时间的集中精力对孩子来说消耗极大。突然,木级神器猛地弹起,震开了杨之中的手掌,侍卫叫道:“杨之中,木级低阶。”

  虽是木级,杨家众人心中也是清楚,神木极不认可,若非杨之中已过花级,只怕杨之中会被定为花阶高级,三年前的柏府与柳青山交恶,其四重孙子定级时也是同样情况,被柳青山强行改为花级高阶,一时间柏府被朝野上下笑话半年有余,但因柳家势力滔天,柏府也只能忍气吞声。

  要知道,朝廷最低是以木级为发放资助的标准,木级低阶一年可领五行币千两,而当时杨正南一个神级低阶一年为五行币十万两,之所以柳青山没有对杨之中提出异义,想来是杨正南当年和柳青山并称木国双俊,两人争雄数年,早已是生死之交,这点小事,柳青山自然不会小题大做,给杨家留个面子。

  “之中好孩儿,辛苦了。”杨正时摸着几乎瘫倒的孩子的头,一脸欣慰,他是几兄弟之中资质最差的一个,在府中也是人微言轻,如今,他的孩子却胜过了大哥二哥的之子,独撑起了杨府的一片天,怎么不令他心中再起波澜,世事万变,谁又能料到百年后谁主沉浮?

  酷…5匠:$网Hx正版首“q发}Z

  杨之华见杨之中下场,连忙快步上前,却被梅子一手拉住,梅子小声说道:“华哥哥,你还在受伤,让我先上去试试,找到决窍了回来告诉你。”

  杨之华笑道:“这哪有什么决窍,是啥样就是啥样,你看几位哥哥姐姐都试过了。”

  梅子一脸戒备,说道:“我不管,我不放心,我要先去试试。”

  杨之华见状,说道:“那好吧,别太累了,好妹妹快去快回。”

  梅子这才乐呵呵地一路小跑上去,她不识得各位侍卫和柳青山,可是各位侍卫和柳青山却是识得她,见梅子上来,柳青山连忙叫人扶住,抱往神木板之前,梅子一下将小手按在唤醒神级神识的神器上,只见帮忙控制神器的侍卫如被电击般被撞飞,摔在五米开外,吓得梅子连忙缩手躲到一旁.柳青山眼睛一亮,连忙上前拿起神级神木单跪在梅子面前,说道:“梅小姐请再将手放上来。”

  梅子只觉得好玩,又将小手放了上去,只见神器顿时疯狂抖动,柳青山几乎把持不住,身后自动出现本命古柳护主,只见古柳伸展出数百根枝条协助柳青山死死按住神器,但枝条上的柳叶却是不停被震落,周边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就以杨正仁木系中阶的身手,异化蔓陀萝藤都无法撼动柳叶,却被梅子的一只小手震落,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有点骇人听闻。约莫又是四分香的功夫,梅子脸上隐隐有了木色,神级神木才渐渐平静下来,但已从浅黄化为深红色,柳青山哈哈大笑,本命古柳一收,叫道:“果然是神级中阶,老夫都无法抵抗威压,真是皇恩浩荡,天命所归啊!”

  听到此言,连同侍卫在内均是一脸惊诧,柳青山是木系高阶,本命古柳已修炼数十年,就算是神级神识,毕竟只是5岁孩童,让其都感觉到威压,其资质之强大,怕不是一般的神级中阶.想那梅子虽是皇室中人,却因不可道之缘由,不受皇室重视,如今神级一出,皇室只怕立刻风云变幻,也不知是福是祸。

  梅子见方才古柳一放一收,似变魔术一般,甚是好玩,又不知是柳青山的傀儡,以为是做游戏,用两只小手突然抱起神木板,却不料木板沉重,一下连人带板栽倒在地,额头重重磕在板上,嘴角一丝血迹滴在神木板上.顿时漫天金光冲起,在场众人均是瑟瑟发抖,傀儡师所召唤出的傀儡均瘫倒于地,柳青山身处威压之中更加无法抗衡,直接化为一棵柳树,四块神木板却不停蜂鸣抖动,自行飞至梅子面前,紧紧地贴在梅子手中。梅子大惊,挣扎地想甩掉神器,却根本无法挣脱,梅子大哭叫道:“华哥哥,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