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后,杨之华悠悠醒来,一睁眼就见到梅子趴在床前,一边睡着一边还紧紧抓着他的手,生怕一松手他就不见了,杨之华爱怜地摸了一下她的头,想起身,却不料一阵剧痛,“啊,”大叫了一声,惊醒了梅子。

  “华哥哥,你终于醒了啊,吓死梅子了。”梅子才刚开口说一句话,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你还好吧,梅子,有受伤吗?”

  “没有,我没受伤,谢谢你,华哥哥!”

  “好妹妹,哥哥就是要保护你才能做哥哥,谢什么啊,王伯怎么样?”

  “王伯?”梅子这几日心思全在杨之华身上,却没想到王伯早已离世,突然间见杨之华醒来,提起王伯才反应过来,一时伤痛涌上心来,嚎淘大哭。

  “王伯怎么了,先别哭,告诉哥哥。”

  “他。。。为了。。。救我。。。们,被。。坏人打。。。打死了。”梅子哭得泣不成声。

  “坏人呢?”杨之华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冷声道。

  “不知。。。道。”梅子哭得稀里哗啦。

  杨之华抱住了梅子,暗自攥紧拳头,下定决心,道:"王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梅子也抬起头来,哭着说道:"嗯,梅子也会."十多日后,杨之华的伤势已是大好,正与梅子嬉闹间,忽然家丁传话,二叔召集他们议事,在中厅白杨堂。

  白杨堂是国师府之家族正堂,一般只有重大事件时,由家主,也就是杨守正召集所有家族长辈议事之处,辈份不足人等均不得入内,杨之华自记事起,从未到过白杨堂,也没有见过杨守正,可见此次议事之重,但居然召集他和梅子二人,也是意料之外。

  在家丁的搀扶下和梅子来到白杨堂,发现地下已经跪了六个少男少女,见杨之华进来,杨正仁说道:“之华过来,跪下!”

  杨之华听言,连忙过来,找了最边上一个垫子跪下,而梅子正要行动,杨正光过来一把拉住,说道:“你华哥哥是杨家人,你不用跪。”梅子满脸不高兴,正要说话,却听杨正仁说道:“明天,将是你们参加册封的大日子,也是杨家中兴的大日子,杨之日,杨之月,杨之星,杨之晨,杨之皓,杨之中,杨之华,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齐声喊道。

  “杨之华,你为什么不喊?”杨正仁怒道。

  “二叔,什么是册封?”杨之华倒是不惧,高声问道。旁边几个孩童均是一愣,想必早从父母口中得知册封大典详情.杨正仁狠狠地盯着杨之华,却见他脸上毫无变化,应是真不知情,不由得鼻间一酸,继续道:“之华,回头让你四叔告诉你,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身为杨家儿郎,你愿意为杨家去付出一切吗?”

  杨之华抬起头,斩钉截铁地道:“王伯从小就告诉我,杨家生我养我,宁可杨家负我,不可我负杨家,我愿意!”

  “好样的!”杨正仁摸了摸杨之华的头,看了些反应不一的各位叔伯,继续说道:“此次册封,由于梅子的因由,皇上特地派了皇家木院的副总院长柳青山做为主测官,因此,只要我们杨家儿郎表现出色,就有可能直接被柳院长收为弟子,这样的机会,你们想不想要?”

  s最新pi章L#节U上酷RH匠,%网。√

  “想,”在场的少年全都一脸兴奋,大声欢呼。而杨之华却无动于衷,从小陪伴他的王伯从不教他任何功法,也不给他看秘技典籍,更不讲家族轶事,如果不是那天王伯护主,甚至他都不知道王伯居然会武功.自二岁起,王伯只是分门别类的让他学国家历史,军事谋略,天文地理,甚至于五行大陆各国及连他也说不出名字的一些大陆的语言,三岁识字以来,杨家藏书楼第一层几乎所有书籍都已让他看遍,当然,杨家早有家训,未册封子弟不得进入二层,因为二层才是杨家的藏书核心-木系傀儡师功法。因此什么柳青山,对于杨之华来说,以他的小孩心性,被柳青山收为弟子甚至比不上王伯给他做的一份红烧肉,虽然再也见不着王伯了。

  杨正仁知道杨之华不懂,也不再提,转身对各位叔伯道:“各位孩子要顺利进行册封大典,今日不得进食,也不得用药,闻香而息,平心静气,不得受任何惊扰,杨家四年未有册封,他们几个就是杨家的未来,父亲闭关,我在此代父亲行家主之命,杨之日,杨之月,杨之星由大哥杨正义守护,杨之晨,杨之皓,杨之中由三弟杨正时守护,杨之华,梅子由四弟杨正光守护,我与其它各位叔侄负责府内安全,任何人不得歇息,不得宴客,杨家闭门,直至册封大典!”

  众人齐诺,毕竟是事关杨家未来的大事,无人怠慢,各司其责,各按其部。

  “四叔,告诉我什么是册封大典吧。”看着杨正光冷冰冰的脸,一路上梅子想问又不敢问,还是杨之华帮她开了这个口。

  杨正光依旧冷冷地说道:“别多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吓得杨之华和梅子一吐舌头,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四叔杨正光在府内是出了名的臭脾气,除了对几个兄弟尚且尊重外,其余人从来没见过他的笑脸,应该说是好脸,从来都是阴冷阴冷,府内传言,四叔是死过一次的人,和阎王打过交道,身上有死气,因此,四叔的房里连家丁也没有,他也从来没有要过。杨之华和梅子也听过这些闲言,杨之华问过王伯,为什么府里只有四叔从来不和我们说话,也不来看我们,王伯也是一脸的冰冷说道:“看不看,你们都那样。”说了也和没说一样。所以杨之华原本就没打算问,要不是看梅子那一脸好奇的样子,他也不会多这个嘴。

  到了房内,杨正光也不点灯,只是点了三柱香,指了指面前的床,然后在床边拉了把椅子,直接入定了。

  梅子用手点了点杨正光,做了个鬼脸,拉着杨之华坐在床边,小声说道:“等他睡着了,我们就跑出去。”话音刚落,两个人只觉得腰间,手上,腿上都缠上了树枝,还有一大片叶子在梅子的嘴边晃来晃去,似乎梅子再一开口说话,那叶子就会直接贴上去,吓得梅子呆若木鸡,接着杨正光回头瞪了他们一眼,说道:“两天。”就再动也不动了。

  杨之华对着梅子眨了两下眼睛,微微点了下头,梅子靠着杨之华,也渐渐地安静下来,口鼻间传来一阵幽香,不禁缓缓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杨之华和梅子猛地醒来,只觉身上一轻,树枝均已不见了,四名妇仆过来,说四爷吩咐,沐浴更衣后准备参加册封大典。

  梅子一脸不高兴,说道:“这个四叔把我们捆了一天,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就让我们参加册封大典,我很不高兴!”梅子还不懂得表达她的愤怒,只会用不高兴来形容。

  杨之华笑了笑道:“我想四叔是一番好意,你可别错怪了他。”

  “好意?”梅子一愣。

  “你看看他们。”杨之华用手指着另外几个也被放出来沐浴更衣的杨之日月星等,一脸的疲惫,“我估计他们一直闹腾,都是大叔二叔的孩子,要吃要喝,又不敢吃喝,结果睡不好,还不如象我们这样被捆上一天,乖乖休息,养足精神。”

  看到他们的狼狈样,梅子顿时眉开眼笑,“好象是喔,我忽然间又很开心了,华哥哥你真聪明,原来四叔是个好好人啊。”

  “快去洗澡吧,这么多话,一会别耽误了册封大典。”

  几个孩子很快地全身焕然一新,都被集中到了杨府的演武场上,杨家的老老少少都到齐了,周围全都拉起了布幔,册封大典虽然最后的结果会张榜公告,众人皆知,但毕竟过程各有不同,一些隐秘之事各府内都不愿意公之与众。

  杨正仁看着几个孩子,既是高兴又是担心,三十年前,杨家他们兄弟五人齐过测试,全部测封为傀儡师,声势如日中天,尤其是五弟,唉,可这三十年,杨家人才凋零,一个合格的傀儡师都没有出现,若不是父亲仍权高位重,并且朝内杨家的盟友不少,杨家早已不保,这一代,这一代究竟能否一扫前耻,出现个把天才呢,就算出现,又会是谁呢?会不会是之华,要是之华,那又该如何?五弟啊!

  正思量间,门口传来声鼓响,一排朝廷服饰的人员齐齐走进演武场,分列两旁,居中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生得一张四方脸,绿色长发显得有些骇人,颌下有些许胡须,一字眉,眉毛很长,且黑中带青,耷拉着几乎遮住双眼,但目光炯炯有神,正是木院副院长柳青山.一见到杨正仁,张手便是一株古柳树撞了过去,那古柳高达三米,下端盘根错节,宛如人的双腿般,轮番跑动,转眼便冲到杨正仁跟前,上端枝干不多,但可弯可曲,暗合天地之势,守住各个方位,枝干上的每个柳条看似轻飘无力,实际却硬如钢鞭,柳条上面的片片柳叶,全都瞄准各个方位,只要杨正仁一露破绽,便是枝条叶万剑齐发,令他防不胜防。

  杨正仁哈哈一笑,蔓陀萝藤自全身各处冒出,瞬间将古柳从上自下一一缠住,甚至每片柳叶上都缠上细藤,更有两根藤条绕过古柳直向柳青山扎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