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华找了一块空地,气定神闲地盘腿而坐,将琴置放在自己的膝上。

  清婳跟着坐到了他的身边。

  “这把琴好漂亮啊。”清婳摸了摸琴上的花纹。此琴通身乌黑,隐隐泛着绿色光芒,琴身皆用桐木制成,精致绝伦,一看便觉并非凡品。

  宗华看着充满好奇的清婳,唇角一勾,修长而指节分明的大手抚上琴面,试了试音,便开始弹奏。

  悠扬而清雅的琴音便从指尖流泻出来,时而高昂,时而低缓,琴音如淙淙流水般悦耳动听,又如空谷幽兰般飘忽朦胧。

  清婳不太懂得音律,但也听出了他弹奏的是《猗兰操》。

  闻听这仙音,只觉得仿佛置身仙境,面前悉数是清幽的兰花,缓缓绽放,美得惊心动魄。而弹奏之人亦是绝色容颜,仿佛谪仙,叫人几乎看痴了。

  清婳不由得感叹,此妖孽乃真绝色啊!美得这么变态也就罢了,这琴技也实在让人跪拜。

  一曲罢,余音袅袅,在清婳的耳边萦绕许久,久久不散。

  “此琴名为绿绮,你可喜欢?”宗华见她神色有些呆滞,便温柔地问道。

  “绿绮?!可是位列十大名琴的绿绮?”清婳吃了一惊。

  “正是。你若喜欢,便赠与你。”

  “我哪里会弹琴这么风雅的事啊……把这个给我实在是暴殄天物。”清婳尴尬地笑了两声。送给她一只烤鸭的话,她会比较乐意接受。

  “夫人,你若喜欢,为夫可以教你弹琴。”宗华宠溺地抚过她的面颊。

  “这个……实在是万分感谢。”她可以说她不喜欢吗?她喜欢吃吃睡睡,不喜欢风雅怎么办?

  于是宗华便变幻了琴案出来,将琴置上,让清婳坐过去,自己坐在她的身后,环抱住她的腰肢。

  清婳的身子一个颤抖,随即恢复平静。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个魔君待她如此好究竟是为了什么。

  突然,宗华执上了她的小手。

  “手形是这样的,还有,手指不能太弯曲。”他轻柔地摆弄着她的手,面上十分认真,一点不耐的表情也没有。

  两人紧紧靠着,他灼热的呼吸悉数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带起一阵轻颤。

  清婳可以感受得到他细腻的肌肤,再一次感叹这妖孽实在太勾魂。

  宗华教了她几个最基本的动作,清婳的资质实在不好,学了好半天还是不到位,但他依旧十分细心加耐心。

  清婳疑惑了。这个魔君,真是太让人难以捉摸了。

  接近午间时分,宗华才停止教学。

  “夫人,把你的琴收好吧。”宗华拥着她起身,细致地为她整理好了衣衫。

  “啊?我的?”清婳想拒绝,然而对上了宗华不容抗拒的眼神之时,只好把这琴收到了墟鼎之中。哪有人非要把东西送出去的?这也未免搞笑。

  从幽兰谷回来,两人去花厅用午饭。

  刚到花厅,便看到茗晔坐在餐桌上,手执折扇,风流无限,俊美无限。大冬天的摇着扇子,倒也真不怕冷。

  “过来坐啊!”茗晔打着招呼。

  “妖王殿下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宗华白他一眼。

  “都是兄弟,客气个什么劲?不过,你们两个出去游玩也不叫上我,没意思。”茗晔一副很是伤情的模样。

  酷k匠u^网fK正&3版\、首、发$$

  “小晔,我重色轻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宗华挪瑜地笑着。

  。。。茗晔无语,兀自摇着他的折扇。

  “茗晔,你这一上午都做什么呢?”清婳关切地问道。

  “一个人还能做什么?顾影自怜?哪有你们成双成对那般快活?”

  清婳略微尴尬了一下。快活?她倒不觉得,别扭才是真的。

  “小晔,委屈你了。本尊好生心疼你啊……要不下午带你去玩?”宗华风情万种地眨了眨眼。

  “够了,收起你那一套。”茗晔抱了抱手臂,真是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于是三人便谈笑着用完了午饭。说起来,每次茗晔在旁,清婳都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至少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朋友吧,她不能太悲观。

  午睡过后,宗华有要事要处理,调戏完清婳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去了政务殿。

  而清婳便唤人把棋盘搬到了锦绣苑。

  一面嗅着花香,一面听着微风的轻吟,一面执着棋子,清婳自己同自己下起了棋。

  说起来,她之前不太会下棋,总是自己和自己下,后来有了君陌时时同她下棋,加以指点,她的技术竟慢慢地变得精湛了起来。君陌还曾说她天赋异禀,奇招百出呢。

  “啊,怎么又是黑子赢了?没意思。”清婳嘟着嘴,把棋子搅乱了。

  “自己同自己下有什么意思?我来陪你下吧。”只听得一道清朗的嗓音。

  清婳看过去,正是茗晔。他的目光带着探究和深邃,转瞬即逝。

  “那再好不过了。”清婳勾唇,“你喜欢执黑子还是白子?”

  茗晔走近,坐下,将随手携带的折扇合上,随手拈起了白子。

  “清婳先请。”

  于是清婳便拈起了黑子。

  两人开始了一番棋盘上的厮杀。茗晔如玉的指尖看着很是赏心悦目,但每次看似漫不经心的落子,总是把清婳逼得毫无退路,苦苦思索。

  清婳感叹,这个茗晔的战术诡异,但实在万分的厉害,她应付得十分吃力,也难以招架。

  “我输了。”清婳摊了摊手。

  “清婳能有这样的棋艺,也实在很不错了。”茗晔不动声色地赞道,心下却泛起了阵阵波澜。他只是想试一试她下棋的路数,没想到……像,太像了。喜欢自己和自己下棋,还喜欢用这独特的招数,她的一切和那记忆中让他心心念念千年的人太过相似了……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夸赞你自己吗?你赢过了我这个‘棋艺很不错’的人,那你岂非成了棋圣?”清婳打趣。

  茗晔风度翩翩地打开了折扇,在这大冬天里扇着却毫无违和感。

  “如果你要这么以为,也并非不可。”他微微勾起薄唇,“不过,我所言非虚,清婳的棋艺当真不错。”

  “好了好了,我们就别互相夸赞了。”清婳掩面一笑,“你可知这魔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这下棋挺费脑力的,怪累。”

  “你想去什么地方?”

  “这个……我还没想好呢。要不……你带我去逛逛花楼吧?”清婳的大眼闪烁着期盼的光芒。

  茗晔差点就喷了出来,抽搐着嘴角道:“女孩子不要去那种烟花之地。若是被宗华知道我带你去花楼,我都得仔细着我的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宁绾颜说:

亲爱的们求追书啊啊啊!!我爱你们!要阅新章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