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哪里,殿下说笑了。”清婳苦着脸,干干地笑着,心下又是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吃这个变态的醋?他未免想得太多。

  “叫本尊夫君。”宗华的发丝拂过清婳的脸,带起一阵旖旎的酥麻之感。

  “夫...夫君,那个...你可以放开我么?”

  “夫人,本尊想与你一同游湖,不知夫人意下如何?”宗华的凤眼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这个...”清婳看着宗华略显危险的眼神,咽了咽唾沫,“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明明还没过门呢,非要叫她那什么夫人,这宗华的脸皮堪比城墙厚啊!关键是自己还毫无反抗的权利,叫人好生郁闷。

  “那么,妖王殿下可要同去赏景?本尊这鎏曦宫的景致许是不会让殿下失望。”

  “魔君盛情相邀,本王却之不恭。”虽然去打扰人家温存不是君子作风,但送上门的福利,哪有不要之理?

  于是三人便到了鎏曦宫的翠渊湖。

  这翠渊湖一望无际,微风拂过,碧波荡漾,还时不时有几枝柳条拍打着水面。

  早已有下人准备好了画舫轻舟。远远看去,那游船装饰精美华丽,船身漆着黄漆,到处都挂着八角的宫灯,罗纱萦绕。由于是在傍晚,灯光昏黄,在夕阳的斜射下显得朦朦胧胧,美得如梦似幻。

  踏上了船,便有盛装的美人开始奏乐和舞蹈。琵琶声如珠玉般圆润,美人的身段更是袅娜娉婷,让人看花了眼。

  这个魔君,实在是懂得享受啊。

  船缓缓行进着,清婳说要一个人看看夕阳,便站在船头,迎着清风,欣赏着夕阳残照,烟波万里。宗华则是和茗晔坐在了不远处品酒唠嗑。

  “小晔啊,你和小婳儿原来当真是熟识?”看起来,两人好像很熟悉的模样。

  “不是同你说过在人间碰见的么?也算得上是熟识了。”茗晔端着酒杯,“清婳是个好姑娘,如果你真的要得到她,那么就不要伤害她。”

  “没想到妖王也会有这么大慈大悲的一日,实在难得。”宗华挪瑜地笑着,“我是真心实意地想对她好。难得你这么关心她,放心吧。”

  “如果是那样,那就最好不过了。”怕只怕,宗华有些事情,连对他也不肯说。

  H*更新b'最Re快)上,c酷K匠{网n

  “今朝有酒今朝醉。兄弟,来,干!”

  “干!”

  两人皆是豪爽地一饮而尽。

  两人喝了一会儿,见清婳还站在船头,茗晔便想去瞧瞧,而宗华已经先行一步。

  “夫人,这里景致虽美,但风大得很。”他温柔地为清婳加了一件披风,“你的身子弱,可不要凉着了。”

  “我自己知道的……不劳……夫君费心了。”清婳没有对上宗华那温柔得仿佛盛满了漫天星辰的眸子,只是看着自己略有些苍白的指节。

  “夫人,过来坐一会。喝点酒暖暖身子。”宗华揽着她走到方才和茗晔饮酒的案桌旁。

  清婳无奈,只好坐了下来,而这厢,茗晔已经为两人斟好了酒。

  “宗华,清婳,难得你我三人同聚,今日就喝个畅快,如何?”

  “好。”清浅的嗓音。

  喝了好一会儿,夜幕渐渐拉开,清婳便开始面色酡红,呼吸不畅了。

  “我告诉你们啊!上一次我在百岁山碰到了凶兽穷奇呢,好生凶险!”她已然微醺,说起话来眼神都飘忽得很。

  “哦?”茗晔的目光在宗华的面上停留了一瞬,转眼即逝,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魔界的魔气居然镇不住凶兽,看来,一场腥风血雨又要掀起了。

  而宗华这厢倒是淡定得很,老神在在地抿了一口香醇的美酒。

  清婳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又扯到了一个话题。总之,天南地北愣是被她扯了个遍。

  天色渐暗,夜深露重。

  宗华握了握清婳冰凉的小手,道:“夫人,你累了。我们回去歇息吧。”

  “啊?不喝酒了啊?”清婳失神地喃喃着。

  “改日再喝,如何?”

  “那……那好吧。”清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然而,甫一站起,便打了个趔趄,差点摔了个底朝天。

  宗华见状,只好把她横抱起来,按在自己的怀中。

  “我……我自己能走。”清婳挣扎。

  “夫人,别闹。”宗华将她抱得更紧,“小晔,小婳儿醉了,我得去陪她。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总不会说我怠慢你吧?”

  “哪里哪里,兄弟你说笑了。”茗晔风流倜傥地笑着,“你待她好,那再好不过。你们先回去吧,我再玩赏一会。我虽没有夫人相伴,倒还有美人美酒作陪,算不得落魄。”

  “小晔真是善解人意。我这鎏曦宫的寝殿,随你挑,你想在这住多久,我都绝对欢迎。”宗华不吝夸赞他几句。

  “其实我觉得你的寝殿挺不错的。”茗晔打趣道。

  宗华面色一黑,白他一眼,道:“不错是不错,但可不能便宜了你。”

  语罢,人已经走远了。

  茗晔看着那两人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勾。

  这一个人游湖虽然无趣,倒也自在,谁叫他那兄弟是个风流的主?

  宗华抱着清婳回寝殿,一路上引来众多丫环围观。众人不由得唏嘘感叹,魔君殿下真是好浪漫啊。只可惜,这浪漫的对象,不是她们。

  到了床榻边上,宗华才把她放下。

  “喂,你做什么这么抱着别人!”清婳揉了揉酸痛的胳膊,不满极了。方才宗华抱得太紧,她都被勒疼了。

  “别人?你可是本尊的夫人。”宗华凑近,薄唇对上她的,魅惑道。

  这个变态……怎么那么喜欢玩这种游戏啊!

  清婳耳根一红,结结巴巴道:“知……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出去?你是本尊的夫人,本尊自然要留在你这歇息。”一面说着,一面已经翻身上榻,躺在了她的旁边。

  。。。清婳被他的没脸没皮打败,只好坐起来,想要去不远处的卧榻将就一晚。

  “夫人,你这样会让本尊伤心的。”宗华拉住她,一把带入怀中,在她的耳畔缓缓道,“你若再如此,就休怪本尊忍不住……要了你。”

  清婳的小脸瞬间就垮了下来,耳畔的一阵酥麻感愣是让她抖了三抖。

  “呵呵……呵呵。”清婳僵硬地赔着笑,“夫君这是说的哪儿的话?你我虽已定名分,但还未礼成。所以……那什么……就不必了吧。”

  “夫人说得有理。”宗华妖娆地笑着,“夜深了,歇息吧。”

  说起来,上一次把清婳弄得嚎啕大哭,已经给宗华留下了心理阴影。他哪里敢乱碰这小祖宗,只不过是逗弄一下她罢了。

  于是宗华便把清婳圈在了自己的怀中,合上了眼。

  可怜的清婳只能在黑夜中欲哭无泪。

  第二日,在各妖魔的极力渲染之下,魔君逆天宠爱新夫人的事件已经传遍了各界,成为各界的头版新闻。

  此时,新闻的主人翁正在锦绣苑里赏玩呢。

  这锦绣苑是鎏曦宫里的一个小苑,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倒真当得起“锦绣”二字。

  眼下刚用过早饭,宗华便带着清婳到处透透气。

  由于是在冬日,锦绣苑内有好些花还未开放。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连花骨朵也没有。

  清婳气势磅礴地走在前面,这里碰碰,那里闻闻。她的身量只比宗华的肩膀高出一点,宗华跟在她身后。从远处看起来,清婳倒有几分小鸟依人的味道。

  “夫人,你最喜欢什么花?”

  “花?都挺喜欢的吧。最喜欢的话……兰花吧。”清婳记得,君陌的身上一直有一阵好闻的幽兰香,闻着总是让人安心,让人贪恋。

  “那为夫带你去看兰花。”

  为夫?昨日还“本尊”呢,今日就“为夫”了,这厮又是唱的哪出?

  清婳还在冥想中,人已经被带到了一片花海。

  待她反应过来时,正对着大片大片的兰花。眼前,有紫色的蝴蝶兰,亦有红色的红柱兰,还有粉色的莲瓣兰。兰香清幽,似近似远。

  “好美啊……”清婳不禁看得痴了,轻轻碰了碰花瓣,忍不住凑近去嗅了嗅那花香袭人的兰花。

  宗华看着她绝美而略显静谧的侧颜,嘴角微微勾起。

  “此处名叫‘幽兰谷’。由于这里的兰花都是靠灵气滋养,故而一年四季常开不败。”他耐心地为她解说着。

  “原来如此啊……那个,宗华,我记得……”清婳说着,一抬头,正对上宗华凉飕飕的眼神。

  “……夫,夫君。”还是屈服在了变态的淫威之下啊!

  宗华这才满意地笑了。

  “夫君,我记得有一句诗叫兰幽什么来着,就是形容兰花的。”清婳作沉思状。

  “兰幽香风定,松寒不改容。”他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这小妮子,好不容易诗意一把。结果诗意到一半,就太监了。

  “对对对,就是这句!”清婳吐了吐舌,“额……书读得少,理解一下。”

  宗华看着她这调皮可爱的动作,忍不住“噗嗤”一笑。

  “夫人,为夫给你弹首曲子,如何?”

  “额……极好极好,有劳……夫君了。”在他面前,她有反驳的权利么?

  于是宗华随手一挥,面前便出现了一架七弦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宁绾颜说:

亲爱的们。以后每章三千字啊,争取一日两更!!求追书求评论!!我爱你们,求给动力啊!你们的支持就是小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