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偌大一片林子,四处都是柏树一类的常年青植物,看起来赏心悦目,叫人心情也放松了些许。

  走着走着,就到了一条小溪。

  不知为何,清婳突然想到了昔日在百岁山她与君陌烤鱼的情景。

  “哎,时间过得真快。”清婳找了一块青石坐下,“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是如何呢。”

  风轻轻拂过脸颊,带起一阵惆怅之意。

  本来清婳是想进来休息一下,但此刻见这小溪,手痒又想抓抓鱼什么的。

  冬日的魔界温度还是比妖界高得多了,小溪也并未封冻,时不时还有小鱼成群结队地游过。

  清婳不会使用鱼叉,就把裙子挽起来,下了水。

  这溪水冰冰凉凉的,但也不至于刺骨。清婳感受到小鱼从自己的脚踝边游走过去,痒痒的。

  她把袖子卷到手臂之上,张大着手臂,俯着身子,随时准备扑过去。

  “一,二……”清婳默默数着。

  “你在做什么呢?”一道柔和的声线冷不防响起。

  清婳正要数“三”,听到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又由于是俯着身子,竟就那么向水里倒去。

  “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不过,预想中的狼狈跌倒并没有来,清婳只嗅得一阵让人安心的冷香,人竟是掉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清婳被人揽着从溪中飞身而起。

  在慌乱中撞上了那人的胸膛,她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正撞上那人柔和的眼神。

  “青……青衣?”清婳觉得自己的舌头可能不太好使,“额,不对,是妖王殿下。”

  “清婳姑娘,小心些才是。”青衣将她放下。

  “青……妖王殿下,谢谢啊!”清婳吐了吐舌,刚才吓了一跳呢。

  看着她的这一再自然不过的动作,青衣的心跳竟然漏了一拍,情不自禁地将她与记忆中的那抹绝色的身影重叠。

  方才见她抓鱼的模样,那样天真,那样调皮,他便情不自禁地驻足观看。而她吐舌的这个小动作,竟让他生出了恍如隔世之感。

  不过,他知道,记忆中的那抹影子,终究是逝去了。

  他记得,初见清婳之时只是好奇,慢慢觉得这女子挺有趣的,而此刻,他觉得她很熟悉。那种,恍如隔世的熟悉。

  “清婳姑娘,又见面了。”青衣礼貌地作了一揖,“之前在人间未曾与姑娘道明身份,还请姑娘见谅。想必姑娘已经知道在下的身份了,叫我茗晔便好。”

  “知道知道,理解理解。大家还是朋友嘛,这也是缘分啊!不过这直呼殿下大名……恐怕……”青衣不告诉她他的身份那也是正常的,虽然君陌叮嘱她要有防人之心,但她倒不觉得青衣有什么目的,毕竟自己就一山鸡。只不过直呼妖王的大名,这让清婳有些犯难,毕竟这是她的顶头上司啊!

  “无妨,清婳姑娘是性情中人。既然是朋友,就不要拘那些俗礼了。”茗晔浅笑。在清婳面前,他不需要端“妖王”的架子,他们只是朋友。

  “那……那好吧,茗……晔。”清婳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你以后也别叫我什么‘姑娘’了,怪别扭。”

  “清婳,你怎么会到了魔界?”茗晔问道。这个是他一直疑惑着的问题。

  “说来话长啊。君陌他不见了,我就被宗华那个变态弄到魔界来了!他还要娶我作夫人呢,也不知道搞什么鬼。”清婳不由自主地就把实情告诉了茗晔。

  只不过……她对着妖王称呼魔君“变态”,好像忘了点什么。

  “原来如此。那你喜欢魔界吗?”茗晔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宗华的目的了。

  “谁会喜欢这里啊……一切都那么陌生,我想回百岁山。”清婳的眼神有些迷离,“对了,茗晔,你不是在宴会上么?怎么到这来了?”

  清婳知道宗华在那,茗晔是无法带自己出去的,所以她不想再继续讨论“回百岁山”这个让人伤感的话题。

  “我见你出来了,就想来与你叙叙旧。清婳不会怪我唐突吧?”

  “怎么会呢?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在这里我一个熟人也没有……看见你真好。”清婳勾了勾唇角。

  这样的清婳,让茗晔有一瞬间的失神。

  “清婳,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蔓延的趋势。

  “啊,那好吧。”清婳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

  “你先走吧,我随后就到。若是让人看见你我在一道,恐怕不妥。”茗晔道。

  “我懂我懂,那……茗晔,我先走了。”

  “嗯。”

  于是茗晔便看着清婳渐行渐远,目光有些飘忽。

  回到殿内时,宴会还在继续,而茗晔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了位置上,饮着酒,很是惬意的模样。

  清婳还未落座,宗华便霸道地一把将她拉过,揽入怀中。

  握着她的手,宗华皱眉道:“怎么这么凉?”

  “没……没什么,是体质的问题吧。”清婳别扭地想要把手抽回去。

  孰料宗华竟将她的手放在唇间,轻轻为她呵着气,想要为她取暖。

  “你……”清婳的心下震惊,有一种暖意慢慢地晕开。

  “你是本尊的夫人。”宗华答得理直气壮,“别动,让本尊抱抱你。”

  清婳知道,眼前的男子给的所有的温柔,都是她不能信,也要不起的。

  没有挣扎,她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怀中。

  ☆C酷x匠网2i正e版;首iP发…

  殿内的众人无疑是万分吃惊的,但没有任何人敢说些什么。

  茗晔看着,若有所思。

  宴会罢,已接近傍晚时分。众人皆散了,唯有茗晔留了下来。

  于是宗华便引着清婳与茗晔回了鎏曦宫。

  “妖王殿下莫不是要留在鎏曦宫蹭饭?”走在鎏曦宫内花园的小径上,宗华打趣道。

  “反正妖界也没什么大事,本王就留在你这鎏曦宫玩上个把月的,同魔君殿下饮酒作乐,又有何不妥么?”

  “妖王殿下要留多久,本尊绝对欢迎。只不过本尊最近要陪夫人,恐怕会怠慢了妖王。”宗华猛地又把清婳带入怀中,勾起她的下巴,“不然,本尊怕夫人吃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