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越来越觉得可怕,心下委屈和害怕交加,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眼眶中蹦了出来。

  宗华感觉到唇边一阵湿意,一看,竟是清婳落了泪,惶恐和无助的模样,看起来让人心瞬间便软了下来。

  “小美人儿,怎么了?”宗华停下,放开她的唇瓣。

  他一放开,清婳便立刻瑟缩着不断后退,缩到了床角,颤抖着咬着唇,不住地落泪。

  宗华一碰她,她就瑟瑟发抖。

  “小婳儿,别哭了。”宗华伸手,欲拂去她的眼泪。

  “别碰我……”清婳呜咽着,“你走开!”

  宗华无奈,又要去揽她,清婳却瑟缩得更加厉害了。

  颤抖着手指着宗华,嘶吼道:“你出去!出去!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坏人……”

  “好了,我不碰你就是,别哭了好不好?”宗华何时见过这阵仗,只好笨拙地诱哄着她。堂堂魔君,身边的女人都巴不得往他身上贴,像这般赶人的,还真真是第一次。

  “呜呜……你们就是欺负我……欺负我法力低微……我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小山鸡……呜呜……可是你们还是欺负我……”清婳抽噎着,心里的委屈和无助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对于其他妖精的欺辱,她可以视而不见。对于君陌的突然消失,她可以强忍着把所有痛苦往肚里吞。对于宗华的戏弄,她也可以装作无谓。可是,她也是一个小女子啊,她有她的向往,她也渴望被人呵护着,疼宠着,她不想这样,这样茫然,这样无助。

  “我怎么会欺负小婳儿呢?好了,别哭了,那些欺负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替小婳儿讨回公道好不好?你……别哭了好不好?”宗华没有再自称“本尊”,而是以“我”来代替。他想要抱着她哄着她,可是清婳对他无疑是极为抗拒的。

  “不好……呜呜……你出去……不要在这里……”清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用力推着他,差点把宗华给推下了床。她不管不顾的模样,完全是没有把宗华当成魔君的节奏。

  “好好好……我出去,你别哭了哦!”宗华下了床,手足无措地往房门处走,见清婳的情绪还是不稳定,也只好轻轻走了出去,把门带上,“小婳儿,别再哭了哦!”

  说起来,堂堂魔君这副形容,也是破天荒第一回。本来他也没打算碰清婳,不过是逗弄一下她,谁知竟然被扫地出门了!关键是,他还不能拿她怎么样!

  果真应了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宗华一走,清婳才渐渐稳定了情绪,狠狠地揉搓着自己的唇瓣。

  死狐狸,你到底在哪里!我……好想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好害怕。你……还会回来么?

  对于君陌,她又念又怨,又迷茫又渴望,而对于宗华,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起初她还抱着膝盖想着过去,后来也就渐渐地困了,倒在了床榻上。虽然是在魔界的鎏曦宫,但好歹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宗华被“撵”出去之后,很无奈地去找妖王喝酒了。

  妖王茗晔,是和魔君宗华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友,两人时常在一起喝花酒,逛花楼。风流纨绔,纵横妖魔两界。不过,宗华风流多情,见一个美人儿都可以直接抱着人上下其手而面不改色,而相比之下,茗晔虽然时常拿他玩笑,但对于女色,还是节制得多了,甚至可以说是不近女色。若说两人哪里最为相似,那就只有一点:绝美的容貌。倒不是说两人的容貌相似,毕竟宗华妖娆邪魅,比女子还美上几分,而茗晔则是温润如玉,多了些许清冷,翩翩君子的模样。但两人都是俊美得天怒人怨,这点毋庸置疑。

  两人按照习惯去了春风楼。

  春风楼是魔界出了名的美女圣地,美女如云,甚至还有好些俊俏的小倌。妖界亦有好些花楼,只不过这最最出挑的,还是非魔界的春风楼莫属了。

  两人一进去,就有花娘媚着脸迎了上来。

  “魔君和妖王再次驾临春风楼,实在是我春风楼的荣幸。那么两位殿下,还是顶楼请?”

  看来,两人还真真是常客了。

  “还是老地方,叫几个妩媚伶俐一点的上来。”茗晔摇着他的折扇,俨然一副风流才子的风范。

  两人上了顶楼的雅阁。这顶楼的雅阁是专为妖魔界的顶层人物设计,平日里几乎都是空着的。

  两人甫一坐下,便陆续上了美酒珍馐。不一会儿,又有十来个绝色的美人鱼贯而入,不约而同地凑了上来。样貌出挑自不必说,那个媚骨天成,风情万种,简直叫人酥了半边骨头。

  当然,春风楼最绝色的尤物,都被聚集到了这雅阁之中。

  茗晔平日里不喜欢这些莺莺燕燕的,众人也都识趣地往宗华身上贴了。

  “殿下,您还记得音儿吗?”一个红衣美人为宗华捏着肩,娇声道。

  “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音儿的酥胸让本尊想念得紧……”宗华调笑着,一手抚上美人半露的酥胸,手一带,便把美人揽入自己的怀中。

  “啊……殿下……奴家还没准备好呢……”音儿吃了一吓,娇笑着倚进他的怀中。

  宗华嘴角噙着一抹笑,面色却沉静如水。

  K酷匠网、}正版a首g发U

  他沿着美人的香肩一直到酥胸,再到腰肢,四处摸了个遍,把音儿逗弄得面色潮红,不住地娇嗔喘息,越发卖力地往他的怀抱里钻。

  而其他美人只能看着,心下恨得牙痒痒,一面拼命往宗华身上靠。

  “还是各位美人儿懂得风情啊……本尊喜欢。”宗华继续环住另一个美人的腰身,俯身噙住了她的红唇。

  那美人喜出望外,立刻卖力地与宗华纠缠着,丁香小舌迎接着宗华的攻势。

  宗华的吻技十分高超,让那美人难以招架,身子都软成了一汪春水。

  宗华邪魅地笑着,虽手上嘴上一刻也没闲着,面色却平静得很,仿佛对这一众尤物的投怀送抱视而不见的模样。

  一吻罢,宗华放开那美人的红唇,将唇畔的胭脂吃尽,意犹未尽地抚了抚美人的唇瓣。

  “要本尊说,还是这儿的姑娘最讨人喜欢。茗晔,你说是不是?”宗华眯着凤眼,调笑道。

  “魔君殿下说是,那就一定是了。”茗晔一展折扇,笑得云淡风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