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胡说,你都这样了!我不能让你有事……”虽然第一次给君陌输送真气就遭到了状似反噬的情况,可她眼下根本顾不得那些!

  “丫头……不用了……我调息一下就好……”其实他有仙丹的好么?只不过这会子他无力施法从墟鼎中取出仙丹,应该调息一会儿便好些了。可小丫头不依不饶地要给他输送真气,他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不管,我不管!”清婳的泪水早已经遍布了一张俏脸。她害怕,害怕这个说要留下来陪着她的男子会从她的眼前消失,就像那凶兽穷奇一样,什么也不剩。

  清婳用力掰开他的手,非要给他输送真气不可。孰料此时,君陌的手却突然一滑,整个人也软倒下来。

  “君陌!”清婳被他苍白的脸色吓得一声大喝,颤抖着手摇了他半天,却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哇……君陌你不要死……呜呜……你不许死!你死了我就跟你绝交!呜呜……”清婳面色猛然一片死灰的白,试着伸出手试探他的鼻息,就连指尖都在颤抖。

  还好,还有气息!

  对了,她可以祭出内丹救他!上古凶兽的厉害,清婳自然是知道的。她想着,君陌的伤比上次严重得多,输送真气可能作用不会太大,可是用内丹调息就不一样了!只是,祭出内丹的凶险程度,比输送真气要大得多了。

  可她愿意冒这样的险,君陌舍身救她,她又为何不能舍身救他呢?

  清婳想着这个可能,便将君陌平放在地上。

  她看着地上躺着的云霄剑和七彩翎弓和一片片触目惊心的血迹,便先施法把法器收了起来。当然,君陌的法器她收不了,只能等他醒来了。

  盘腿而坐,清婳施法在胸口处结印,然后小口一张,便吐出一枚泛着七彩光芒的珠子。

  那是她的内丹。

  那内丹在空中盘旋,然后飞至君陌的胸口处。

  只见君陌胸口处的伤口快速愈合,而他灰白的脸色也逐渐好转。

  其实,凶兽穷奇那一爪子主要是伤到了君陌的五脏六腑,如果只是外伤,他根本不会如此虚弱。

  要知道上古凶兽的威力可不是只有造成外伤这么简单,而清婳的内丹,可以助他调息内伤。

  清婳的面色越来越苍白,紧紧地咬着牙,就连唇瓣都被咬出了一个血印。额间,已是冷汗涔涔。

  她一定要撑住!她要救君陌!这是千年来第一次待她这样好的男子啊,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有事?

  祭出了内丹之后,清婳已经极度虚弱,能维持人形已是不易。而她还在不断地为内丹注入力量,维持它的运行。

  清婳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微弱,只能凭着意志力不断强撑着。

  “噗……”清婳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意识立刻便混沌起来,然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君陌醒来时,胸口处的伤口已经不那么痛了,而他的内伤似乎也好了很多。

  他顿感不妙,起身一看,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小丫头无力地倒在地上,嘴角处还挂着一缕鲜血,面色苍白得几乎透明。而一枚七彩光芒的珠子,正盘旋在空中,光芒似乎越来越黯淡。

  丫头居然祭出了她的内丹!

  君陌面色一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好在丫头并没有把妖力直接注入到他的身体,而是借助内丹来为他调息,不然丫头肯定又会遭到反噬!可是,祭出内丹,丫头能维持人形就不错了,还在源源不断地为内丹助力?她不要命了么!

  君陌又气又痛心,心中又是一阵暖意,说是百感交集也不为过。

  真是个傻得让人心疼的丫头!

  君陌赶紧扶起了她,然后手中捏了一个决,从墟鼎中取出一个小玉瓶。现下他的伤势好了些许,可以施法取物了。

  从那瓶中倒了一粒仙丹,喂丫头吃了下去。

  还好他有司医神君上次给他的益元丹,不然小丫头这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其实方才他的伤并不致命,若是服了益元丹也可以慢慢调息过来,孰料这丫头急成那样,非要给他输送真气,而他当时的情况也不太妙,居然昏迷过去了,没想到这小丫头也真真是傻,居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想到这个,君陌的心里就一阵后怕。

  服下仙丹后,清婳的小脸才渐渐恢复了些血色。

  “咳咳……”她方才还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都痛着,此时竟觉得自己的妖力在全身四处游走,渐渐地恢复了些力气,好生神奇!

  清婳一睁眼,正对上君陌疼惜的目光,而自己竟然躺在君陌的怀中……

  她的脸猛然又是一红。

  “君……君陌,你好些了么?”

  “我好多了。丫头,下次别那么傻了,知道么?”君陌见她醒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啊……你没事就好……”清婳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君陌只觉得心下暖暖的。这丫头就像阳光一样明媚,总能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笨丫头,还不快收好你的内丹?”君陌瞪她。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

  “知道啦,你也快收好你的剑吧。”清婳吐了吐舌。

  更i新^'最快上酷}:匠…:网。-

  两人收拾好了,便回了山鸡洞。

  这么一耽搁,天色都快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