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跃到那石壁之上!你的弓箭适合远攻!我来试着寻找它的罩门,找到了再告诉你,你便一箭射过去!知道么?”既然现在已来不及设结界保护丫头,只好退一步了!可近身搏斗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能让小丫头来?

  清婳连连点头,人已经飞掠到了石壁之上。将全身的妖力都灌注在弓箭中,她拉满了弓,目光紧紧地盯着下面的状况,随时准备一箭射过去。

  而君陌则是与那凶兽周旋了起来,他飞速在那凶兽四周“漂移”着,叫那凶兽摸不着头脑,看花了眼。

  正当凶兽迷惑之际,君陌一剑刺入它的心脏!

  什么?居然刺不穿!云霄居然无法刺穿它的身体!这凶兽是铜皮铁骨吗?

  再次催动云霄的灵力,猛地一刺,还是无果!

  这就说明,心脏不是它的罩门!

  君陌心下有了计较,赶紧一跃而起,再一次跳到了凶兽的脊背上。

  那凶兽估计是被云霄刺痛了,发起狂来,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把君陌从它的身上甩下来。

  君陌在上面颠簸得厉害,看得清婳额头上都布满了细汗,心急火燎的,生怕君陌有了什么不测。

  君陌在那凶兽的背上试探着刺过来刺过去,它都有恃无恐的,仿佛无所谓的样子。

  它的罩门也不在脊背上!

  于是君陌便跳到了离凶兽一丈远的地方,然后猛地冲过去,袭上它的面门。

  那凶兽后退一步,张大着嘴就迎了上来。

  当君陌的剑就要刺上它的左眼之时,那凶兽便连连后退,似乎有些忌惮。

  “它的罩门是左眼!”君陌大叫一声。

  只听得箭羽破空的声音,清婳手中的箭就那么袭上了凶兽穷奇的左眼!

  #◎看正r版章Y节x上{酷%v匠网1

  不过,凶兽虽没有人的意识,倒也真真聪明,感受到了危险之后便身子一侧,那箭只射中了它的鼻子!

  要知道,凶兽穷奇乃是铜皮铁骨,唯有罩门处是柔软的,其他地方那是任何利器都刺不穿的!

  于是乎,清婳这一箭对它无法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越加激发了它的凶性罢了!

  “糟糕!”清婳暗叫不好,心中充满了歉疚。她正准备跳下石壁,和君陌并肩作战,怎料那凶兽似乎知道是清婳攻击了它一般,直直地冲清婳扑了过来!

  清婳没有防备,面色猛然便是一阵灰白,这凶兽穷奇的攻势她哪能招架得住!

  清婳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只听得一阵皮肉撕裂的声音,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君陌!”清婳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君陌挡在了她的身前,被那凶兽穷奇一爪子招呼在胸口,血液立刻就飞溅了出来,染红了他纤尘不染的白衣。而他手中的长剑,已经直直刺入了穷奇的左眼!

  只见凶兽身躯轰然倒下,扑腾了几下,发出一阵微弱的低吼,然后化作片片飞灰,什么也不剩。

  可清婳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君陌已经倒在了她的怀中……

  上古凶兽的厉害谁人不知?就算君陌再厉害,受了它一击,也得够他喝一壶的!

  清婳接住了他,紧紧地抱着,“君陌!你没事吧……”

  泪水夺眶而出,清婳瞬间红了眼。

  血……君陌的血迷了她的眼。清婳从来没有觉得,血竟是那样的可怕。

  “丫头,别哭……你没事吧?”君陌微微喘息着,嘴角流下一缕血线。他费力地抬起他的手臂,为清婳拭去了面上的泪水。

  “呜呜……君陌……对不起……你不要有事……呜呜……”清婳紧紧地抱着君陌,呜咽着。这个在危急时刻舍身救她的男子,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关心着她。他待她这样好,这样好,这让她如何不感动,如何不心动,如何不心痛!

  千百年来,君陌是第一个毫无保留地待她好的男子啊!就算他有时很毒舌,很让人气愤,可他待她的好,是她实实在在地看在眼里的!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可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她的心有过动容,可她又不敢卸下心里的防线……

  然而,此时,当他气若游丝地倒在她的怀中,那么虚弱,那么让人心疼……所有的防备,所有的惶恐一瞬间便轰然倒塌。剩下的,只有感动,只有在乎。

  清婳知道,从现在开始,她是真真正正在乎着这个男子,牵挂着这个男子,她逃不掉了。

  “对了!我可以给你输送真气!”清婳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把君陌放在地上,让他盘腿而坐,抚上他的后背便要输送真气给他。

  怎料,君陌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要……我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他是仙体,而丫头是妖体,两股真气相撞,丫头必然遭到反噬!

  这傻丫头呵,怎么就那么随随便便做那样凶险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