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婳吞了吞口水,把头埋进被子里装鸵鸟。然而,由于两人在一个被子里,又紧靠在一起,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清婳埋进了君陌的胸膛。

  那柔滑细腻的肌肤便被她感受了个通透……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于是乎,君陌身下一紧,而清婳也是一僵。

  气氛……真是太尴尬了。

  “丫头,睡吧。”君陌难得没有打趣她,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怕只怕,此刻若是逗弄清婳,后果会是什么,就无从知晓了。

  于是清婳慢慢地从被子里钻出来,一句话也没说,闭上了眼睛假寐。

  静得可怕,室内的气息都充满了怪异。

  怀着忐忑的心情,清婳一遍一遍地默念着清心咒,不停地驱赶脑海中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清婳突然想到这句话,用来形容君陌再合适不过了。

  冷静!深呼吸!睡觉!

  清婳就在纠结与煎熬中进入了梦乡。

  而君陌只能看着她的睡颜无奈地感叹。看来…自己的定力还需要修炼呀。

  第二日,两人打早便回了百岁山。

  这一趟人间之行,还收获了不少宝贝。

  回了百岁山,清婳第一件事就是叫君陌恢复了她的容貌,紧接着赶忙把那盆牡丹摆在了自己的寝室,还用了妖力好生保护,每天都仔仔细细地照料着,生怕它受了什么损伤。

  君陌见她这傻里傻气的举动,只觉得可爱得紧。

  十几天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来了。

  这一日,清婳起了个早。

  梳洗罢,扣了扣君陌的房门,无人答应。

  “君陌,食早饭啦!再不出来我就一个人全吃光!”清婳叉着腰,“怎么睡得那么死?再不开门我就进来了哦!看到什么都概不负责的哈!”

  然而,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不对啊,君陌一向浅眠,无奈之下,清婳只好擅自推开了门。

  “君……”清婳还未喊出,人便呆住了。房间里竟无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残存着那人淡淡的气息。

  一阵不详的预感袭来,清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到处摸了摸。床上竟一点温度都没有,难道一个晚上都不在?

  那会不会有急事离开了?那应该会留下个纸条书信什么的吧。清婳想着,把君陌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然而,哪里有什么书信或纸条?

  也许君陌是在其他房间?

  A更7新Uz最p;快H上酷匠,网●d

  于是她便飞快地跑了出去,把山鸡洞的每一个房间,甚至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

  没有……就是没有。

  “对了,君陌会不会出去散步了!”清婳念着这个可能。

  想着,步伐已快于思考。于是她便急急地寻了出去。

  一定……一定在百岁山的某一处!

  森林,小溪,花海,没有,还是没有。

  清婳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

  说不定是去了其他妖精的洞府?自君陌来到百岁山,有好些女妖都要来结识攀谈呢,只不过都被君陌拒之门外。见君陌这样的冷淡,渐渐的也就没有几个人来自讨没趣了。按理来说,他应该不会到别处串门吧?

  不过……还是找找吧。不一定呢!

  清婳在心里做了一番计较,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扰人清梦了。

  再三踌躇,清婳先去了蛇妖媚儿的洞府叫门。

  “请问媚儿姐姐在么?清婳有事拜访。”她不安地在门外询问。

  呼唤了半天,竟无人回应。

  正当清婳抬步要离开之时,门却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