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着哭着,竟觉得有些气闷,也许出去透透气会好一点吧。想着,不知不觉地,清婳便行至了百岁山的小溪畔。

  尽管有微弱的月光,但在墨色的天幕之下,溪水里的鱼儿并看不真切。昔日她曾与君陌在此烤鱼嬉戏,如今斯人不在,仅剩下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萧瑟的寒风之中。

  “鱼儿,你说,他是不是真的走了?”

  “君陌他走了,你知道吗?那我可不可以找你陪我说说话?”

  “你不回答我,我就当你默认了哦。”清婳笑着,嘴角牵起一个无力的弧度。

  蹲下身来,拨弄着水面,眼神略有些空洞,清婳自顾自叙说着。呼啸的寒风做着回答,刮得人脸颊生疼。

  而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一抹红色的身影静静地伫立着,颀长而又妖娆。

  看着眼前这一幕,那红色的身影顿了顿。的确是个有趣的丫头,怪不得连墨彦神君都对她有些不同。

  清婳正入神,突然听到一声妖娆的笑。

  “谁?出来!”如梦初醒,清婳四处扫视着。然而她夜视的能力并不好,并未看到什么奇怪的迹象。

  “小美人儿,鱼儿不解风情,不如让本尊来疼惜你,如何?”突然闻得一阵勾人的桃花香,转眼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清婳已被一个红色衣袍的男子横抱起来。

  那男子天生一对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正对着清婳的一双杏眼,眉眼间皆是潋滟风情,而他的鼻子对上她的,微凉的嘴唇就快要碰上她的红唇。

  不是魔君宗华却又是谁?

  清婳半天才反应过来,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磕巴道:“红……红衣猥琐男?”

  宗华的脸瞬间就黑了个彻底。一个不爽,手一松,清婳便直截了当地跌到地上。

  只听得一声惨烈的嚎叫,某人的屁股就那么拥抱了大地。这见面礼,可真是让人承受不起啊!

  “喂,你什么意思?见面就调戏我不说,还把我丢到地上!这是你对待美人儿的态度吗?”清婳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而后愤恨地瞪着宗华,紧握粉拳,咬牙切齿,大有要干一架的架势。

  然而,她似乎忘了某人是个十足的变态。不仅实力变态,行为也很……变态。

  酷匠X*网C永N久}n免U费{看IO小C说

  “那你说,我应该是个什么态度?是先亲呢,还是先摸呢?”宗华戏谑一笑,再次把清婳揽入怀中,修长的手就那么探上她的双峰。

  太……太直接了吧!

  有如触电一般,清婳急忙躲开他的魔爪,从他的怀中挣脱,一蹦三尺远。

  直到确定自己略微安全了,她才略有羞愤地指着宗华道:“你喜欢男人,你口味重,我不歧视你,可是你这样胡乱轻薄别人,怪不得得不到君陌的心呢!”

  啊,怎么又提到君陌了,该死!清婳暗暗责怪自己,心下又泛出一阵苦涩。

  宗华愣了一瞬,这才反应过来清婳口中的“君陌”应该是指他的冤家墨彦神君了。也是,不管是在妖界,魔界还是仙界,墨彦神君的大名谁人不知?那厮既然是低调下界,自然不会用自己的真名了。

  “我要他的心做什么?又不好看又不好吃。我瞧着,你的心倒还不错。不知小美人儿给否?”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宗华邪气一笑,直勾勾地盯着清婳。

  “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是你不能报复我啊!第一,我根本没有和他双修过,第二,他已经走了!所以,冤有头,债有主,你去寻他吧!”

  “呵呵,他倒是什么都敢说啊……”双修?报复?没想到堂堂墨彦神君倒有写狗血小说的天赋。

  “我知道你喜欢他。爱而不得很狂躁是吧?可是那和我没关系!是他不喜欢你,才找了个借口打发你。没想到你又来死缠烂打……可是很抱歉,他不在这了,你知道吗?”清婳极力证明着自己的无辜,想把这瘟神给打发了。

  “所以我来找美人儿你啊。他若是在,我哪有机会来疼惜你呢?”

  “红衣猥琐男,请自重!我再申明一次,他真的不喜欢我,也确确实实没有和我双修,更没有什么孩子。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少年,快去吧!前方的路一片光明哦!”清婳暧昧地眨眨眼。

  “叫我宗华。”宗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反正小美人儿这样白痴,估计也不会知道宗华正是魔君大人的名讳。再者,退一步说,迟早都是要知道的,知道了也无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