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刺鼻的香气袭来,然后便听得一声娇媚的笑声。只见一个红衣美人缓缓走了出来,妆容十分精致,但略显浓厚,扭动的水蛇腰端的是风情万种。

  “这都快入冬了,姐姐我都准备着冬眠了。哎呀,也不知是什么风,竟把我们百岁山的高岭之花给吹来了。”媚儿娇笑着,语气中含着浓浓的轻蔑。要知道,清婳孤身一人惯了,百岁山上的妖也都不怎么待见她。加之后来有君陌相伴,引得一众女妖对她更是不满。

  “媚儿姐姐,清婳打扰了,实在抱歉,只是有要事,不得不劳烦姐姐。”清婳友好地笑着。

  “哦?有何事,不妨说来听听。”媚儿挑眉。

  “请问媚儿姐姐见到君陌了吗?”

  “呵。”媚儿嗤笑一声,“那位俊公子不是只对你一心一意吗?他一向不太待见我们这些妖精,怎么你还找到我这儿来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既如此,打扰了,多谢媚儿姐姐。”清婳面色并无波澜,“清婳先行告退。”

  “我说清婳啊,媚儿姐姐告诫你一句话。山鸡就是山鸡,再如何也还是一只山鸡,终究是成不了凤凰。不属于你的,就别去肖想了。”

  一声冷哼,大门“砰”地一声便关上了。

  清婳面色一白,身子顿了顿。

  她沉思半晌,努力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任凭她们怎么说吧,我只需做好自己便是!不要去想,不要去想,君陌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他……不会走的。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清婳又去了下一个妖精的洞府。

  直到入了夜,竟还是一点君陌的消息也没有。

  当最后一个妖精洞府的大门猛地关上时,清婳咬着唇,颓然跌坐在地。

  百岁山已经寻遍了,君陌不在。他会在哪里?他是真的离开了吗?

  方才被那么多妖精嘲讽,她的心也曾有一瞬的难过,可是那哪有此刻的委屈?

  找不到君陌,她惶恐着,害怕着,委屈着。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她知道,君陌太好,而她……只是一只山鸡。所以,她害怕。

  本以为只要她不去想,那些她害怕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看g#正版章节*上T酷匠◇网

  那一句“丫头,我会陪着你”犹在耳边,那搅乱了她的心河的清浅笑容犹在眼前,可说那句话的人、拥有那笑容的人,已经离去。原来,兜兜转转,到最后,都只是她孤身一人罢了。

  是啊,那份美好不属于她的,她为什么要贪恋?明知不可为而为,难道还能说是天在作孽?

  都是自作孽而已。

  贪恋上了,又被逼着狠狠地打碎自己的痴心妄想……

  清婳越想越难过,紧紧地咬着唇瓣,泪水已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君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哦!如果我回去了还没看到你,我就跟你绝交!”一抹眼泪,她愤愤地自言自语着。仿佛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一样,仿佛他还会笑着安慰自己,打趣自己。

  回应她的,不过是冰冷的几缕寒风罢了。

  怀着最后一缕希望,她回了山鸡洞。

  “君陌你再不出来我就不理你了!”清婳一面嚷嚷着,一面开始新一轮的找寻。

  “我找了你一天了,都没吃饭,你都不心疼我,呜呜呜……你快点出来啊,别躲着我……最多,晚饭我给你做松子鱼嘛!好不好?”

  这一番找寻下来,已过酉时了。

  那一抹白色的身影,终究是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遍寻君陌不着,清婳眸中的神采就那么黯淡了下来,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君陌,你这个骗子!骗子!呜呜呜呜……”抱着枕头,钻进被窝,呜咽声渐渐传来。

  “你问我信不信你,我说信你。我信了你了,可是你呢?你就这么离开了!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自言自语着,清婳再次往被窝里钻了钻。

  她已经没有怀抱可以依靠,没有温暖可以贪恋,以至于无论再怎样往被窝里钻,心都凉得通透。

  潜意识里,她还觉得,也许君陌是有急事,他还会回来,他还会陪着她,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可一直存在心里的顾虑提醒着她,其他妖精的话告诫着她。

  君陌的法力非同一般,又有着那样的容貌,有着那样令人贪恋的温暖,他又怎么会陪着一只山鸡呆在这样的洞府里?

  媚儿的话再次响起:不属于你的,就不要去肖想了!

  是啊,君陌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

  可她还是心存有一丝幻想啊!可是,仔细想想,如果君陌还会回来,那么为什么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为什么连一封书信也不留下?所以呵,自欺欺人,也应该有个像样的理由才是。

  曾经的欢笑,曾经的在乎,都是假的吗?

  她无从知晓。她只知道,她用尽全力去相信的人,终究还是离去了。

  悄无声息地,就好像他从未来过,从未在她淡淡的岁月里留下刻骨铭心的一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