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君陌…我真的怕,总有一天你还是会走的。”君陌啊君陌,你可知,你予我的温情,已然让我贪恋上了,戒不掉了?也许是在他为她挡下一击之后,也许是在他轻轻地抱住她之后,也许……太多也许。

  “丫头,别胡思乱想。不是要看星辰吗?你看,那是牵牛星,那是织女星,美吗?”君陌安抚着她,心下已然乱了。这一切本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总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美,真美。”清婳应着,情不自禁地靠上君陌的肩膀。既然戒不掉,就静静地享受此刻的温情吧。

  君陌一愣,随即轻轻揽着她,为她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听着听着,小丫头就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连嘴角都挂着笑。

  更!i新3~最n;快上za酷7匠,0网!

  君陌讲完,发现丫头已然睡熟,无奈一笑,抱起她便飞回了客栈。

  已是二更时分了,夜色如水。

  君陌将丫头轻柔地放在床榻上,为她盖好了被子。

  在黑暗中,君陌躺回了自己的小榻上,手指一动,白光一闪,手上已然躺了一盏莲花灯。

  他打开里面的纸条,上面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却十分醒目:君陌,清婳,一世长安。

  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坍塌了。

  一世长安?呵呵,丫头,你叫我拿你怎么办?

  第二日,清婳醒来时,都快到午间时分了。

  早饭和午饭一块儿吃了,清婳又撺掇着君陌陪她逛了一下午。

  本来君陌是要带着她回妖界的,可在清婳的软磨硬泡之下,也只好妥协了。

  这丫头,非要留下去看那个什么百花灯会。

  很快,百花灯会便到了。

  夜里,清婳便拉着君陌到处逛逛,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对什么东西都要碰一碰才罢休。

  只见这覃阳城里到处都挂着八角的宫灯,每个人家也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什么颜色,什么形状的都有。整个城里是一片灯火通明,实在热闹得很。

  清婳拉住一个小哥便问:“打扰,请问小哥,这百花灯会是做什么的?在哪儿看?”

  小哥倒也热情,细心地解说着。

  原来,这百花灯会有好些活动,主要有两个,一是赏百花,二是猜灯谜,都在那城东搭建的台子上举行。而情侣们放花灯,家家户户都挂着宫灯,倒更有几分灯会的味道。

  习惯了冷清,乍一见这样的热闹,清婳的好奇和兴奋自是不言而喻的。

  东逛西扯的也总算到了城东,台上,赏百花的活动才刚刚开始。

  说是赏百花,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个珍稀花卉的拍卖大会。眼下正在台子上拍卖的,是一株嫁接的牡丹,竟有五种颜色,名曰“五色天香”。

  清婳非拉着君陌一顿好挤,总算是挤进了台子周围。那主持拍卖的人一个劲地说着这“五色天香”是怎样神奇怎样难得,直说得天花乱坠。

  介绍完后,便开始竞价了。起拍价,一百两纹银。怪的是,这样高的价钱,竟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抢着要。

  不一会儿,价格就被哄抬到了五百两纹银。

  清婳看着那姿态婀娜颜色各异的牡丹,竟看得有些痴了。这牡丹不似普通牡丹那样俗气,而是雍容中带着高贵,高贵中又带着清雅,的确是难得的珍品。只要是识货的人,就知道这并非凡品。清婳自然是不太识货,她只是觉得,那牡丹委实漂亮得紧,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一千两……”一道清润的嗓音响起,“黄金。”

  众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这样大的手笔,就买一盆花?尽管是珍奇花卉,可这价钱未免也给得高了些!不过那嗓音可真是清雅,光听声音,便让人想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何等的风采了。

  众人朝那发声的人望去,竟是一个白衣公子,那面容…说是俊美如神祗,也是毫不夸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