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了心愿,两人便向河岸走去。

  “君陌,你写了什么啊?”清婳凑过去,想要瞧瞧。

  “告诉你了就不灵验了。”君陌毫不客气地一挡,微微勾唇。

  “哼,真没趣。”清婳讪讪道。

  到了河岸,两人便小心翼翼地捧着花灯,轻轻地放在水面上。

  风一吹,花灯便随水漂走了。

  于是两人便双手合十,闭上眼,许下心中的愿望。一脸认真,仿佛在做着什么神圣的仪式。

  酷Za匠g+网正(版ZQ首|发"$

  其实君陌不太信这些的,因为他本身就是天神。不过,他觉着,女孩子大抵都喜欢这些,小丫头应该也不例外吧。

  许愿罢,两人相视一笑。微风不经意间撩乱了清婳的发丝,君陌见状,情不自禁地为她拢了拢发。

  清婳只觉得,他的指尖所触到的地方,有些烫人。

  忽然,魔障了似的,清婳竟去执君陌的手。肉乎乎的小手就那么包裹上了修长如玉的大手。

  触手一片温热,就连心里也是暖暖的。

  “丫头,你…”君陌看着她,有些错愕。

  “我…我方才见那些人都这样做…想着这样做,愿望才会灵验吧…”清婳结结巴巴地解释道,随即烫手一般地松开了君陌温润的大手。

  天哪,她今天是被鬼上身了吗?居然做这样的事…这让她以后如何与君陌相处啊。

  “傻丫头,执手是这样的。”谁知君陌并没有生气,而是抓住了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这样,才会灵验。”

  “君陌…我…你别误会…”清婳的手心很快就渗出了汗,尽管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却还是想做着解释。

  如果君陌和她的关系因为这件事变得尴尬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了。

  “嘘…”君陌做着噤声的手势,将清婳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丫头,你听,风很温柔。”

  于是清婳便静下心来,听着微风的声音,感受微风温柔地抚过自己的脸,撩拨得人痒痒的。而君陌的心跳,那么近,近得让她觉得连自己的心跳都乱了。

  如果时光可以停滞,她愿意永远活在这一刻的美好中。

  “丫头,不管以后如何,你记着,你在我的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君陌的神情,不是戏谑,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清婳一震,哽咽道:“我…我记着了,永远都记着了。可是君陌…你知道吗?你在我心中,有着最重要的位置。”千百年来,君陌是唯一一个愿意陪在她身边的人,唯一一个舍命保护她的人,唯一一个待她好得让人心动的人。对于她来说,君陌就像谜一样,像雾一样,她想抓住,却又迷失在其中。

  当君陌舍命救她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这一颗寂寞了千年的心抵挡不了那样的温柔。

  听到君陌说她很重要,她百感交集,说不感动是假的。真没想到呵,自己也会在一个人心中,拥有很重要的位置。

  君陌听到她那样的话,不知为何,觉得心里酸酸的。愣怔了一瞬,心下一动,竟然就那么将清婳带入怀中,搂得紧紧的,仿佛害怕她消失一般。言语的表达似乎太脆弱了,他只想这么抱着眼前这个仿佛阳光一样明丽却又脆弱得让人心疼的女子。

  “君陌,我总觉得,你太好了…所以你总有一天是会离开我的…”清婳没有推开他,像一只小猫似的缩进他的怀中。

  就让她,贪恋一下他的美好吧。寂寞了太久的人,遇上了温暖,都会是万分贪恋的吧。

  听到她这句话,君陌的眸中闪过无奈而痛苦的神色。该如何回答?他没有选择,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选择。到了如今,他更没有退路了。

  于是他笑着,温柔地说:“丫头,只要你愿意,我永远都不会离开。”

  这样的温柔,就像罂粟一样,太过让人上瘾。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她戒不掉了。

  “君陌,如果我喜欢上你,怎么办?”眼下,她真的害怕,自己会沦陷在他的温柔之中。

  “那我就和你在一起。”君陌浅笑,比那漫天星辰还要风华无双。

  清婳没有说话,泪水却迷了眼,打湿了君陌的衣衫。两人就这么相拥着,没有旖旎情思,只有贪恋,温暖,安慰。

  君陌,会是她温暖的依靠吧。

  最终,两人都没有跨出那一道鸿沟。因为珍惜,因为在乎,所以慎重,所以不知所措。

  也许,朋友之间的惺惺相惜,是最好的吧。

  君陌在乎着清婳,可他还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而且他也不能喜欢。因为他有他的使命。

  而清婳对君陌心动着,可她不敢就那么说出口,她怕说出来了他们之间会变得更糟,也怕这一切都会变成梦幻泡影。

  从不诉说自己有多么害怕孤独。而孤独了千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么害怕孤独。

  回到客栈,君陌很有君子风度地主动选择睡在小榻之上,压根没有要和清婳抢床榻的意思。

  委实不是他的风格啊!

  那张小榻只是供小憩用的,又窄又短,清婳去睡还尚可,若是君陌这样的身量,也就只能半倚着睡了,哪里会睡得安稳。可清婳拗不过她,只好上了床榻。

  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怪了,这么一张大床,应该睡得很舒坦才是啊。

  “君陌,你睡着了吗?”由于在人界,她的妖力大大减弱,因而夜视的能力也不是很好。在黑暗中,她看不清楚君陌的动作。

  “丫头,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睡不着。君陌,我可不可以到你那来?其实也没有别的事,只是想和你聊聊。”

  “我去点灯。”君陌作势就要起身。毕竟他是仙体,法力到了人界也不会打折,况且就算打了折扣,在黑暗中亦是穿梭自如。可他也是深知小丫头的法力的,这么黑,可别把她摔着了。

  “不用了,这么近,没事的。我觉着,黑暗总是让人安静。所以,就这样吧。”清婳有些失神地喃喃道。

  君陌一时语塞。丫头,今日怎么怪怪的。

  “那还是我过来扶你吧?”君陌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人却大步踱至清婳身边,小心翼翼地掺起了她。

  “君陌,你对我真好。”清婳吸吸鼻子,“我突然想出去,看看星辰,好么?”

  “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于是君陌便为她披好了外衫,揽着她飞向了一座不知名的楼阁。夜色如墨,况且他们身法极快,是没有人看得见的。

  直接上了楼阁的阁顶,君陌随手变幻出一个垫子来,让清婳坐了上去。可别磕着这丫头才是。

  “君陌,我没有那么娇贵的,一只山鸡而已,有什么娇贵?”

  “你这是什么话?平日里的你都哪儿去了?我想,天下第一美鸡,那也是不同凡响的。”

  清婳被他逗乐,“噗嗤”一笑,嗔道:“你就会拿我取笑!平日里的玩笑话罢了。”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平日里虽是嘻嘻哈哈,无忧无愁的,可夜阑人静时,心里的寂寞,也是自己才明了的,只不过,从不愿向别人展示罢了。

  她以为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却不料遇上一个君陌,于是什么都乱了,都变了。

  唯愿,君陌是她的温暖,而不是痛苦吧。不要再像从前那样,予了温情,又给予十倍百倍的狠心,或者,从未予过温情,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丫头,现在有我陪着你了,以后不许这样胡说。”这样脆弱的清婳,他是心疼的,心疼得无以复加。他知道,再明媚的丫头,也会有不为人知的脆弱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