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陌万岁!”清婳给了他一个飞吻。

  “…这是在人间。”君陌扶额。

  $酷W匠O#网正3版yP首发,!

  清婳老脸一红,不顾众人呆滞的目光,灰溜溜地跑去找桌子了。

  “就这了,还挺宽敞的。”清婳一屁股坐了下来,对君陌挥着手,道:“快过来坐吧。”

  君陌看着她一副傻白甜的模样,无奈地走到她身边坐下。今日,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清冷的气息,让人驻足却又不敢靠近。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他决定不再冲人间女子笑了,麻烦。

  两人甫一坐定,便有人上来殷勤地招呼道:“这位公子和姑娘吃些什么?”

  这人也挺郁闷的,没想到看起来这样清贵的人会上这样的面摊子食早饭。

  “给本姑娘来三碗阳春面!”清婳丢给那人一锭金子,他的脸瞬间便笑成了一朵菊花。

  然而此时,他的内心不禁感叹,没想到外表柔美的姑娘居然是个饭桶。

  “那这位公子呢?”

  “也来一碗阳春面吧。”他冷声道,放下两锭金子,示意那小二把手中清婳的那锭金子拿过来。

  “好嘞好嘞!面马上到啊…”小二的脸都快笑抽了,一大早就碰上大金主了!这一对夫妻是不认识钱么…这样乱给。

  “丫头,把你的东西收好。”君陌将她的掌心摊开,把那金子放在她的手中。

  “谁给不是一样么?你怎么这么较真?”清婳白他一眼,只好把金子揣进了怀中。

  “我是男子,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女子付账。”君陌优雅地为两人各自斟了一杯茶,然后优雅地品着。

  这样的粗茶能被他品出绝顶好茶的意味,清婳也是要跪拜了。

  “那好吧,反正我们都有的是钱。”相比之下,清婳给人的感觉就是财大气粗的土财主了。

  从面摊出来,太阳已经升起了。

  “君陌,陪我逛逛嘛。”清婳摇晃着他的手臂。

  “除了吃喝玩乐,你还会些个什么?”君陌一脸不情愿的模样,语气里却充满着宠溺的意味。

  “还会…想你啊。”清婳吐了吐舌,也学着君陌开起了玩笑。

  而这一无意的话和动作,却在君陌的心里荡开一圈圈的涟漪。

  经年之后,他忘不了的,还是这张明媚的笑脸。当然,这是后话了。

  “…抱歉。我觉得,被你想的话,应该不是一件太好的事。”君陌心下一动,面上却又开启了损人模式。

  果然,和这厮,说不了几句话就像是要开始撕逼的节奏。

  清婳无语,兀自蹦蹦跳跳地逛街去了。君陌笑笑,随即跟在她的身后。

  “老板,这个发簪怎么卖?”清婳执起了一柄发簪。

  这发簪由纯银打造,末端做成了蝴蝶的形状,而那蝴蝶仿若正在展翅翩飞,很是灵动。

  “姑娘可真是有眼光,这可是小店的镇店之宝啊!”店主一看来了两个土豪,立刻殷勤地吹嘘起来。

  一根银簪而已,还镇店之宝,略显夸张啊。

  “包起来吧。”君陌递给店主一锭金子。对于购物喜欢用金子这一事,他也慢慢和清婳一样了,就当是下凡布施吧。

  “好嘞好嘞!”又遇上两个冤大头!

  清婳在这条街上大杀四方,几乎是买了个遍。她挑选,君陌给钱,然后拎包,真是太畅快了!

  约莫逛到了晌午时分,两人才到一间酒楼,准备用午饭。

  君陌提着大包小包,脸都快黑成包公了。不得不说,女人购物的天分,是与生俱来的。他堂堂龙族君上,在面摊子吃面且不说,眼下又成了拎包的。此番回了仙界,指不定被笑话成什么样呢。

  “客官,就两位吗?”小二立刻前来招呼。

  “眼睛长着,不会看么?”君陌冷声道。

  装逼遭雷劈啊!清婳对他装高冷的行为是很不爽的。

  “额…两位客官这边请。”小二被呛,尴尬了一瞬,还是笑呵呵地带着两人上了二楼。

  刚刚坐定,清婳便按捺不住地点了一大桌子菜,什么银鱼豆腐啊,什么红油猪蹄啊,什么油焖大虾之类的。

  不一会儿,菜便都上齐了。

  “君陌,今儿个买东西用了你多少钱?”清婳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看着被君陌搁在地下的大包小包,不禁问道。

  “不多不少,一千两黄金吧。”

  “那是多少?”

  君陌再次扶额,这丫头居然连价值都弄不清楚就乱给。

  “二十锭金子。”

  “要不…我还给你?”清婳觉得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以为自己花了太多他的钱让他不爽了,于是探究似的问道。

  “不用了,吃你的饭吧。吃完了我们就回去。”君陌依旧优雅地挑着菜,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他现在觉得,和这丫头来到人间,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君陌,你能别这么优雅吗?”

  “嗯?怎么?”君陌挑眉,不解地问道。

  “你这样…太诱惑了。我怕我会爱上你。”

  “哦?那我可真不幸。”君陌面无波澜地说着。

  清婳又是一口气没上来。

  算了,还是扒饭吧。

  从酒楼出来,清婳满足地摸摸肚皮,还很乖地“帮”君陌提了几包。

  “君陌,我们在人间玩几天再走吧。”清婳商量道。

  “怎么?东西还没买够?”

  “人间这么好玩的…”清婳继续卖萌,眨巴着大眼睛。

  “下不为例。”君陌看她那渴望的小眼神,还是应了她。

  两人打算把东西放了再出去逛,于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名曰:云来客栈。

  “两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要两间上房。”

  “哎哟,不好意思,真不巧。小店最近爆满,只剩下一间上房了。”小二挠了挠头。

  “请问附近哪里还有客栈?”清婳友好地问道。

  “客官是外地人吧?您有所不知,后天这城里有一个百花灯会,很是热闹的。因而这几日连客栈都是到处爆满,小人敢跟您打包票,附近其他客栈也再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这…”清婳有些犯难。

  “两位郎才女貌,一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夫妻同睡一间房,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小二看着两人的装扮,不忘拍拍马屁。

  奈何,这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谁跟他(她)是夫妻?”这一次,两人出声倒是出奇的一致。

  “额…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嘛…不用这样较真。”小二继续作死。

  清婳霎时就是老脸一红,清了清嗓子,道:“好了,你别说了,一间就一间了,带路。”

  再让那小二说下去,也不知道会说出个什么话来。再者,似乎这城里还真挺热闹,房间应该挺难找的,她也不喜欢麻烦,最坏也不过就是打个地铺了事。

  眼睛偷偷瞄向君陌,发现他居然笑得挺畅快的。

  真是…越发搞不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