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本姑娘躺到床上去!不许乱动!”清婳很是霸气地发号施令。

  。。。君陌无语。他哪有那么娇弱?

  见君陌没有反应,清婳便把君陌往床上死按。

  “丫头,你这么热情,我会忍不住的……”君陌突然在她的耳边呼了一口气,憋着笑道。

  “你你你……你这个无赖!给我到床上去!”清婳耳根一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丫头,你还不快上来?”君陌上了床榻,戏谑道。

  “上你个大头鬼!给老娘好好休息!”清婳忍不住爆粗,把门一摔便出去了。

  君陌笑了笑,而后便开始深思。

  这凶兽穷奇被封印在了魔界,怎么会出现在百岁山?难道是宗华?不对,不可能。宗华那厮还没蠢到用一头畜生来对付他。那么……很有可能是魔界的魔气不稳,镇不住凶兽,它便趁机逃到了百岁山。而他们的运气也实在不好,这就碰上了。

  魔界看来是要变天了,他应该早做准备才是。

  君陌设想了半天,正沉思着,门却开了。

  清婳端了一碗鱼汤走了过来。

  “受了那么重的伤,你饿不饿?”她关切地问着。

  “你以为人人都是吃货啊?”君陌白眼。而心下却又是一阵暖意。这丫头也就嘴上不饶人,心软得很。

  “反正你今天必须把这鱼汤喝了!”清婳的口气是不容反驳的。

  君陌无奈,坐起身,接过鱼汤。

  “过来。”他道。

  “做什么?”清婳凑过来。

  “坐下。”

  于是清婳乖乖地坐在床榻上。

  “张嘴。”

  “啊?”清婳一阵错愕。正当她张大了嘴的期间,某人已经喂了她一口鱼汤。

  “你……”清婳惊道。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满满当当的,说不出来的舒服。

  “忘了自己也受伤了?你倒不饿?”君陌知道这丫头就是个馋猫,于是又盛了一勺递到她面前,“喝完,一滴也不许剩。”

  “你这是霸权主义!”清婳抗议。

  “嗯?”君陌挑眉。

  “我喝。”清婳立刻噤声,乖乖地喝下君陌喂她的鱼汤。

  “对了,君陌,凶兽穷奇不是被封印在了魔界吗?”喝完鱼汤,作为好奇宝宝,清婳又开始发问了。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魔界的魔气不稳,这凶兽便趁机逃到了百岁山,躲在了清灵池中。今日委实是我们的运气不太好,才会被它袭击。”

  “原来如此。”清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还有,君陌,我觉得好奇怪啊。我之前祭出内丹,本来好像是受伤了的,可这会子居然感觉没什么大事一样。”

  “你没事就好。”君陌一笑。开玩笑,服了益元丹,丫头还能有事?

  “也是。不过,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清婳想到君陌的伤,又把君陌按在了床上,然后为他把被子盖得死死的。

  君陌拗不过她,只好无奈地任她去了。

  “你好好休息哦,不许乱动!”

  看着清婳的举动,君陌又是无奈地一笑。

  今晚两人都睡得格外香甜。

  自被凶兽攻击以后,两人你逼着我休息,我逼着你调息,谁也拗不过谁。

  过了个把月,两人都已是生龙活虎了,又开始了无尽的斗嘴生涯。当然,清婳小丫头每天还是要修炼了,总算不像之前那般不学无术。

  于是日子又在辗转中过去了小半年。

  %酷'匠@网永8久:免}费《$看_T小n…说6A

  转眼间就快入冬了。

  这一日清晨,清婳起了个早。

  来到君陌房前,扣了扣门。

  “君陌,你在吗?”她唤道。

  “不在。”回答她的是某人慵懒的声音。

  清婳黑线。

  “今日和我去一趟人间吧,快入冬了,我们去添制几件冬衣。”

  君陌无语地揉了揉眼睛。屁大点事儿,扰了他的清梦。不过,他还是慢悠悠地起床穿好了衣。

  听见里面的声响,清婳狡黠一笑。

  终于等到他开了门,清婳连忙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君陌依旧是一袭白衣,长发如墨。尽管是一脸慵懒的表情,却美得让人心惊。

  清婳觉得,能够把白衣穿得这样好看的人,大抵也只有君陌了吧。

  看了这么长的时间,清婳还是每天都被他的脸惊艳到。真是,好生没骨气。

  而清婳,今日也是一身白色衣裙,罩上月白色的烟纱,衬得精致的眉目越发如画。

  不得不说,单就颜值来看,两人还真挺合衬。

  “其实我以为,山鸡是不怕冷的。”君陌戏谑道。

  “姑奶奶我是怕你这个狐狸冷!”清婳脸上挤出来的笑意瞬间便僵住了。

  “想去人间玩了就直说,不用找这么烂的借口。”君陌白她一眼。小丫头那点心思都写在面上呢,一看便知。

  “嘿嘿…还是君陌甚懂我心。”清婳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的确,山鸡和狐狸是不怕冷的。不过,凡间的糕点,真的让她很是回味。所以,下凡添制冬衣,顺便玩玩,也未为不可吧。

  君陌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便施法为她敛住了妖气。说起来,除非君陌刻意释放,不然她还真感受不到他的妖气。这家伙的实力,委实挺变态的。

  待到君陌习惯性地又要为她变脸时,清婳便立即阻止,干笑道:“就这样吧!这样甚好,甚好…”

  “我觉着,我一个人看着不顺眼也就罢了。实在是不想让凡人也跟着不顺眼。”君陌不容她反抗,采取强硬手段为她变了脸。

  清婳几乎要痛哭流涕…最让她郁闷的是,君陌的术法高深,所以就算她想自个儿恢复,也破解不了他的障眼法啊。

  “君陌,这次能不能好看点?”

  “这个很好看,你自个儿看吧。”君陌难得大发慈悲地抛给她一面镜子。反正,他家小丫头的脸,是不能给别人看的。其他的,美或者丑,都无所谓了。就比如上次,丑得那样惨绝人寰都有人来搭讪,所以,这次就小小地满足一下这丫头吧。

  这次若再有不知死活的人来,他肯定打得他满地爪牙。

  清婳颤抖着接过镜子,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才看向镜子里的人。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子,一双大眼很是灵动。其实…还不错,至少比上次好了十万八千里。虽不及她本貌倾倒众生,倒也可以接受了。

  “那好吧,我们走吧。”清婳自然而然地挽起了君陌的胳膊。

  待到两人到达凡间时,正赶上早市。这一次,君陌特地把落脚点选在了覃阳,离新安城远远的。他可不想又碰到不想碰到的人。

  “君陌,我想去吃面嘛…”清婳眨巴着大眼睛卖萌。

  “就知道吃,好个嘴馋的小丫头。”君陌习惯性地刮了刮她的鼻梁,还是带着清婳进了一家面摊子。

  堂堂神君跑来吃面,也不得不说是脑子被驴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