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份,的确不能让清婳知道。所以他设下结界,一来保护,二来隔音。

  “让本君不痛快?魔君是不是想多了?本君现在觉得,心情无比畅快。”君陌嗤笑,“倒是你…宗华,多年未见,你还是这副德行。尽会使些下三滥的招数。”

  宗华,正是魔君的名讳。

  “下三滥?呵呵,”宗华嘲讽一笑,“神君的招数也不见得有多么光明正大啊…您老大驾光临百岁山,该不会是来欣赏山林风光吧?”

  言罢,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清婳一眼。清婳眉间的凤形印记,在月色下显得更加绝美。

  一时,君陌竟顿了几秒,然而不过片刻,便瞬间恢复,毫不客气地回道:“本君的事情,还轮不上你来操心。不过,若是让本君知道你敢伤害那丫头,本君自然也不会让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本尊自然不会伤害神君看中的人,你我谁跟谁啊…”宗华掩面,笑得娇娆,“怕只怕,伤害她的不会是本尊,而是神君你了。”

  “宗华,你也未免狂妄了些。你就这么站在本君面前,就不怕本君一个不爽,灭了你么?”君陌随手撩起一缕青丝,慵懒道。

  “神君你爱我爱得这样深沉…怎么下得了手呢?”宗华捂着胸口,十足的娇弱模样。而他的心下早有计较。并非他宗华狂妄(虽然的确挺狂妄的…),而是他料定君陌不会在此下手。毕竟此刻他们两个一动手,一场新的仙魔大战又会开始了。要知道,魔界的崛起,必定会让仙界有些忌惮。君陌是聪明人,其中的利害,怎会不知?

  “呵,魔君倒是聪明人。”君陌冷冷道,“今日魔君光临百岁山,本君本应好好迎接。不过很不凑巧,本君今日不太待见你,所以你是自个儿回去,还是本君来请你回去?”

  仙魔大战一触即发,君陌自知其中利害。不过,眼下若是宗华不知趣,他倒也没什么可怕的。毕竟,他还真没怕过什么人。

  “神君言重了。本尊不过是来看望老友罢了。见神君你安好,本尊便放心了。”宗华一笑,“本尊先行告辞,不劳神君相送。”

  反正他也只是来探探君陌的虚实,顺便找点乐子,可不想蹚什么浑水。至于打架,那也不是现在。

  “魔君慢走,恕不远送。”君陌拱手道,薄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只见那尊瘟神骚包地一个转身,红光一现,人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君陌得知他已走远,便飞速来到清婳身前,撤了结界。

  结界一撤,清婳便跳下麒麟的脊背,指着君陌就吼了起来:“你以为你自己很厉害啊!万一你出了什么不测怎么办?你丫再把我锁在结界里面试试!”

  吼着吼着,清婳竟掉了泪。

  看到君陌这样舍身护着她,她怎么可能不会有所动容?之前她一直不太敢轻易相信他,怕相信了他,又被他加倍地伤害。也怕相信了他,会累,会痛苦。孤独了千年,她早就悟出来,只有无牵无挂,才不会被人伤害。为了把自己保护起来,她似乎一直都把自己的心封闭着。她好久都没有朋友,没有在乎的人了,可眼下,这个男子这样保护她,对她这样好,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呢?

  可是他们认识才几日啊……为什么他会对她这么好?她到底该如何呢?

  5看◎…正版&章节{k上)酷匠p网p…

  “丫头,怎么哭起来了?”君陌为她拭了拭泪水。

  清婳哽咽着,小声道:“你要是有什么闪失呢?下次不要这么冒险了……”

  “那也比我们两个人有闪失来得好。”君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若是你有了闪失,你以为那个红衣猥琐男会放过我吗?”若是没有君陌的保护,那个男子要杀她岂不是和切萝卜一样容易?说起来,那个男子长得可真是好看。不过,就冲着他那行为,清婳对她的好感度也直降为负了。

  爱美人,更要珍爱生命。

  “不是还有麒麟吗?若真出了什么状况,火麒麟得了我的指示,立刻就会带你离开。届时,结界也会自行散去,你就自由了。”这句话的的确确是君陌的打算。虽然他早已探出了是宗华的气息,也没有什么可惧的。但他始终不放心那丫头,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你…筹划这些的时候,你问过我了吗?自以为是!你不知道这样会让在乎你的人担心吗?”

  “好了,傻丫头。不是没事么?就那红衣猥琐男,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君陌心里一暖,摸了摸清婳的头。

  红衣猥琐男…这个称呼取得好。要是宗华听到了,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呢。小丫头跟在他身边久了,倒也耳濡目染了几分他的机智。

  “哼!说起来这个,你是不是骗我了?”清婳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怎么会有上古神兽麒麟?还有,你认识那个红衣猥琐男吗?还有还有,为什么我在结界里什么也听不见?你是不是怕我听见什么?”

  清婳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理直气壮的模样。其实她的心里是没有底的,不管他有没有骗她,她似乎都没有立场询问他吧。

  毕竟,只萍水相逢的朋友罢了。

  “丫头,你信我吗?”君陌突然握住她的肩膀,定定地望着她,无比认真。

  “我…我信。”对着一个这样舍身保护她的男子,尽管他的身上有太多谜团,她也说不出“不信”那两个字。

  君陌觉得心里竟有些说不清的感觉,喉头一动,道:“麒麟,是我之前在历练之时无意收服的。而那个红衣猥琐男,是…我的故人。他一直想与我双修…额,但我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就拒绝了…所以,他就一直对我纠缠不休…之所以不让你听到,是怕玷污了你纯洁的心灵,委实…是为了你好啊…”

  君陌说得有些结巴,十足的窘迫模样。毕竟,那样的事,委实挺难以启齿的。

  不知道宗华听了他这番说辞,会不会回来砍死他。其实,君陌也有他的难言之隐,对于清婳,他无法道出他的身份。

  他充满愧疚,却无可奈何。

  “噗…你早说嘛,怪不得了,我还瞧见他对你抛媚眼呢…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啊。”清婳偷笑。心中的八卦因子和腐女因子俨然已经被激发了。

  “不过,起初他为何攻击我呢?难不成对我也有意思?”清婳像是想到了什么,沉吟道。

  ……少女,你想得太多了吧。

  “他说…是因为你太欠扁的缘故…”

  “他大爷的!”清婳一跺脚,一把推开君陌,怒火中烧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