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跟紧我。”君陌忽然命令道。

  清婳知道眼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于是将警惕度提高到了十二分,紧紧地跟着君陌,随时准备协同作战。

  “我并未记得我和谁结过仇啊…难不成是你的仇家?”清婳暗暗叫苦。虽然君陌解决了那一批黑衣人,可谁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来一批。

  “大概…也许…可能…是吧…”君陌道,“如果是的话,你被我连累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啊!”清婳白眼。

  。。。

  两人一直朝着树林的出口走去,然而走了半晌,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绕圈圈。

  “他大爷的…这是鬼打墙么?”清婳叫苦。

  突然间,君陌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清婳立马屏住呼吸,打起精神观摩着四周。

  眼下他们正处在一片林子里,这林子里皆是高低不一的灌木丛,看着稀松平常,但其中的煞气,普通人也许察觉不出,但他们是完全感觉得到的。

  月光清冷地投下,在地面上留下大片树林的阴影,在这如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诡异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两人都绷紧了弦,丝毫不敢松懈,观察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突然,左边的树丛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过去。

  “小心!”君陌突然一把将清婳揽在怀中,腾空而起,飞出数丈。

  原来,方才竟从那树丛里飞出一团黑气,直直冲着清婳而去。

  不是说好是君陌的仇家么!这些人不带眼睛的?!

  “你的仇家怎么攻击我啊!”清婳崩溃。打架她可不擅长啊!

  更新最w快#上Fj酷◇7匠网

  “我也未曾说是我的仇家…约莫,是你太欠扁的缘故…”君陌一手揽着她,一手凝聚出妖力,冲那黑气攻去,竟然还有闲心开玩笑。

  。。。清婳无语,所有的感动都被这一句话一扫而空。

  令人惊讶的是,那团黑气被君陌攻击之后,竟然分裂成为两团,又冲着清婳而去!

  “…这是什么品种?”这是和她杠上了吗?

  “抓紧我,别动。”君陌命令道,眉头微微皱起。

  清婳不敢多言,把君陌抓得死死的,生怕被那黑气穷追猛打。

  君陌也不敢大意,随手凝决,竟招来了一只麒麟。

  这是…火麒麟?这可是上古神兽啊!君陌一介妖精,竟能将上古神兽收服么?清婳心下疑惑。

  这火麒麟有多厉害,她是知道的。不过,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保命要紧。

  “这是我的坐骑,你坐上去,别动。”君陌将她放在麒麟身上,凝了一个结界,将清婳牢牢保护在里面。

  “喂!你一个人可以么?”清婳拍打着结界,焦急地望着他。她现在还不知道,在这个结界里她的动静外面都听不见,而外面的动静她也听不见。

  只见那两团黑气仿佛有意识一般,见有了君陌这块绊脚石,遂不再去攻击结界里的清婳,而是冲君陌攻去。

  “雕虫小技,叫你们的主人出来。”君陌一声冷笑,口中念念有词,手中已凝聚了一个七彩光球。

  只见光球飞速打出,在空中迅速分裂成为两个。速度奇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那两团黑气还未来得及躲闪,便被光球包裹,化为乌有。

  方才为了保护清婳所以有了顾忌,而今将清婳保护得踏踏实实的,君陌便可以全身心应战。

  见了这一幕,清婳突然觉得,君陌的实力实在太过深不可测。

  这一切,让她又喜又忧。

  喜的是,君陌很是厉害,应付得游刃有余,忧的是,这样的君陌,让她觉得太过遥远。

  “轻轻松松就灭了我的先锋,还不赖嘛。”只听得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

  “你要是出来,也能轻轻松松把你灭了。”君陌笑得玩世不恭。

  “我若是不出来,你能奈我何?”

  “那就只好把你打出来了。”君陌勾唇,已迅速出手,朝某处攻去。

  清婳看着君陌的动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看出他似乎在和某个人对话,不过,奇怪的是,她在结界里居然什么也听不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君陌的结界也太过强大,她破不了,也帮不了他,只能无力地观战。

  这一刻,她突然很恨自己的无能。

  “哟,脾气还不小。”只见不远处一道红色的身影腾空而起,躲避了君陌的攻击。

  那红色身影便立刻飞身过来,站在君陌的面前。

  竟是一个男子,还是一个妖娆妩媚的男子,眉目却比女子还要精致。他一身红色衣袍,不显媚俗,倒平添了几分妖娆。而眉间一点红色印记,又增加了几分邪气。

  “魔君倒挺有闲心,溜达到这百岁山来了。”君陌睨了他一眼,“不知何事,竟能劳您大驾?”

  “彼此彼此,墨彦神君也挺有闲心的。”红衣男子拱手道,“神君,别来无恙啊。”

  他和君陌是几万年的死对头。当初仙魔大战的时候,就是君陌将他的父君,也就是上一代魔君,用霓虹剑封印在了仙界的无垠域之下,直到现在也难以得见天日。

  而魔界在他的带领之下,近来逐渐崛起,有蠢蠢欲动之势。新的仙魔大战,那也是一触即发的事儿。

  “早前听说神君下界了,本尊还不信。没想到,神君还真下了界,还到了这百岁山来了。不知…有何目的?”魔君挑眉。

  清婳看那两人仿佛是在唠嗑的样子,有些不明所以。

  “魔君到这百岁山又是何目的?”君陌反问道。没想到这魔君还有两把刷子,居然能查到他身在百岁山。

  “本尊这不是来找你这冤家了么?许久不见,神君肯定想念本尊了吧…此次前来,实在是为了让你一解相思之苦啊…”魔君冲君陌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收起你那一套。”君陌鄙夷道,对他的放电不为所动,显然是见怪不怪了,“既然是冲着本君来的,方才为何要攻击她?”

  这个“她”,显然就是指清婳了。

  “难道你是为了…”君陌看着魔君,眉间有危险的意味。能劳动魔君大驾,一定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呵呵…神君还是那样自以为是啊…”魔君嗤笑道,“本尊不过是觉得,那丫头看起来比较好欺负…呀,瞧,还设了结界呢!怎么还不让人听见?是心虚么?”

  魔君看君陌那般保护那小丫头,心下已有了一番计较。

  只不过,他一时摸不清君陌的套路了,不明白,君陌对那丫头,到底是什么心思。

  见君陌没有言语,又道:“能让你不痛快,本尊很是愉快。再说了,在神君的层层保护下,本尊也伤不了她,不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