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太阳已经临近落山。

  清婳见着眼前的光亮渐渐消逝,心生惆怅,突然对着君陌道:“君陌,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诗词。”

  “嗯?”

  “人生如浮萍,聚散两茫茫。”今日她倒诗意了一把。都说夕阳绝美,美则美矣,只是美好中总带着惆怅。

  “那是凡人的人生,我们是妖。”君陌递给她一串烤好的鱼,“别老看那些多愁善感的诗词,开开心心的就好。”

  “嗯,你说得对。”清婳接过,递给他一串自己烤的鱼,“你也吃啊。”

  “这鱼…大概是吃不了了。”君陌好笑地看着她。

  “啊?有什么问题吗?”清婳将手里的鱼拿起来一看,“呀!怎么糊成了这个样子?”

  自己烤好的哪里是鱼,分明是一团焦炭。糟了,刚才忘记翻面了来着…

  “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先一人一半吧。”清婳把自己手中的鱼分给了他一半,递过去。

  “怎么会介意?我倒是以为,吃我自己的烤鱼至少是安全的,不会被毒死。”君陌接过,戏弄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毒舌…不损人的话心里难受么?”

  “我觉得可能是这样。所以…为了不让我难受,你应该多被我损几句才是。”

  。。。清婳无语问苍天。

  “对了,君陌,你待在百岁山,你的家人朋友不会来寻你吗?”

  “千百年来,我都是一个人。没有什么家人朋友,倒也落得个逍遥自在。”

  “原来…你我竟是同道中人。”清婳拍拍君陌的肩膀,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我自出生起便是一个人,你也是吗?”

  “是的。你我大抵都是天地孕育而生吧。”君陌说着,眼神有些飘忽。

  “那…我冒昧问一句,你多大了?”该不会是老油条吧…

  “今年应该有一万岁了吧。”他笑得云淡风轻。

  “一…一万岁?!”清婳惊得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那你为何还未修成仙?”

  难道是资质问题?不过,君陌的资质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我觉着…做妖挺好。仙规太麻烦了。”君陌一笑,十足的放荡不羁。

  “没想到我们的想法这么一致啊。”

  两人继续各种互损加玩笑,不知不觉间夜便深了。

  惊人的是,清婳居然吃完了三桶鱼。没错,就是清婳一个人吃的,君陌只吃了半条,便无论如何也不肯吃了。

  他倒要看看,这丫头吃不下去了怎么办。

  奈何…他委实小看了某人,清婳居然真的…吃完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君陌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发生扭曲…

  待到把三桶鱼都消灭殆尽,清婳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过这次不是醉的,是撑的。

  “嗝…君陌,我们回去吧。”摸摸圆滚滚的肚皮,清婳欲哭无泪。

  “你行么?”君陌看着她迟钝的动作,略显担忧地问道。

  “区区三桶鱼罢了,怎么难得倒我?”清婳豪气冲天地挥了挥手,心中早有一千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说起来,这死还是她自个儿作的。本来想整整君陌,未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算计了。而且,有苦也只能自个儿吞,太憋屈了!

  “区区?你口气倒不小。”君陌怎么会没看到她暗地里捂肚子的动作。

  真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蠢丫头。

  “夜色正好,我们在附近走走如何?也好消消食。”君陌询问。

  “额…你没吃错药吧?”君陌不就是想折磨她么?

  他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不顾她错愕的表情便扶着她,一步一步缓缓走着,像是在散步的样子。

  对于君陌突如其来的动作,清婳很是惊谔。

  两人靠得很近,君陌约莫高了清婳一个头的光景,而他身上散发出的幽兰香萦绕在清婳的鼻尖,煞是好闻。

  不得不说,君陌这狐狸,的确有够妖孽的。

  心弦一动,她突然有些惶恐,于是她试图推开君陌,道:“我又不是重病之人,你不用扶我了。”

  “夜色正浓。毕竟你这么瞎,我是怕你摔着了才屈尊扶你,你应该感到三生有幸才是。”君陌阻止了她的挣扎,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原本温馨的气氛,瞬间就被这句话破坏殆尽。

  瞎?!你全家都瞎!三生有幸?抱歉,姑奶奶不稀罕!

  “君陌。其实我一直很想对你说一句话。”清婳咬牙切齿道。

  )酷匠\网永,…久免费p看r小$!说

  “哦?”他挑眉,饶有兴趣的模样。

  “你…实在是我见过的…最没有无耻下限的人…”她一字一顿道。

  “哈哈哈…”君陌很有风度地大笑三声,“多谢夸奖。”

  。。。清婳真的想一头栽倒在此。

  约莫走了一刻钟,清婳才觉得不再那么难受了。

  和这变态靠得太近她总觉得心里不舒服,于是她停下来道:“好了,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你倒是没事了…不过我觉得…我们两个似乎都有事了…”君陌吊儿郎当道,面色却比以往凝重得多。

  “啥?”清婳不解。

  正在疑惑间,便听得一阵呼呼的风声,把树林里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起风本是平常,但那风中似乎夹杂着…煞气。而且,那煞气还很是重的模样。

  今晚都摊上些什么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