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我要的菜好了吗?”清婳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肚皮。怎么这么慢,她的杏仁酥都快吃完了!

  “姑娘,您稍等嘞!今日有些忙不过来,怠慢之处请见谅!”小二连忙跑过来招呼着,“姑娘稍安勿躁,菜马上就来!”

  “这样吧,你先给我上一壶梨花白来!”清婳丢给小二一锭金子。

  “好嘞好嘞!”小二两眼泛光,没想到丑得这样惨绝人寰的姑娘居然是个土豪!

  不一会儿,酒和菜都上齐了。方才还说忙呢,没想到这会子速度这么快。

  清婳鄙视地看了一眼酒杯,换了一个大碗,斟满酒后,依旧是豪爽地牛饮而尽。

  不远处,一位青衣男子看着这一幕,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唇。

  “这是酒吗?这是水啊!”清婳不满地嚷着,“小二,把你们这最烈的酒给我端来!”

  这么低级的酒,怎么能配得上她的高贵气质?

  “姑娘,梨花白入口虽甘甜,后劲却足得很。”一青衣男子走了过来,作了一揖,“在下青衣,不知可否有幸与姑娘同桌?”

  清婳抬头看了他一眼,瞬间就有了精神。又一个美得非人类的美男!

  这青衣人如其名,一袭青衣,平添几分温柔与风流。长发如墨,一双桃花眼端的是多情,高挺的鼻梁又有些坚毅的味道。整张脸浑然天成,实乃造物主的神奇造化!

  如果说君陌给人的感觉是邪魅妖孽,这位美男给人的感觉则是温润如玉。

  她清婳最近是走美男运了吗!

  “青衣公子,请坐。能与公子同桌,是小女子的荣幸。”清婳暗暗抹了一把口水,“我叫清婳,很高兴认识你。”

  毕竟是在人间,她总不能开口就调戏美男吧。于是她尽量笑得温柔大方,殊不知这样的表情在她这张惨不忍睹的脸上…简直就是令人作呕。

  难得青衣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坐下来斟酒。

  “清婳姑娘,梨花白这样的好酒,应该慢饮才是。”青衣为她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似姑娘那般喝法,伤身。”

  “这酒跟水一样…太淡了,逊毙了!”

  “梨花白清甜,也不刺喉,但后劲很是足。姑娘不要小看了这酒。”青衣执起酒杯,“在下先干为敬。”

  他的手可真是好看…不知道手感如何?清婳心想。

  “姑娘?”青衣探究地看着她。

  清婳面色一红,也学着执起酒杯,很淑女地品着。

  两人又要了几个菜,边吃边聊,很是愉快。

  结账的时候,清婳怎么也拗不过青衣,最终还是他付了账。

  清婳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欠下了人情债么?

  “青衣公子…你…你我就此…别过吧…小…小女子家中还有要事…不得在此久留…”清婳头有些晕,面色也是一片酡红,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果然,那梨花白的后劲吓人得很。

  “姑娘可是醉了?若不嫌弃,不如由在下送姑娘回家?”青衣略显担心地看着她,“毕竟你一个女子,一人在外终究是不太安全的。”

  “不用了不用了…青衣公子请…请放心…我一个人可以的…”清婳摇摇晃晃地出了清风楼,青衣不放心地跟在身后。

  清婳摇摇晃晃的,有些找不着北,刚出清风楼便跌了一跤,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青衣见状,也顾不上礼仪了,连忙上前扶着她。

  他的动作很是礼貌规矩,不该碰的一点也没碰,让清婳好感度再次上升。如果这个青衣不是一个凡人,那么她一定会很乐意和他做朋友的…毕竟人家有颜又有风度,不似君陌那般小气。只可惜…人妖疏途。

  “谁给你胆子碰她的?”想曹操曹操到,耳边竟突然响起了君陌的声音。似乎带着怒火,却仍旧该死的好听。

  果不其然,君陌立马就出现在两人面前。他的眼神对上青衣,很是不善。

  “抱歉,方才…”青衣正要解释。

  “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手的话,就快些滚。”君陌凉凉地瞥了青衣一眼,让人不寒而栗。

  青衣顿觉尴尬得很。

  “你来做什么?又发什么疯啊!是我叫青衣扶我的,碍着你什么事了!”清婳被这一闹,酒醒了一大半。于是挡在二人中间,而后对着青衣说:“抱歉,让公子见笑了。你请回吧,我一个人很安全…”

  “这…好吧,那清婳姑娘小心些。”青衣为难地看了清婳一眼,清婳随即对他绽开了笑颜,示意他放心。青衣会意,转身离开了。路过君陌身边时,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l看●正J*版v章C节h上}酷匠@?网F

  青衣一离开,君陌便拉着清婳就走,任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得。

  “喂,放开我!放开!”清婳对君陌不由分说的态度很是不爽。

  到了一处僻静无人的暗巷,君陌便施法带着清婳回了百岁山。

  百岁山,山鸡洞。

  直到到了清婳的房间,君陌才放开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