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陌…美男的名字,也像他的脸一样精致。不过,哼哼,撂下名字就把她这个救命恩人抛诸脑后了,去他大爷的!

  清婳很受伤,很生气。她还不知道美人儿的小脸摸起来手感如何呢!

  于是乎,把被子一把扯过来,打算蒙头大睡了。

  清婳还未睡着,便听到了脚步声。

  “睡成这样,你倒也不闷。”

  来人不是君陌,却又是谁?

  “你不是走了吗?”清婳闷声道。

  “呵呵,”君陌竟然笑了。他不过是去厨房取先前煨好的补汤罢了。

  没想到,这山鸡洞虽是妖精洞府,洞里的布置陈设却与凡间府邸并无二致,只是…委实乱了些。

  “只不过是去给你取归元汤而已。之前你输送真气遭到了反噬,而你又是为了救我,此等恩情,岂有不报之理?”

  “你若真要报恩,就每天给我摸三百遍吧!唔,每天想我三百遍也不是不可以……”清婳笑得猥琐加痞气。

  。。。

  “咳咳,”君陌忍不住清咳一声,“你还是先喝汤吧。”

  最好别说话…君陌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清婳喜滋滋地接过归元汤,豪爽地牛饮而尽。不过片刻,便觉得神清气爽,身体恢复了不说,似乎连功力都增长了不少…实在是太神奇了!

  “我说,这汤是什么做的?好生奇妙啊!”

  “嗯?不过是灵山的千年灵芝和天山的雪莲熬制的罢了,怎么?”

  一句话,让清婳又差点栽倒在地…

  不过是?罢了?他用这样云淡风轻的语气?靠,这样珍贵的灵药,他怎么到手的?竟然毫不犹豫地给她服用?她可以理解为是她的魅力太大么?好吧,刚才她竟然没有好好品尝一番…这样的圣药,在妖界也是极为罕见的。

  “额…君陌,我想冒昧问一下,你妈是谁?”清婳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

  “什么?”君陌对于清婳的逻辑是不太敢相信的。

  “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份?”肯定是什么牛叉闪闪的大人物吧…

  “你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吗?”君陌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额…好像是没有…”清婳吃瘪,但是,她一向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遂又问道:“对了,之前我给你输送真气,为什么好像遭到了反噬啊?”

  “你都不知道,我又如何知道?”君陌依旧很有美感地白了她一眼,“大抵…是你太蠢了吧…”

  “你!哼!”清婳没想到,这样美的美男居然这么毒舌。

  “那……你的真身是什么?”这个她真的挺好奇的。只怪自己学艺不精,看不透他的真身啊。

  “狐狸。你怕么?”君陌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她。

  清婳很有自知之明,自己那点功力,君陌肯定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身了。

  酷B匠z网正:O版:。首发=

  “我觉得,吃鸡的狐狸应该都是比较狡猾加猥琐的,我想,你一定是个好狐狸。”

  “算你识相。”君陌很受用地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小丫头,洗洗睡吧,天色不早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小…?”好吧,先不与他计较这个问题,不过…这个姿势是几个意思?

  “额,那个,君陌。你的意思是…要我出去吗…?”

  “不然你以为呢?”君陌挑眉望着她。

  “这可是我的房间啊!你让我出去睡是几个意思?”清婳几乎要破功了。

  “这样吧,我退一步,如果你不介意留下来与我一道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一下。”

  “什么?勉、为、其、难?!拜托,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吗?应该是你出去睡!”这厮简直厚颜无耻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按照凡人的传统美德,是你让我留在百岁山陪你的。所以,你是主,我是客。主人焉有怠慢客人之理?你不把你的房间让给我,我就会很不好受。我不好受了,兴许就离开了。”

  赤裸裸的威胁啊!

  “你说的好像真的挺是那么回事的,不过…咳咳,我难受…你忘了吗?我之前受伤了…”清婳决定为了自己的权益垂死挣扎一番。捂着胸口,试图激起某人的保护欲。

  “你忘了你方才饮了归元汤么?此刻,你只怕是比牛还壮吧…大战一百个回合都不是问题。”君陌怎能不知她的心思,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鄙视着她。

  “你…”清婳黔驴技穷,无语问苍天,只好愤愤地朝隔壁房间走去。

  出门之时,把房门猛地一踢。

  “哎哟…”泄愤不成,还被门槛欺负,太过分了!连她的房门也欺负她!好痛…呜呜…

  几乎是落荒而逃,清婳满腹怨念地进了隔壁房间,把房门摔得啪啪直响。

  君陌的心情似乎格外地好。

  而清婳只能看着乱糟糟的床铺痛哭流涕。太没面子了…她的脸都丢到东海去了!

  这是一个清婳的无眠之夜,而君陌,似乎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

  “小清婳,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清婳犹在睡梦中。快到天亮才把君陌诅咒完毕,这才睡着,她也委实不容易。

  “一大早的…叫春啊!”清婳睡意朦胧,这一声吼却是中气十足。

  “你不开门,我就进来了哦。”君陌用的是商量的语气,然而话音未落,人便已经推开房门大喇喇地走了进来。

  依旧是一身白衣,却没有束发,更添了几分慵懒,然而还是该死的好看。

  “这是我的闺房啊!拜托…我是女子,男女有别懂不懂?”清婳被这么一闹,哪里还睡得着,只好愤愤地坐起身来,对着君陌怒目而视。

  “这句话听着是有几分道理,但你不是一般的女子,所以这些小事,我想你也是不介意的。”君陌微微勾唇,看着她气闷的样子,万分轻松加愉快。

  “嗯,你说得对…本姑娘如此出尘绝艳,自然非一般女子可比。”清婳私以为君陌是在夸她的,一副很是受用的模样。

  。。。君陌无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