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得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清婳一看,那白衣男子已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喂,你没事吧?”清婳拍了拍他的脸。

  一丝反应也没有。

  *酷匠…网唯Q‘一正$&版,T)其他/r都是盗w版;^

  “糟糕!”清婳暗叫不好,赶紧把男子拖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床榻上。

  使了一个清洁术,便将男子身上的血迹除尽。

  “我也不是故意要看你的身子,我是为了救你。你别怪我啊!”清婳说着,心一横,便扒开了男子的衣衫。

  那细腻的肌肤看得清婳面红耳赤,只不过他的胸腹上四处都是伤口,深浅不一,有的还在渗血,看着狰狞可怖得很。好在,都没有伤在致命处。

  手下凝决,在那些伤口处拂过,所有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做妖做仙,也就这点好处,治疗外伤倒是容易。只不过,内伤便棘手了。

  清婳想来男子的内伤必定也很是严重,随即替他号了号脉。

  额…为什么自己什么也号不出来?难不成是因为见了美男心潮澎湃?

  令人郁闷的是,男子既没有魔气,又没有散发出仙息或是妖气,以至于她竟无法判断他是魔是妖,抑或是…仙。自古以来,仙妖不两立,可眼下,救人要紧。况且,这男子是什么品种,还未可知呢。

  “没办法,谁叫本姑娘心善呢。”清婳将男子的上身扶正,抚上他的后背便给他输送真气。

  她别无他法,号不出脉,唯有输送真气护住他的心脉,只不过这个法子可能会耗损她的妖力罢了。

  怪只怪…这位美男实在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不一会儿,清婳便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走了…眼皮子也越发沉重。

  “为了美男…坚持啊!”清婳紧皱眉头,额头上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正在这时,清婳竟觉得胸口一滞,连呼吸都有些不稳。

  按理来说,她输送真气给人也不过是耗损些妖力罢了,怎么如今居然觉得遭到了什么力量的阻挡和反噬…

  察觉到不对之后,清婳正要收回真气,冷不防眼前一黑,意识便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再醒来之时,已是暮色四合之际。

  “我这是怎么了?”清婳依稀记得自己是给美男输送真气然后没出息地晕了来着,再醒来的时候,竟然躺在了榻上,连被子都给盖好了。对了,他呢!糟了,他可是重伤在身啊!

  清婳猛然坐起,正要下榻寻找,却被一道清润如玉的嗓音阻止。

  “姑娘可是醒了?”

  清婳动作一滞,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张温润如玉的笑脸。凤眼微微上挑,带着几分笑意,煞是勾人。薄唇微勾,更添了几分魅惑,似温柔,似戏谑。面如冠玉,白衣倾城,真真是美得毫无挑剔。

  清婳猛然反应过来,这便是自己救回来的白衣男子…方才情急还未仔细察看,此刻一见,真真是美得惊天地泣鬼神呵!顿时觉得,自己活了千年,真是白活了。她一向自诩天下第一美鸡,如今竟觉得有些羞于见人…

  清婳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额…美男,哦不,这位公子,你…你好啊!”清婳舌头有些打结,约莫是还在懵懂中。毕竟,这样的美男,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清婳忍不住下了榻,想要去对美男进行各种人文关怀以提升自己的好感度。

  怎料天不遂人愿,脚下一个趔趄,竟直直地向地面倒去…

  这下糟了,自己的形象只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不料,一阵淡淡的幽香袭来,似是兰香,真真是销魂得紧。而清婳竟是直直倒入了某人的怀中。

  美男在怀,哦不,在美男怀,这滋味,委实销魂得紧。清婳忍不住轻轻蹭了蹭…

  “姑娘,可是在投怀送抱?”

  无比戏谑的声音,却该死的醉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