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我的意识缓缓清醒,睁开眼就看到表哥趴在我的床前睡得正香,扫视过他的脸庞,眼睛下出现了层层阴影,下巴上也出现了青涩的胡渣,他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疲倦。

  表哥是么?我认可你!

  我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从心底里认可了这位熟悉又陌生的表哥。

  “唔,诺诺你醒了”表哥揉揉发涩的眼睛,声音有些迷糊的道

  “嗯,表哥你睡会吧,我没事了。”我笑了笑,轻声劝道。

  “不用了,我睡的话会有人杀了我的”表哥不屑的撇了撇嘴,摆了摆手道。“那好吧”我掀开被子,下了床。

  “诶,诺诺你去哪里?”表哥一见我下了床,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结果“啪”的一声绊倒在床脚。

  “啊~”的一声大叫,表哥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搞得灰头土脸的。

  我一脸黑线的看着笨手笨脚的表哥,心想,他真的是一个天师么?

  呐,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之前他们告诉过我,就是这样。

  表哥一脸尴尬的爬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走到窗边,轻靠在栏杆上,扭头看着背后的风景:“表哥,可以和我说一下我们之间的故事么?”

  “诶?”表哥似乎很惊讶我会问他关于我们小时候的事,随即很是兴奋的道:“好啊。”

  “当年……”

  随着表哥的讲述,我似乎看到了儿时两个身影欢乐相逐,不由得扬起淡淡的笑意。

  “那个女鬼在楼门前设置了一个阵法,会使人永远的困在黑暗空间里,静静的等待死亡”

  “当时你陷入了那个空间,白大哥整天就像傻了一样呆坐在那里,将鬼气源源不断的渗透到阵法中,”

  “但在你消失后,仇艺霖也不见了,我们试图寻找却一直没有消息。”表哥有些不爽的道,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气人啊!

  “这样啊”我眉头微皱,思索道:“表哥是认为他消失和我有一定的联系么?”

  “嗯”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的确是这样,“当初将他带回来的时候我就怀疑他不是人类,但是却没有证据来证明。”

  “简单,我们去试验一下就好了”我眼睛放光,有些兴奋的道。

  自从我苏醒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里的好战分子仿佛也随之苏醒了,对冒险与未知的事物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激情。

  X酷H‘匠l网、…永eg久免'费*L看小√:说

  “实验?怎么个试验法?”表哥好奇的问我,这一刻,他那古灵精怪的表妹好像回来了。

  “嘿嘿,我们这样……”我靠近表哥,轻声耳语道。

  “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表哥不是很赞同我的想法,摇摇头道。

  “没事的,三天前你和玥离不是知道了么,我体内还有一股不逊色你们的力量,虽然我不会控制,但应该没问题的”我灿烂一笑,紧了紧小拳头,毫不在意的道。

  “这……”

  “让她去吧。”房间里的温度突然降了下来,玥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玥离,你来了。”我笑道。

  “嗯,身体没事了吧?”声音中夹杂着掩饰不住的关心。

  “我没事了,你看,生龙活虎的”为了防止他不信,还特意转了个圈给他看。

  诶?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他们身边性格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女生?爱撒娇,爱卖萌?和师傅在一起我不是这样的啊!

  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正在与脑海中某个身影渐渐重合……

  等到表哥给我讲完我们小时候的故事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淡淡的月光撒在窗台,呈现出银白,营造出安静的氛围。

  “很好,开始行动!”我看着远方建筑在月光下黑色的阴影,忍不住心情澎湃,兴奋的笑道。

  表哥从他一直不离身的背包里摸出一个罗盘来,粗略的扫了一眼道:“正西方,九百米,那里有一只百年的厉鬼拿来做实验正好。”

  “就它了”我火急火燎的冲出了病房门,飞奔到楼下,骑上电动车就跑。

  “额,这样真的好么……”表哥和玥离面面相觑

  “诶,病人呢?”一个护士小姐在门口i探头探脑的问道,刚刚她好像看到了病人从病房冲出去了。

  “额,她去厕所了……”天哪,自己都感觉这里有好牵强的说,表哥有些欲哭无泪的道。

  “可是……”她跑的方向明明不是厕所的方向啊,小护士持续迷茫中。

  表哥打着哈哈想把小护士骗走,可惜人家居然不上当,玥离看得有些烦躁,“呼”的一下,一阵鬼气划过,小护士应声而倒!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表哥不满的声音,这么漂亮的软妹子玥离这家伙居然不知道怜香惜玉,这样阴气入体,正常男人就算是没大碍也要病上几天,何况是一个小女生?

  玥离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她重要还是小野猫重要?”

  “当然是诺诺,但你也……”

  “那还废什么话?赶快去保护着小野猫,她要是受了伤你就等着吧!”玥离恶狠狠的道,一副要把表哥生吞的表情。

  “哦……”表哥郁闷的道,明明就是你同意诺诺去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噗,不得不说,表哥的表情真像是一个千年小受!!这哀怨的小眼神,啧啧。

  看着他那眼神玥离终于忍不住了,实体化后一个飞踢将表哥踹了出去,怒吼道:“小野猫若是有事你就别回来见我!”

  表哥忧伤的离开了,留下玥离一个鬼苦笑不已,这混蛋怎么跟黑无常一个样!

  我将车停在离目的地还有一百米的地方,装作不知所以的样子慢慢靠近了我今晚的目标。

  “桀桀桀”更黑暗的阴影中有什么东西正无声地笑着,贪婪,渴望“是先天灵体,哈哈,是先天灵体!劳资的美好未来就要来了!”

  这里地势偏僻,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呜呜的风声席卷着树叶,哗啦啦的响着……

  我若无其事的边走边哼着歌,一边小心的注视着周围。

  “怎么有点冷了啊?”我自言自语道,抬手搓了搓手臂。的确,这时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虽然我不怕,但是这低温还是使我汗毛根根树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毒殇如夜说:

  大家,再多一点支持啊!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