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次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他问我。

  我皱起眉,认真的思索着,有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响起“诺诺”“诺诺”“小野猫儿”……

  声音不停的盘旋……

  我和男子说:“我的名字……诺诺……应该……就是这个!”

  “诺诺……好,我以后就叫你诺诺,本尊名讳是百里清歌,以后喊我师傅就好。”男子,不,师傅说。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

  有了暂时居住的地方,几天后,我发现这个世界只有白天,并没有夜晚,无时无刻都是一片明亮。

  等到我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师傅开始教我修炼。

  “先天灵体的修炼不同于其他的修炼,最重要的一点是沟通天地,化世间的灵气为己用。灵气也分为很多种,而先天灵体只需要吸收其中的至阳与至阴之气,其他的修者一般是普通的阳气,而邪修则是普通的阴气,因为至阳与至阴之气太过霸道,他们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导致至阴与至阳之气无比充沛。我不知道你们的世界如何,反正这个世界是这样。”

  “至阳与至阴乃是相反的两种能量,若是没有正确的方法引导,即使是先天灵体也无法承受他们相冲所导致的反噬。”

  “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身体的底子打好。”

  然后,一年的时间,我都在重复着日复一日同样的必修课,练功,吐纳,温泉。

  一年后,我整个人仿佛蜕化的蝶,与一年前的我完全是天差地别。

  酷!#匠m3网永久d4免q费看小“a说/*

  浑身的皮肤光滑细腻,眼神也变得深邃,就像漩涡一般摄人心魄,浑身的气质就像蓄势待发的剑,隐隐带着锋芒,充满着跃跃欲试的欲望。

  但是对这个强迫过我拜师的师傅依然没什么好脸色,这也就养成了我沉默的性格,每每此次,师傅只能尴尬的摸摸鼻头,打个哈哈过去。

  这天,师傅将我叫到他的面前,说:“诺诺,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可以承受它了,将它完全炼化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师傅拿出一个锦盒,里面是颗碧绿的丹药,泛着点点莹光。

  “等到你将它完全吸收,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不吃,可以么?”出乎师傅的意料,我竟然不想获得力量。

  “为什么?”师傅眉头微皱,问我。

  “我……这些时间以来,脑海里一直有个熟悉的声音,告诉我只要做个平凡人就好,我竟然,不想违背他的意愿……所以……”我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迷茫

  师傅沉默了,许久,淡淡地说:“不想吃……就算了吧。但是你把这个带上,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服用,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足以保你性命。”

  “那……我怎么办?”我的内心不断的纠结着,吃的话违背了那人的意愿,不吃的话,又没办法回去,这该如何选择?

  “呵呵,诺诺啊,你现在是魂体,当然使用魂体的方式回去咯。”师傅又恢复了老顽童的性格,鬼畜一笑。

  手一挥,一个散发着淡淡金光的漩涡出现在我的面前,师傅说:“去吧。”

  “我去,你个老顽童,竟然又骗我!”在被漩涡吸进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找回了原先的自我,在分别之际,就像刚到来一样冲他怒吼道。

  “小丫头,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愿叫我一声师傅么?”师傅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充满玩味的道。不舍,长久的孤独寂寞以及苦涩全部被他压抑在心底。

  “师傅……保重……”第一次,我开口叫了他师傅,没想到,这一叫……就是永恒……

  再也看不清师傅的脸,看不清师傅那张布满泪痕的脸,更看不清师傅那张青春快速流失,转眼苍老的脸……

  “徒儿啊,此生有你接受老夫的衣钵,此生……无憾啊!这一抹残念……也该散去了……”师傅的身影缓缓化作金光,悄悄散尽……

  痛……深入骨髓的痛……痛到无法呼吸却依然清醒……

  身体被撕扯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残暴的撕碎……重组……视觉上的冲击远远超过了身体的疼痛……

  不知多久,意识终于模糊……

  “诺诺,你在哪?”

  “小野猫儿……该醒了……”耳边吵闹的声音使我缓缓清醒了过来,入目,依然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但是,在那黑暗之中居然出现了一抹白光。白光之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我却始终回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小野猫儿,你终于醒了,来,我带你回家!”熟悉的声音,仿佛听到过千万遍,这正是那一年中回响在我脑海里的一个声音。他向我伸出手,柔声道。

  “你……是谁?”嘴唇轻动,眼神迷蒙,不明所以却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握住黑暗中那一抹光亮……

  “跟我走,我告诉你我是谁!”充满诱惑的声音,他依然在微笑。

  我点点头。

  光芒围绕着我的全身,带着我向着光芒掠去。

  黑暗褪去,我落入一个冰凉的怀抱,却让我如此安心……

  我失神看着他微笑的侧脸,他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为什么在他怀里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小野猫儿,你知不知道,你整整在这个空间里沉睡了一年……每天我都在想你……想你的笑容,想你生气的样子……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了……”他在我耳旁低低地说道,似在轻喃,似在自语,但更多的,是在宣誓!环住我腰的手臂越圈越紧,好像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两人,再也不能分开……

  我就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小野猫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他发觉我不吭声,松开紧拥着我的胳膊,冰凉的双手捧住我的脸,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紧张的问。

  “我……认识你么?”我轻咬唇瓣,轻轻挣脱他的怀抱。

  “小野猫儿……”他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道。

  “我感觉你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你到底是谁,但是,我知道你好像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苦恼的晃了晃头,眉心死死的皱着。

  闻言,他放下了悬紧的心脏,微笑道:“没关系,只要你还记得我,你还相信我,这就够了,小野猫儿,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

  “你,谁说我爱你了!”我脸不禁有些烧红,恼羞成怒的道。

  “呵呵,小野猫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走吧,我带你回家!”重新抱住我,我们竟然不可思议的飞了起来,看着身下的楼房一座座的掠过,我开心的笑了起来,原来,飞就是这样的感觉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也许,爱上他不是一件坏事,既然他说我以前爱过他,那么,就让我尝试着重新去爱上他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