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常鬼畜的笑了一下,哼哼,想睡觉?你马上就要起来。“啪”的一声脆响,屏障撤去。

  果不其然,“映天,伊诺洗完了,你去洗洗再睡吧。”没错,就是我亲爱的老妈,他亲姨的声音。

  表哥应了一声,看到笑的奸诈的白无常,心中警铃大作,戒备的缓缓退出去白无常身影一闪,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问我想不想恶整一下我表哥。我毫不犹豫地说:“好啊。”于是,一人一鬼露出了阴险如恶魔般的微笑,嘀咕起来,不时相对点点头。

  表哥在浴室里放好热水,脱完衣服后便到了屏风后的浴缸里,哗啦啦的流水声不时传来。

  我向白无常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开始行动,他微笑一下,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浴室里,鬼气席卷起他所有的衣物和能够遮羞的东西就跑,留下白无常自己静静地伫立在门口。

  “大哥,我很郑重的告诉你啊,我是直的,不搞基!”表哥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他知道这股鬼气是属于白无常的,但他却不知道白无常用鬼气做了什么。

  3酷匠k%网u永3s久☆免4费a=看小LE说

  白无常一头黑线,嘴角微微抽搐,这死小子,幽幽道:“你想多了,我对男的没兴趣。”大手一挥,一个物体在他鬼气的包裹下落入了马桶内,阴阴一笑,退了出去。

  半晌,浴室里传来一声惊呼:“我的衣服呢!”我和白无常相视一笑,只见白无常轻轻一个响指,表哥的声音便被隔绝了,与此同时,被隔绝的还有那一声“我靠,你特么的别过来!”

  我挑眉向白无常询问到:“玥离,你怎么做到的?”他淡淡一笑:“很简单,一个小小的隔音术而已。”

  我担心的看向浴室的方向:“我表哥他……不会出事吧?”

  “放心,没问题的,只是在水里泡一晚而已”他无所谓的道,顺便在心底加了一句“还有女色鬼的骚扰而已。”

  我自然不知道他做的小手脚,打了个呵切,冲白无常摆摆手,道:“拜拜,我去睡觉了。”转身走向房间,不再看白无常那小的春风满面的脸。

  十五秒后,“玥离!你给我出去!”我咬牙切齿的盯着酥胸半露的白无常,此时他勾人的桃花眼正无辜的看着我,委屈道:“可是你让我去睡哪里么?”

  我的眼睛似要冒出火焰来,一个突然出现打乱我人生轨迹的鬼魂,居然堂而皇之的霸占了我的床?这特么的什么事啊?此刻我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在心底开始爆粗口。

  “反正你是鬼,随便缩到一个角落不就好了?”“咔咔”我磨牙的声音。

  “唔,你这么无情呢,好吧,我去墙角……”白无常轻轻嘟唇,漂亮的眸子似乎染上一层雾气,此刻他正哀怨的看着我。

  我在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被他的美色所诱惑,这是美男计,绝对不可以上当!

  玥离轻轻从床上下来,“刷啦”一声,一身白袍从身上滑落下来,然后……入目一片雪白……

  “啊~你个暴露狂!!”我被眼前这香艳的一幕惊呆了,等我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捂住了眼睛,背过身去,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天哪,好完美的身材!那诱人的八块腹肌……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暗暗撇嘴,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不可能啊!轻轻拾起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

  故意走到我身边,贴着我的耳畔轻语:“小野猫儿,你把我看光了,可要负责的。”鬼魂特有的冰凉气息在我的耳垂附近一直打转,害的我浑身轻颤不已。即使他实体化了,仍然模仿不了人类那温热的体温。

  “负责……负责个鬼啊?”我怒了,一直莫名其妙的鬼魂非得缠着我对他负责?天哪,我快疯了。鬼大哥,鬼大爷,鬼祖宗,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就是一个小女子,怎么对你负责啊??

  “对啊,我就是鬼啊!那就负责个鬼吧,其实我很好养的#¥#@%……”吧唧吧唧,白无常用事实证明了他真的很好养:“你看,我可以睡墙角的,一点也不碍事。”

  不对,他刚才说了什么?怎么把自己弄到墙角去了?

  我挑挑眉说:“你就是在我家赖着不走了是吧。”

  他点点头,老天,他其实更希望待在她床上不走了啊。

  “好,那你就睡墙脚吧。”我扬唇一笑。

  果然……

  白无常悲剧的把自己弄到了墙角,一步三回头的看向我,满身的哀伤,那小眼神儿……

  我强迫自己不去看他,爬上床,用被子蒙住脑袋,果断睡觉!

  呼,幸好自己穿的是睡衣,免去了在男鬼面前脱衣服的尴尬。

  半夜黑无常出现在房间里,一看白无常龟缩在角落里,顿时就乐了:“哈哈哈,七……七哥,你怎么混成这样了?咋?这小丫头还没拿下?”

  “是啊,她一直以为我扰乱了她的生活,巴不得我早点走呢。”白无常由雾态缓缓凝聚成人形,郁闷的看向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谢伊诺,任谁也没有想到,堂堂的白无常阁下为了讨一个人类女孩欢心而把自己发配到小角落。这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老八,我的魅力下降了么?”白无常疑惑的问黑无常黑无常绕着白无常转了几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没有啊!”

  “那为什么我都……那样了。这丫头还没有扑上来呢?”轻轻的嘀咕道。

  黑无常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嘿嘿一笑道:“七哥啊,你该不会沦落到投怀送抱了吧?”

  “边去,谁投怀送抱了?我只是……”白无常白了他一眼。

  “只是什么?”

  ……

  “没什么,我让你去查的怎么样了?”

  “嗯,”见白无常不想说,黑无常也不逼他,把他惹火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那女鬼就在那个学校,只不过是在一个密封的地下室里,那里应该就是她的老巢了。”

  “确切地点。”

  “在旧教学楼西方……”

  白无常记下地点,说:“好了,我知道了,这几天辛苦你了。对了,下次再回阴间,记得给我带来一份化生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