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然想起刚才小嫣对我说“不要再去教室了”莫非,那里有什么让她害怕的东西么?

  “小嫣,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咬紧唇瓣,毅然走向教室。

  身后轻轻传来一声幽叹“伊诺,我没想让你为我报仇的,我只想你,在她所制造的劫难中能活下去。”很快,被风吹散在空中。

  教室我用力的打开教室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严寒,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壮着胆子走进了教室。

  入目是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平时吵吵闹闹,活力四射的众人此时却像玩偶一样呆坐在那里,咧着嘴诡异的笑着。似是感应到生气,“咔咔”几声脆响,脖颈全部转向了我,而身体却是未动,所以就成了他们有些人脸转到了背后看着我的样子。他们铁青的脸色狰狞的笑着,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吓得我扭头就跑,可是门口却有一层薄膜挡住我的去路。无奈,我回头恐惧的看着他们。“咔吧咔吧”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指尖都将要触到我的脸颊,终于忍不住凄厉的尖叫了起来:“啊~救命啊啊~”

  酷匠:b网lJ永久、W免d@费z{看j-小$说

  忽然,一阵冰冷的气息弥漫在整个空间里,只见他们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瞬间停下了动作。

  “你这野猫还真是不让鬼省心,我刚离开一会,就将自己置身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一道无奈的声音响起,只感觉自己背后一凉,落入一个冰凉的怀抱里“啊~”突如其来的冰凉让我又是条件反射的尖叫一声。回头看去,却是梦里见过的白无常!看清他的脸后“啊~”的又是一声尖叫,白无常一脸无语的看着我。

  “小野猫,你可不可以不要叫了?”白无常抬起右手,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

  我尴尬的点点头。

  “抱紧我,我带你离开这是非之地。”他温柔道,但心底却是暗喜,实际上他拉着我的手完全可以离开,至于为什么非要我抱紧他,呵呵呵,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却没想呢么多,只以为这是必要的,乖巧的抱紧了他的腰身,暗光闪起,教室里失去了一人一鬼的身影。

  家中两个身影突然出现,赫然是我和白无常,我松开紧抱着他的手,跳开一米后,愤怒的瞪着他。

  他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轻佻的挑挑眉毛,道:“怎么?我救了你,不说声谢谢么?”

  “谢谢你?我谢谢你大爷啊!”我怒吼道,眼睛里似乎冒着火焰。

  “额”他愣了一下,“第一,我没大爷;第二,是我救得你,你谢我大爷做什么?”

  我烦躁的咬了咬嘴唇,问道:“你说,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小嫣为什么会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他微微的眨了眨眼睛,反问道:“你不知道?““废话,我怎么会知道?”

  “好吧,你坐下我慢慢讲给你听。”他优雅的坐到沙发上,一脸的舒适,我黑着脸坐到他的对面,听他娓娓道来。

  “先从你朋友的死开始吧。其实,她的死根本原因在你身上。或者说,所有事的根源都在你的身上。”

  “我身上?”我怔了一下。

  “对。”

  我沉默了,原来小嫣是因为我才死的,大家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小嫣……各位……我对不起你们!

  “你小时候是不是曾昏迷过整整三天三夜,然后突然就醒了过来?”

  “对。”

  “你的身体因为命格的原因,肉体和灵魂不契合,所以那次你灵魂离体了,但是却留下了一魂一魄在体内。当时亦是一个鬼节,你的魂魄沾染阴气后反而和你的肉体更加契合了。根据我调查的情况呢,按照现在的算法,你是在一个闰年的二月三十号出生的……”

  不待他说完,我就不屑的打断了他的话,讥讽的笑道:“闰年的二月只有二十九天,哪里来的三十号?”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就不听我说完呢?当时因为天地规则的变动,意外出现了三十号。““变动?什么变动?”我皱着眉问道,我自己的生日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就是二十九号的啊。

  “这事事关天机,我不能告诉你,会死鬼的。”他无奈的耸耸肩,苦笑道。“胆小鬼!”我不屑的切了一声。白无常翻了个白眼,心里暗想道“这能怪我胆小么?如果我告诉你了,不仅我要死,你也要死!”

  “还是听我继续说吧。在那一天出生的人属猫,天生的灵媒体质,是沟通阴阳的最好媒介,也是鬼物附体的最好道具。估计那女鬼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这么做的。”

  我激动的跳了起来,眼泪瞬间落下,呜咽道:“为什么?她完全可以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已泣不成声。

  白无常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用冰凉的手指为我擦去了眼泪:“小野猫,别哭,有我在。”声音轻轻柔柔却无端为我增添了支撑下去的勇气。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轻声问道:“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欠揍的扬了一下嘴角:“因为,你夺走了我的初吻啊,我如果不保护你,那谁来对我负责啊?”

  初吻……初吻……吻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梦,连忙问道:“难道是那个梦?”

  “梦?谁告诉你那是梦?”白无常一脸怪异,随即摇摇头道:“那是真的,我不是说过了么。你的灵魂沾染过阴气,所以能看到我们魂体是很正常的。”又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而且你还饮了我的鬼血,以后想看不见阴灵都难!”

  “额”我止住了眼泪,如果那不是梦,那……眼睛不受控制的飘向了他的胸口,当时好像……

  我偷偷的瞟向他,只见他眼神飘忽不定,苍白的俊脸上意外出现了一抹异样的红晕。

  我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纯情呢!

  “这就是人间所谓的‘被撩’了么”白无常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竟然这样就脸红了,不行,回头得向老八好好学习学习。嗯,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毒殇如夜说:

  唔,本少爷又在加班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