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谢伊诺,今年19岁,在A市的第一高中上学。七天前,收到妈妈的来信,告诉我爸爸因车祸去世了。

  那天上午,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瞬间感觉天塌了下来,陪伴了我十九年的父亲就这样……没了??我发疯似的跑出了学校,打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

  到家时,天已经临近傍晚。淡淡的阴影笼罩在身旁,夕阳的余热暖不热我悲伤的心。

  在门口,我呆呆的站着。家里已经布好了灵堂,入目,便是父亲的遗像,那瘦削的脸上浮现出的淡淡微笑似乎是在与这世界做最后的道别。妈妈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红肿的双眼向我诉说着它们主人的悲伤。我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魂魄,无力地摔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心疼到不能呼吸,泪腺似乎干涸,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转眼,七天过去了。今天是寒食节,亦称鬼节,更是父亲头七回魂的日子。因为妈妈身体的原因,不宜过度操劳,这几天的忙碌使她整个人又瘦了一圈,所以我请求母亲前去休息了,而我则留下来守灵。不知过了多久,本该守灵的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那是梦境,将我拉入一个玄虚的世界。

  “小诺,快,快让我藏起来!”爸爸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出现,慌不择路的闯了进来。此时的我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拖鞋正想回卧室,听到爸爸的声音我一怔,转身一脸迷茫的看着着急上火的父亲那诺大的身体居然藏进沙发小小的夹层里。

  还不待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一阵阴风袭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随即又是一个人影浮现出来,来人手里拿着一个棒子,一身白衣,还带着一顶高高尖尖的白帽子,上面写着“一见发财”。我狐疑的看着他,他却熟视无睹,嘴里不住的嘀咕着:“死老八,就一个游魂而已,自己弄丢了还要我上来捉,这货实在是太懒了。”

  手里的棒子不住地敲打着周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我屏住了呼吸,心脏砰砰乱跳,他是什么人?是来找什么的?莫非,是来找父亲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紧张的向沙发望了一眼,只见一抹白色悄悄往沙发里缩了一下。

  “簌簌”的一声轻响,但在这种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的环境中说无异于是十分刺耳的。

  “恩?”白衣人猛地一回头,目光如电的射向了沙发。我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止了,天哪。这还是人么?鲜红的舌头垂到了胸口,脸色苍白如纸,不过么,我定下心神仔细看了一下,这人,不,鬼,其实还是长得挺不错的,长眉入鬓,高挺精致的鼻梁,勾人的桃花眼此时闪烁着精光……当然,如果那长长的舌头能缩回去就更好了。

  不对,他发现爸爸了?惨了啊!

  白衣男人一步一踱的向沙发走去,静静站定,可是“簌簌”声却更显频繁。

  只听他朗声说道:“出来吧,我找到你了。本来你私自潜逃理应受罚,但念在你初为鬼魂,今天是你的回魂日,又是鬼节,所以本鬼差可以网开一面,免除你的刑罚,还不随本鬼差离开。”声音很清朗,没有想象之中的低哑与阴森。

  “不……不,我不想走,这里还有我的家人,我真的不想走,大人,你就放过我吧。”父亲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带有些许颤抖,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恐惧与无助。

  我忽然明了了,因为今天是父亲的回魂日,所以偷偷逃了出来,而那个人应该是个鬼差,看样子,莫非是白无常?我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

  白无常却是怒了,清朗的声线带有一线火气:“哼,人都死了,还贪恋人间的一切,快快随本鬼差离开?”

  哭丧棒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打向沙发。“啊~”一声惨叫,一声痛呼扯紧了我的心脏,这是父亲的哀鸣。

  只见一个淡淡的魂体冒着灰黑色的烟雾,表情很痛苦,他看向我的眸光中充满了恳求与光芒。

  白无常抬起的哭丧棒似乎带有吸力,父亲的魂体被扯得摇摇欲坠,但他依然看向我。

  “住手。”我低声道。这是我从这件荒谬的事发生后第一次开口,白无常十分惊愕的看向我,惊讶的道:“你能看见我?”

  不等他说完,我便想要挡在他与父亲之间,本想拦住他,却没想到绊倒了板凳,于是......悲剧了“啊,喂,唔......”“砰”地一声,我把他撞倒了?更离谱的是,我居然在扑倒他的那一瞬间,把他,把他给强吻了?天啊,这是我的初吻啊!

  我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死机状态。白无常被吓的舌头都缩了回去,浑身僵硬,满脑子就来回盘旋着一句话“我堂堂白无常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小丫头强吻了……强吻了……吻了……了”

  父亲在一旁也僵硬了……白无常大人居然会被强吻?还是被自己的女儿?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酷匠网唯“一7正W◇版,Z其}他都s,是%盗版

  就在我吻上的一瞬间,脑海里只遗留下一个念头“好凉……”

  气氛沉寂了五分钟,我手忙脚乱的从白无常的身上爬起来,满脸的狼狈,只剩他自己微张着苍白的嘴唇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我拍拍砰砰乱跳的胸口,安抚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对僵硬在一旁的父亲说:“爸,你快走啊。”

  “哦,我这就走。”父亲匆匆忙忙的离开,又回眸看了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白无常,轻轻的摇了摇头,白无常大人这回算是栽了。

  待老爸走后,我微皱着眉轻轻地走上前去,大着胆子踢了一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无常,“喂。”这货该不会被自己又给压死了吧?虽说自己已经算轻的了,但也有一百斤呢!呸,女生的体重是不能随便泄露滴!

  只见白无常动了,他轻轻地舔了舔唇瓣,回味着刚才的味道“恩,貌似味道还不错”,另一只手抚了抚胸口,苍白的俊脸上浮现一抹不正常却又清晰可见的红晕,刚刚……

  我一见他的动作,脸一红,也顾不得他是谁,一脚踹了过去:“流氓!”随机愤愤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客厅,不知何时,白无常消失不见……

  清晨,我在卧室里醒来,睡眼朦胧的自己在看清这里是自己的房间之后瞬间跳了起来。昨天,昨天我不是在客厅守灵么?怎么会在这里?

  急忙穿好衣服,冲向客厅,发现客厅的灵堂已经撤去,妈妈正在厨房做饭,我咬着唇瓣,走到了厨房,一脸纠结的问妈妈:“妈,昨天是你把我弄到卧室的么?”

  妈妈停止饭菜的动作,放下手里的锅铲,诧异的看着我:“没有啊,昨天不是你累了自己回去休息的么?”

  我震惊了,难道……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好像被卷入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内,我有预感,我的命运之轮在那一刻发生了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毒殇如夜说:

呐,本少爷是毒殇如夜,大家就叫我毒少好咯,希望大家可以关注无常,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