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空间之中,吕武再次来到这里。一朵九色金莲矗立其中。其中莲花程九种不同颜色,而莲叶、莲茎和莲花上的莲蓬都是金色。莲蓬之上有九个冒着各色灵气的莲孔,从莲孔中冒出的灵气化为九条栩栩如生的九条各色飞龙。飞龙有围绕着一枚漂浮在飞龙之上紫金色的莲子喷吐这各色灵气。

  突然,莲花从根部四分裂,花瓣花叶各自向四处飘去。一只巨大的手掌从虚无中突然伸出,一把将莲蓬和莲子握在手中,消失在空间之中。吕武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看见自己漂浮在空中,一座九色法阵围绕着自己。再看看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筑基进阶开光境了。

  而《兵帝决》同样悬浮在空中,一个三寸白发白须的小人坐在《兵帝决》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见自己醒来,对着自己道:“真是没用,居然栽在一个如此烂俗的圈套中之中。人家说吃一亏长一记,你以后再这样的话,恐怕无人救得了你了。人我已经将你捉住了,至于如何处置就看你自己了。是杀了了事,还是留着为奴,你看着办吧!”

  吕武看着被豆兵围着的罗红颜,心中也是十分仇恨。本来自己已经放其离去,没想到她却耍此奸计,在背后偷袭自己。吕武如果不是《兵帝决》中的小人相救,恐怕自己已经性命不保。对其之恨可谓是滔天只恨,又怎能再轻易的放过她呢?

  对着空中的三寸小人道:“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对于此女,晚辈决定收她为奴。用她来提醒晚辈,让晚辈时时记得人心险恶,对敌人不能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格言。”

  三寸小人抚着自己的胡须道:“老夫乃是这《兵帝决》之灵,你可以叫我兵灵。你对此女的处理,倒是让我多了几分满意。不过此女诡计多端,不得不防。正好我又以上古符篆之术,可以将其魂魄收如其中。我就将他炼成奴隶,以后供你差遣。”

  法阵之中的罗红颜,经过两天两夜的法阵不停攻击。早已灵力耗尽,浑身赤裸的躺在地上,就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突然法阵散去,看见身前的吕武不但完好无损,而且还突破了筑基境,进阶开光修为大进。一时间一股绝望涌上心头,手中的长剑向着自己脖子抹去。

  兵灵对着她一指,罗红颜手中的长剑立即化为灰烬。这时兵灵对着她道:“你不觉得自杀这样的事,对于你来说是否太容易了吗?既然你说过要认他为主,你的生死就不再自己手中了。如果他要你死,你不得不死。如果他要你活,你就的好好的活着。没有一点余地可将。”

  说着又是对着罗红颜一指,罗红颜的一魂一魄从体内飞了出来。兵灵手中飞去,兵灵手中一张符纸出现,三下五除二一个栩栩如生的罗红颜就出现在符纸之上。符纸上的罗红颜大口一张,就将这一魂一魄吞了进去。

  罗红颜惊恐万分的对着兵灵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将你的一魂一魄炼在了这符纸之中。如果你死去的话,你的其余魂魄同样会回到符纸之中,永世不得超生。所以你从现在开始,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有你的苦头吃。”兵灵道。

  “我跟你拼了!”罗红颜向着兵灵冲去。突然,灵符上传出电闪雷鸣,罗红颜的灵魂受到阵阵雷击。一股股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好一会儿,雷电才散去。罗红颜爬了起来,再也没有刚刚的狠厉。向吕武跪下,对着吕武低着头道:“主人,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主人饶了奴婢吧!”

  吕武看着跪在地上的罗红颜道:“起来吧,穿上衣服。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以后在外面不得提起今日所见之事。只要你听话,百年后我定会将魂魄还与你。如果有反抗之心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主人,”罗红颜穿上衣服,乖巧的站在吕武身后,再也不敢有半分违逆。

  这时兵灵见此事已了,化着一道灵光进入《兵帝决》中。无论吕武怎么呼唤,皆无动于衷。吕武翻开《兵帝决》,敌血可开四个大字中的敌血二字已经亮起,但仍然翻不开开光境的功法。如今吕武已经进阶开光,打开《兵帝决》便成了当务之急。但现在没有敌血,也只能无奈的将《兵帝决》合起。

  自己乾坤袋已经爆炸,对着罗红颜道:“将乾坤袋交出来,”

  罗红颜害怕受罚,立即将几个乾坤袋交出。其中两个是她们姐妹的,两个是喻太化二人得。余下还有几个之多,一猜就是她们以前抢夺过来的。吕武自然不会客气,一股脑的收入自己身上,只给罗红颜留了些必须之物。并对其道:“你先出去,在外面等我。记住,今日之事不得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将让你生不如死。”

  毕竟《兵帝决》重大,是吕武身上最珍贵宝物之一。如果传出去的话,怀璧其罪的道理谁都懂的。恐怕吕武将会生活在无尽的追杀之中,而且就算是交出宝物。的到的人同样不会放过他,所以吕武不得不再三提醒。

  罗红颜对着吕武道:“是,主人,奴婢记下了。”然后向着殿外走去。

  酷k匠网-$正版ZM首OV发e+

  这时殿中一直没有反应的雕像,突然再次化为女子对着吕武道:“恭喜恭喜,你如今人材两得,真是可喜可贺。”

  吕武对着雕像女子道:“前辈是在说风凉话吧!吕武险死还生,又有何喜。”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我可是由衷的恭喜你哦!”雕像女子道。

  “好!晚辈承你的情。晚辈还有一事相求,请前辈将定颜丹的丹方赐予晚辈。”

  “我要是不给呢?”雕像女子道。

  “那晚辈只有在这里等前辈再次化为雕像后,将前辈收走,在慢慢向前辈讨要。”吕武对着她道。

  “你敢!”雕像女子十分恼怒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