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武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杀了人,吓得昏死过去的少年了。刚刚二人可是不但要吕武交出宝物和乾坤袋,还要他自断双手的。既然仇已经结下,岂会轻易的放她离开。

  吕武击杀罗红玉之时,就已经防着她逃跑。已经将大殿中出口堵上了,罗红颜想要逃走的想法顿时落空。

  战场果然瞬息万变,刚刚还在被四人围攻的吕武。转眼间就从猎物变成了猎人,与两枚豆兵开始围攻罗红颜。

  “不要杀我!”半个时辰后,罗红颜在吕武和豆兵的围攻之下,不支的倒在了地上。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奉你为主,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了,我不想死。”罗红颜哭着祈求道。

  “哎!你走吧!”吕武毕竟生性善良,收起豆兵放罗红颜离去。并未要其留下乾坤袋什么的。

  罗红颜没想到他会如此容易就放她离去,心中突生一计道:“谢公子不杀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就这身子还算干净,今日就交于公子吧!”说着将自己衣服退下,赤裸的站在吕武面前。

  对于未经人事的吕武来说,心中不是没有邪念。只是从小跟阳氏长大的吕武,首先想到的是非礼无视。马上转过身去道:“姑娘还是自重的好。”不敢转过头来。

  罗红颜做这些,不过是想与吕武欢好之时偷袭吕武。哪知吕武如此,不过也不妨碍她心中奸计。手中握着一枚符宝,一枚银针从符纸中飞出,飞快的向吕武后背心扎去。吕武因为是背对着她,哪知道她赤身裸体的还能出如此狠招。飞针嗖的一声扎入吕武后背心,一进入吕武身体就开始飞快的破坏着吕武浑身的经脉。并一路向着丹田而去,入果飞针进入丹田,就算吕武不死,也会修为全无变为废人。

  吕武知道上当已经为时已晚,转过身看着赤裸的罗红颜,心中悔恨万分。为什么自己要心软,没有一剑杀了她。如今中了她的奸计,恐怕性命将会不保。一阵剧痛从身体中传出,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罗红玉捡起地上的长剑,一步步向吕武走去。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笑到最后的居然是我!宝物是属于我的了!”她笑声里透着得意的疯狂,完全忘记了自己什么也没穿,还是赤身裸体的。她满脸狰狞的举起手中的长剑,只要一剑下去,吕武就将身首异处。

  就在这时,吕武身上的乾坤袋,突然飞起漂浮于空中爆炸开来。将罗红颜炸的连连后退,一时间呆立当场。一本古朴的典籍从中飞了起来,向着死去多时的罗红玉飞去,将其身上还流着未干的鲜血一吸而尽。然后一股更大的吸力从古籍中传出,罗红玉的尸体瞬间干僻下去。最后化为灰烬,飘散空中。

  这是书中一声苍老的声音传出:“哎还是太善良啊!希望这一劫之后,你能真正的成长起来。”一个三寸小人从书中走了出来,白须白发,脸部一片朦胧,无人能看清其长相如何。

  三寸小人对着吕武身体一指,一阵九色灵气从吕武体内传出。并眨眼之间化为一座九色法阵,将吕武托在空中。昏睡中的吕武自主的坐了起来,盘膝修炼起来。一股股九色灵气从其体内冒出源源不断的进入法阵之中,吕武身上先是满头是汗,然后更是冒气一股股白烟。半柱香后,一枚银针从吕武体内飞出,向着空中的符纸飞去。刚一接触符纸,便连着符纸一块然了起来。

  远在万里外的安岳派,掌门住处安岳派掌门正在闭关之中。突然他祭炼已达数百年的一枚银色上品飞针法宝,不受控制的从其体内飞出。并几番闪动后,突然自爆。

  上品法宝自爆的威力可想而知,安岳派掌门奄奄一息的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望着自己住所附近的上百间倒塌的房屋,和死伤的弟子。对着从天而降的横祸,简直欲哭无泪。

  古庸皇陵中,吕武盘腿继续修炼,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在旁边的罗红颜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后,连衣服也不穿,赤身裸体的向殿外逃去。

  $酷q匠网永&G久AS免+费-V看小Y^说

  这时三寸小人看向她道:“想逃没那么容易,我好像听你说过愿意认他为主。我看你还是留在这里,等他醒来再说吧!”

  说完吕武体内五枚透明小豆飞出,向罗红颜飞去。化为一座法阵将其困在其中,无论罗红颜怎么攻击都无济于事。

  同一时间,千里之外的一座皇陵中。一身白衣的凤玲珑将两位黄衣男子斩在剑下,取走皇陵中一剑中品法宝扬长而去。

  另一片山谷中,鲍小米正在与一只五米高的黑熊凶兽激战。一支箭矢突然从黑熊后背射入,黑熊倒地身亡。鲍小小笑吟吟的站在黑熊身后看着鲍小米。小米跑过去一把抱住她道:“姐终于找到你了!”两人因为双胞胎的缘故,心有灵犀,倒是在皇陵中最先相遇了。

  再说开光七子,刚刚从千足蜈蚣的包围中逃出,又闯进了一群毒蜂的包围之中。七人腿上的铁链还来不及解开,再次拖着受伤的老七,飞快的向前逃去。

  而最倒霉的小胖子,这次可更惨了。裂风鸟在追了他五天之后。天边另一只体型更大的裂风鸟出现了,两鸟明显就是夫妻。对付一只已经十分困难的小胖子,只能想尽办法的四处逃跑。连家族给他的几件保命之物,也用的差不多了,但还是在二鸟的追击之下。更让小胖子想骂娘的是,刚开始二鸟都是一起追的,至少可以晚上休息,白天逃跑。但现在变成了白天一只追他,另一只休息。晚上另一只起来追他,吕武在二鸟的追击之下,几近崩溃。却任然舍不得将裂风鸟的鸟蛋还给人家,任然带着鸟蛋四处逃奔。

  古庸皇陵中,四处都在战斗。有人得到宝物,有人实力打进。有人身受重伤,有人陨落而去。说是处处艰险也不为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