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武连的灵髓,怎么会就此离去呢?再一次走向了四壁的灵石,手刚一触碰到灵石,四声更加威猛的兽吼响起。这次一下子出现了四只幽冥三头豹,其体形比刚才的四只足足打了四倍有余。而且中间的头颅上出现了一个小小鼓起之物,仿佛一只未长出的犄角。其实力更是达到了前两只的数倍有余。

  虽然吕武进阶筑基后期后,同样实力大进。但毕竟境界未稳,同时要对付四只幽冥三头豹也让其感到十分吃力了。激战持续到三个时辰后,吕武才联合三枚豆兵将其击碎。虽然没有使出杀手锏九龙紫薇剑,但也付出了一番代价。而三粒豆兵更是在击碎冥豹之后,更是灵力耗尽,化为三粒豆子回到吕武手中。

  吕武再次得到四枚灵髓之后,不敢再试。毕竟宝物再好,也要有命享受才行。只好走向传送出口,这次墓道中的水变得更深,足够没过吕武胸口之处了。而且水流十分湍急,墓道也变的更加的长。吕武敢肯定,这座墓是建在了河底。足足一个时辰,吕武才看到了传送法阵。

  吕武穿过法阵,眼前的景色让吕武称奇不已。一座美轮美奂的水晶宫殿出现在吕武眼前,四周的水晶墙壁上,镶嵌着各色宝石。此时吕武就身在其水晶宫殿之中,殿顶和地面同样是用水晶铸成。透明的宫殿外是一片纯净的河水,其中成群的鱼儿在四周欢快的嬉戏。吕武仿佛进入了上古传说中的龙宫世界,果然不出吕武所料,皇陵是建在河底之中。

  宫殿中央,是一座身穿战袍女子的蓝色宝石雕像,英姿飒爽的矗立其中。栩栩如生,仿佛一不留神就会醒来似的。吕武看着雕像的五官,却有一种是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何处见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正在出神之时,“哎!”的一声叹息突然从雕像女子口中传出。

  吕武心中一惊,雕像怎么会发出叹息之声呢?但殿中除了雕像就只剩他一人而已,并无其他之人。心中更加好奇起来,不由得更加靠近雕像想要看个究竟。

  “小辈,你不觉得这样看着一位女子,十分无礼吗?”雕像再次发出声音,然后一阵灵光之后,化为一身穿战袍的美丽女子站在吕武面前。吕武终于想起此女像谁了,此女与当日主持拍卖之人祁连心十分相似。声音更是一模一样,皆是十分清脆。

  吕武见雕像女子仿佛生气,忙赔礼道:“晚辈并无冒犯之意,只是见前辈与我相识的一位祁家前辈有几分相似。便多看了几眼,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你所说之人,可叫祁连心?”女子听后立即问道。

  “前辈认识此人?”吕武心中更加好奇起来。

  “三百年前,我见过她一面,那次她与庸家的一个小辈一同来过此处。我见她与我有几分相似,便赐了她几枚定颜丹,你所见之人应该是她了!”女子慢慢悠悠的道。

  吕武听后暗暗称奇,只以为祁连心虽是金丹中期,应该年龄不大才是。可如今一听,此女三百年前就来过此处。原来是服用定颜丹,不免对定颜丹向往起来。阳氏这些年,为自己操心,尽心尽力的养育自己,指点自己修炼。其面容已出现几分苍老,对与任何女子而言,容颜都十分重要。若能讨要几粒送给母亲,母亲定会异常高兴。但吕武与雕像女子初次相遇,却又不好开口,只能与其继续闲聊起来。

  “晚辈有些事不明白,前辈可是这皇陵的主人,如果是的话前辈以陨落数千年之久,为何还会出现在此处呢?”吕武道。

  “这些年来到此处之人,皆离不开这两个问题。我就再说一次吧,我叫祁凤云,本来是一代庸皇之妃。而我祁氏一族乃是历代庸皇后族,但因当年的一些原因而登基庸皇之位。”雕像女子道。

  “而至于我为什在此处,就要从修士结婴说起了。修士在进入元婴期时,生命会得到一次剧烈的进化。除了金丹会化为元婴外,灵识也会脱变为神识。而神识与灵识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离开修士后只要神识之力不曾耗尽,就不会消失而继续存在。当年我本体就将一份神识留在了这雕像中,这雕像所用石材又是可以孕养神识的蕴神蓝晶,所以我才能保存至今。

  还有,谁说我已经陨落了?当年我进阶元婴之后,便将皇位传与后人。独自在大陆四方游历,寻找机缘。当我再次进阶之后,便离开了这片大陆,去了更高为面修炼了。”

  “前辈是说,我们这片大陆之外,还有其他大陆?”吕武道。

  女子听后,不写的道:“这有什么好好奇的,我们这片大陆虽然也算广浩无边。但因为上古的一场大战,将天道打乱。所以天道不全,修炼资源也就十分贫乏。尤其是这片地域,因为身处大陆边缘,资源就更加有限了。所以修士一旦结婴之后,任留在此处的话,都将难以寸进。所以一般修士结婴之后,都会各自离去。去大陆中心寻求资源,以求再次进阶。而元婴期之后,便是出窍期,出窍圆满之后,抬手间皆能移山填海,大陆自然会排斥其人,所以一般修士只好离开大陆,向更加高级的大陆而去。”

  吕武听后明白过来,原来这片大陆上最多只有出窍高手,是因为他们去了别的大陆。

  酷$J匠:网((永久‘免☆费V看小5、说$@

  吕武又道:“难道说,这皇陵中所有的前辈都是因为修为高深,离开了庸国,而并非陨落?”

  “世上哪有如此多高手,大多数不到元婴境就陨落了。只有极少数进阶元婴,但还是陨落在这里了。而离开这片大陆的,恐怕不超过五人吧。其中还包括祖陵中的两位老祖。”女子叹息的道。

  吕武心中不免感叹万千,天道是如此的残酷,修炼是多么的不易?古庸国上万年的历史,修炼到出窍期离开大陆的也才五人而已。逆天修炼,又岂是九死一生能够形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