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庸城外,七个黑衣男子风尘仆仆的赶来。如果对京城有所了解之人一定会认得他们就是田家大名鼎鼎的‘开光七子’,七人常常同时出现。只有田家重要任务之时,这七人才会出动,七人皆是心狠手辣之辈,曾经一夜间血洗数座村庄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不留。这次也让几人凶名远播,这次来上庸城不知道为何而来,庸国旧族忙有人将几位迎了进去。

  “什么?这七个杀神也要进入皇陵,不行!进入之人大多是非富即贵的年轻才俊,如在皇陵中死伤太多,我庸国旧族恐怕不好对天下人交代。”庸烈道。

  “可是我们不让其进入的话,又破坏了我们自己定下的规矩,而且他们答应绝不在里边乱杀无辜。”祁连心道。

  “什么叫无辜,难道由他们说了算吗?哼!我就不让他们进,他田家能拿我怎样?”庸烈人如其名,生性本就火爆脾气。如今开光七子要进入皇陵,恐怕就是自家子弟也难免会遇难,他又怎样会答应。

  “可是我们又不能将田家得罪的太死,你应该记得你自己是庸国旧族的大长老,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生闯楚国的庸家少主了。而且他们说他们在其中杀人绝不超过五个,多杀一个,他们就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命来还我,我才答应他们的。”祁连心看着与自己为了家族奋斗了几百年的老伙伴,也是心中感慨万千。

  Y酷匠网;!唯}w一正4(版、¤,其b他都y√是{%盗版

  “好吧!既然你已答应,我也无话可是,只杀五个。哼!他们以为我皇陵中是他们的屠宰场吗?他想杀多少就杀多杀,你派人通知子武等孩子,这几人十有八九是冲着他们去的。”庸烈道,说完生气的离开。

  经过四十九天的祭炼,吕武终于炼成了他期盼已久的撒豆成兵。他给其取了个十分贴切的名字‘豆兵’,现在吕武正口念咒语,将豆兵撒出。三颗豆子落地后,马上腾起一片强光,然后化为三个穿着盔甲的将军。一人手持巨盾,一人手持长戈,最后一人手持强弓利箭。开始在院中演练起来,三人功放兼备,远近有致。三人犹如一体般的配合,就算是吕武也感觉天衣无缝。都兵演练的正是《冰帝传》中的三才阵,吕武暗暗估计,这豆兵三人大楷都有自己三成的实力。再加上阵法的配合,恐怕实力还要超过自己的本身实力。倘若是现在遇到田虎,光这套阵法就能轻易取胜了。自己这次炼成了豆兵三才阵,实力一下子翻了一番,吕武对接下来的皇陵试炼又多了几分信心。

  接下来吕武又将法术,剑法一一练习一次,经过这些天的修炼,吕武不但将几个五行法术修炼完毕。而且分火术还修炼到大成境界。飞剑就要难修炼的多,吕武只是勉强又掌握了一式。这时吕武离开房间,走了出去。

  小胖子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道:“你终于出来了,真是个修炼狂人。一修炼就是一个多月不出门,也就你这种资质了,要是我又你一半的努力。什么华国青年一代第一人,不!华国第一高手,都已经不在话下了。”

  小米听见小胖子吹牛,马上道:“你已经是华国第一高手了,何必那么谦虚呢?”

  “还是小米有眼光,我的心已经是华国第一了!”小胖子厚颜的得意着道。

  “你吹牛是华国第一还差不多,这几天还没让洋洋收拾够吗?”小米道。

  小胖子被当面揭穿,脸上的得意马上收了起来,扯开了话题道:“在你修炼的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其中两件你必须知道,第一件就是你们吕家的天才少女吕洋成功进阶辟谷境了。她成功的超越了我这位天才,不过我会尽快赶上并超越的。而她当然就不能与我们参加试炼了,我们进入皇陵的队伍又少了一人。另外这件事你却要注意了,田家的开光七子来了,他们以不乱杀无辜的代价,换取了进入皇陵的机会。十有八九是冲着你来的,所以你应该有个准备。”

  “你还没说你被洋洋收拾的原因呢!”小米却不肯就此放过小胖子。

  原来小胖子这人,经常调笑几个女孩,几个女孩也不跟他计较。毕竟大家都是朋友,但吕洋在进阶之后,故意瞒着他不告诉他,然后找他切磋,结果肯定是一顿悲催的挨打了。好几天他看见吕洋都是躲着走,害怕吕洋再找他切磋。几个女孩七嘴八舌的讲完,吕武也是无奈的大笑。

  小胖子红着脸道:“只是一不小心,一不小心让她侥幸德胜。怎么能说我调戏你们呢?这不是在长辈面前诋毁我吗?小叔你说是不。我决定,我这一生非吕洋不娶了。”

  吕武对位损友实在无奈,只好道:“试炼就要开始了,我们出去买点东西,为试炼做好准备吧!”几人一起出去,大街上人少了许多,拍卖会结束后,许多人都相继离去了。但在城中的商家却并未离去,城中任然十分热闹。几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倒也其乐融融。傍晚时,几人相约去城南的秋月湖游玩,吕武几人到时已经晓月初上。那湖不大,却如同一轮秋天的弯月,镶嵌在群山之间。恰值初秋,微微的晚风送上几许凉爽,岸边的几株柳树垂着细细的柳枝倒映在湖面上。几声蝉鸣,几声蛙叫。湖中任在盛开的荷花,天空中的那轮弯月映在如弯月般的湖中,更是添了几分诗意。让几人久久不愿归去,便找来一些柴枝在湖边点起篝火,彻夜长谈。直到天将拂晓才离去,回到城中。

  当他们走后,一白衣女子走了出来,拍去身上的尘土喃喃的道:“师傅为何非要让我杀了他,他不过才筑基而已,又能对宗派的大业产生多大影响?还有为什么选择跟田家合作,那田家之人不是好色之徒,就是杀人的变态。如果我的话,我宁愿选择跟他们合作,至少处起来没那么讨厌。算了,又白白跟踪了一个晚上,下次遇见我一定会下手,杀了他的。哎为什么我最近老是梦见他呢?我下次真的会杀了他吗?”此女正是当日的凤玲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