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灵石,老夫乃是京城田家炼丹供奉,请这位道友给老夫一个面子,老夫将感激不尽!”这时那与吕武竞价之人傲慢的声音响起。

  “田家的脸很大吗?我出十五万。”吕武还未开口,鲍小米却讽刺着开口了。

  “你……好……不知道你敢留下姓名不!”

  '最◇新“章9B节‘上gn酷匠e网i

  “鲍小米、鲍小小,不知道够吗?”

  “齐子苏!如何?”

  “如此热闹我吕家也来凑一下如何?”

  老者听后,知道自己算踢到铁板上了,这几人在京城都是大家族的核心子弟。而自己最多是个田家炼丹的供奉,而且这次来并不是为了拍卖而来,而是受田子完之托,来买回哪枚被田虎丢掉的符宝的。符宝这东西在炼制时会对法宝产生一定的损伤,但只要在符宝能量还未用完之前将其与法宝一起从新祭炼一番。让能量回到法宝之中,虽不能让法宝全部恢复但也能恢复个六成。而这枚符宝只是在当时用过一次,里面能量还十分充足,如果将其与血云剑从新祭炼一番,血云剑至少恢复八成还多。田家肯定不会放弃这田家唯一的后天法宝,所以才托其来这边买回。谁知道自己见八极豆后,一时兴起却暴露了身份不说,恰好得罪的刚好是吕武几人,不免心中郁闷万分。

  “好,既然是几位公子、小姐老夫只能忍痛割爱了!”老者无奈的道。

  吕武几人都痛恨田家,也不理他。不一会就有侍女将其八极豆送了过来,吕武取出十五万灵石交给侍女,侍女却道:“公子不必给这么多,我家主人说只收十万就行,并邀公子等人在拍卖会散后到府中一述!”说完向大家一礼后退去。

  吕武等人十分不解,明明他们已经叫了十五万灵石,古庸国旧族却只收十万。看来只有等见到庸国旧族才能问清情况了。

  拍卖会在进行两天后才接近尾声,场上也开始拍卖最后的压轴之物。

  “下面就是我们最后的压轴之物,我们这次的压轴之物一共有三样,第一样就是四品丹药‘天心丹’。大家都只道,天心丹是进阶金丹境最好的辅助灵药之一,它可以在进阶金丹境时让修士守住灵台,不受心魔影响。这次我们这枚天心丹的起拍价是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现在竞价开始。”祁连心话音一落,下面的竞价马上此起彼伏,最后以八十五万成交,被一大宗派禹姓少主购去。虽然倍数不是很高,但要知道进百万的灵石也只有大家族和大宗派能够拿出,至于小家族足以让其倾尽所有。

  “好!首先我们要恭喜禹少主拍的这次的天心丹,少主得到天心丹离金丹境又近了不少,同时连心在这里祝愿少主早日结丹。下面是我们这次拍卖会的第二件压轴宝物‘火鸢剑’,此剑乃用火鸢之灵炼成的上品火属性飞剑法宝,上品法宝的珍贵我想就不用连心在这里赘述了,大家对其的价值相信也会比连心熟悉。这柄飞剑的起价是一百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灵石,希望大家踊跃出价。”祁连心在说到此物时也激动万分,此物拍成功后足够庸国旧族几年开销了。

  有人开始还价,当涨到一百五十万灵石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吕林出价了:“两百万灵石!”顿时下面鸦雀无声,吕林正好是火灵根,而他在结丹后还未祭炼本命法宝,所以便以绝对优势的价格拍下此剑。当侍女送来飞剑时,一向严肃的吕林也显出了少年本性,喜滋滋的接了过来,还给了三千灵石给侍女做小费,侍女自然是千恩万谢的离去。

  “现在是我们最后一件拍品,此物就是这次试炼地的地图。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庸国旧族以传承不下万年,而皇陵试炼也举办了上百次了,这副地图中大多是当年进入的前辈所绘。我庸国旧族经历数千年整理而成,这次我们将售出十份之多,如果想在试炼中有所获的道友请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地图的起价为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好了现在竞拍开始。”祁连心道。

  一时间场面再次出现了火热,当小胖子就要竞价时吕武却拦住了他道:“算了,这明显就是一鸡肋,如果真有宝物,庸国旧族也不会拿出拍卖了。我敢肯定这地图中大多数地方都已经被他们探索完了,就算有宝物也已被他们所得,我们何必花那冤枉钱。”

  小米道:“嗯这次吕木头倒是不笨了,我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虽然吕武等人没有竞拍,但竞拍之人却任然十分火热,最后以每本均价二十万灵石拍出。吕武估计仅这次拍卖会就够庸国旧族十年花销了,而这样的盛会每三十年就要举办一次,难怪庸国旧族虽灭国数千年不倒了。

  拍卖会结束后,吕武等人刚步出会场,立即就有庸国旧族所派的马车将其接往庸府。庸烈等人早就等在此处,一副对几人有所求的样子,众人分宾主坐下后。

  吕武对今天拍卖会的事猜测不定,立即对着庸烈道:“不知前辈叫晚辈等人来,有何事相商,如晚辈办的到的绝不推辞。只是前辈今日无辜少收子武五万灵石,让晚辈十分惶恐,晚辈受之有愧。”

  “子武不必怀疑,因为另外的五万已经有人替你负过了。”庸烈道。

  “不知此人是谁?吕武还要当面谢过才是。”吕武道。

  这时从内堂走出一穿月白道袍的中年修士,对着众人抱拳道:“贫道丹仪子,曾在九华山丹灵派修行,现暂居田氏炼丹供奉一职,今日见到诸位荣幸之至。还望以后诸位多多照顾。”

  “你是田家之人,我们本是仇家,为何帮我付灵石?难道有什么意图?吕武道。

  “王爷所问确是,只是今日贫道确实是有求于王爷。今日有不小心让王爷多出五万灵石,贫道十分惶恐,所以便擅自做主将这五万为王爷补上,希望王爷不要怪罪才是!”丹仪子立刻恭敬的回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送礼人,再说他只是田家供奉,谈不上仇不仇的了。吕武生性平淡也只有对着其道:“不知先生所求何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