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V匠…网ga唯?一Z正/版,其8a他都eS是D~盗版^

  小剑在吕武手中散发出比田虎手中符宝强大数倍的灵压,此剑便是刚练成不久的法宝‘九龙紫薇剑’,但吕武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马上心念一动灵压内敛到只有极品灵器之威,田虎见此先是一愣,然后大笑的道:“装神弄鬼,一把灵器也想跟我的符宝争辉,看招。”说着继续催动起来。当催动到极点时,符宝中的‘血云剑’突然飞出向吕武飞来,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吕武手持小剑,口念咒语。丹田中的灵力不要命似的涌入‘九龙紫薇剑中’,小剑在灵力灌注之下灵力反倒越来越内敛,最后竟消失在众人眼前。这时吕武迎着破空而来的‘血云剑’大吼道:“随心剑,剑随心动!破万法!”

  “穿心剑,穿心而过!敌不留”

  小剑只在空中出现了两次,一次是与‘血云剑’相碰之时,‘血云剑’与其同时溃散。第二次更快,人们只看见其从田虎心口而入,背心而出。然后迅速的消失,回到吕武神识之中。

  这时田虎,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口,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然后抬起手指着吕武道:“你……怎么可能?我……”话还没说完,气息却渐渐消失,一命呜呼。

  场中之人大多还在震撼之中,一些刚刚还在拍田虎马屁,而得罪吕武的人更是禁若寒在。纷纷赶紧退去。这时吕武走到场中,收起哪枚已经灵力内敛的符宝和田虎的乾坤袋就要离去。

  这时,一声大叫从远处传来:“小子,你如此之小就如此心狠手辣,看来留你不得!”只见一灰发老者从远处冲了出来,朝吕武攻去。

  这时吕林也到了吕武跟前,出手拦住老者道:“阁下认为我吕家无人吗?”老者被拦,几次想要突破吕林,攻击吕武都未能达成,只好退去。老者正是当天与田虎争执的田虎师傅,此人不但是田虎的师傅,而且还是田家派给田虎的守护者,只因当天田虎对其不敬,正在生气之中,今日才未来场中。本想最多田虎吃些小亏,至少会赢。虽然田虎受伤,自己免不了一顿责罚,但因为田虎对其的不敬,心中不免起了让田虎吃些亏的报复之心。他哪想到田虎会输,而且几乎是被碾压,武技被碾压、比法术又被碾压、当听到田虎比法术被碾压时已经知道情况超出了自己能承担的范围,便立即敢来阻止。哪知赶到之时,看到的却是田虎连田子完给他的符宝也用上了,却任然被击杀。心中知道这次自己大祸临头了,恐怕田子完一旦发怒,自己性命将不保。心想也许击杀吕武或许会得到田子完原谅,便疯狂向吕武攻来。

  哪知吕家也早有准备,派了很少在京城露面的吕林在暗处保护吕武。知道今日难以击杀吕武,回去后又性命难保,不由得悲从心来,便取出法宝要与吕林拼命。吕林从小随父亲在南疆长大,久经沙场又何时怕过战斗,同样取出法宝迎向老者。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时,躲在暗处的古庸国旧族终于坐不住了。一白衣白发老头站了出来拦下两人道:“二位道友远道而来,我庸国旧族多有招呼不周,老夫庸烈在这里先赔个不是。但两位都是金丹高手,一旦在城中战斗必然会对我上庸城的这次盛会有所影响,还请两位暂且停下私人恩怨,待双方离开我上庸城后再行解决如何?”说完散发出金丹后期的威压来。吕林二人只好作罢。

  吕林抱拳向老者道:“既然前辈相劝,小子又哪敢不从。”然后退去。老者对其点了点头,露出几分微笑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世子年纪轻轻已经结丹确实有当年平南王之风。当年你父这个年龄继承平南王之位,也是刚刚结丹。被称为华国年轻一代第一人,而今这华国年轻一代第一人世子同样是当之无愧了。”

  田虎师傅却没那么容易对付,虽然没有继续攻击。却也不退去道:“我家公子在你上庸城被杀,你上庸城是否该给个说法?”他知道光凭自己的实力,确实无法报仇。便想利用田家的威望向古庸国旧族施压,希望庸国旧族能够捉拿吕武,但他还是低估可庸国旧族。

  这时庸烈道:“道友在威胁老夫吗?田家在华国确实家大业大,但我上庸城也不是软柿子,你现在就回去禀报你家家主,老夫会给他一个交代的。不过我劝道友还是自己逃命要紧,不要因为一时气愤,反误了道友性命。”

  田虎师傅听后反而觉得有理,连田虎尸首也不管,大步向城外逃去。明显是听懂了庸烈之话不再打算回田家,逃命去了。他可是知道田子完是多么心狠手辣,曾经一次,一同样与自己一样是田家门客的金丹高手。因为犯错导致一位田家核心子弟身死,田子完亲自出手用了三天才将其杀死。而现在因自己而死的还是田子完最疼爱的幼子,自己结果可想而知了。

  他也是一时气糊涂了才会疯狂向吕武动手。现在想想,如果今日自己真的得手杀了吕武,恐怕自己同样会接受吕家无休止的追杀。想到这里反而心中一轻,田虎虽然是其弟子,但从来未将他当师傅看。反倒对他如下人般呼来喝去,自己因为给他报仇而被吕家追杀。恐怕自己就真的是奴性难改了,想到这里更是加快脚步向城外逃去。

  期间事了,吕武等人开始向庸国旧族告辞离去。庸国旧族等人一一回礼,告诉众人三天后在城中有一场拍卖会,到时候请大家赏光参加。又叫来人将田虎尸首装殓,并将战斗时的‘留影珠’一起送去京城田家。

  这时候,一直未动的白衣女子,如仙子般走到吕武面前道:“你叫吕武!”

  吕武从未见过如此美女,而且是对方主动跟自己说话,红着脸道:“不知姑娘有何指教?”

  “我希望你能参加这次试炼,而且我们能相遇!”白衣女子冷酷的道,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如果不是因为女子面无表情,很多人都会认为女子在向吕武表达爱慕之情,但从女子语气之中谁也不会这样认为。

  吕武呆立当场,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这位如仙子般的美女,只好无奈的朝女子背影笑笑。

  吕林见此,只好向庸国旧族打听女子来历去了,毕竟他担负着吕武安危之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