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吕武化妆成平民离开了京城,这次因为有阳氏的口谕守城士兵倒没有拦吕武。

  }酷匠*B网_永V=久K免A费.k看!小O说#d

  同一时间,田氏家族,曾经吕相的两位家仆正在跟田家家主田子完禀报着什么,田子完听后满意的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吕家真是好笑,竟然让这个废物王爷离开京城,虽然是废物但我田子完也得收下,让他与他的义父团聚。去叫田伯剑、田伯杀这两个废物来,废物杀废物想想都觉得有趣,哈哈……”

  出城后,吕武真的像一只笼中放飞的小鸟,感觉天是那么蓝,草是那么绿,他一会儿追追林中的兔子,一会儿看看数下的蚂蚁,一会儿又下到河中抓鱼,直到傍晚吕武却想家了,以前在京城这个时候阳氏一定做好饭等他回家了,今天却一个人在外面,让他第一次有了思乡的感觉,他甚至想回家,但他怕人家笑话他,只好作罢。

  算了,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吕武继续往前走,前面就是京城外的三十里铺,这里是通往京城的要道,北方草原特有的骏马、毛皮等络绎不绝的运往京城,商贩都在里打尖、休息所以这里还算热闹。

  吕武找了个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找店住,可因为这里离京城太近反倒不好找,走过几条街后吕武看见一大推人围在那里,吕武毕竟只有十六岁,奏热闹是他的天性,便凑了过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中年汉子在哪里喊:“金元宝、银元宝,舍得宝,宝换宝。舍得黄金换法宝。”吕武一问才知道这是炸宝的,其实就是将一个豆子放在一只碗里,然后跟两只空碗放在一起,经过几次不停的移动碗的位置后,猜出了豆子在那只碗里就算赢,赢了就给你一百金,输了就给他五十金。吕武听完后便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开始猜的人到十有七八的猜中的,那人倒也干脆输了从不赖账,后来赢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位看起来走路都走不动的老太婆跟他赌时,几次都不曾猜对,直到老太婆拿出最后十银时,吕武却清楚的看见豆子随着那人的手滑向他的袖子里。这次老太婆选了中间那只碗,结果当然没有,吕武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道:“慢”所有人都看着他,只见他连续把剩下的碗翻起都是空空如也,围观的人一下便吵了起来,一些输钱的人更是吵着要那汉子退钱,吕武心中有一种测穿骗局的优越感,小小的骄傲充满了他的内心。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那连走路都走不动的老太婆突然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把上品灵器,二话不说的扎向吕武心口,吕武吓得急忙向后退去,就在这时后面那位汉子伸出双掌狠狠的向吕武的后背心印去,吕武突然招到两人攻击,心急之下只能继续向后退去,硬硬的承受那汉子的双掌而避开老太婆的匕首,那汉子见此嘿嘿怪笑的击中吕武的后背,原想吕武因该口吐鲜血的应向老太婆的匕首,哪知吕武不但没有应向前方,反倒把那汉子撞的后退了几步。吕武忙向左侧跳去,这时围观的人急忙散去,吕武才看清,这哪里是普通人,分明是两个筑基高手,而且老太婆和那汉子生的十分相像。分明就是一伙的,这时那老太婆却用男人的声音说道:“扫北王爷,你今日死在我兄弟二人的手上,也不算可惜。等我二人得到家主的赏赐一定会记得你的,哈哈……”

  “你们究竟是何人,我与你们从未见过为何设局杀我?”吕武慌忙问道。

  “既然是要死之人,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叫田伯剑,这时我二弟田叔杀,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那老太婆打扮的道。

  田家果然是田家,吕武心中一阵后怕,要不是自己肉身强悍,恐怕刚刚已经死在对方手上。田家这次派出了两个筑基境来刺杀自己,看来这一路不会平静。

  “老大少废话快动手这里离京城太近,怕夜长梦多,还有这小子身上应该穿有内甲,先废了他的四肢在再说。”说着田叔剑又是一拳击向吕武的头部。料定吕武会用双手去挡,果然吕武忙用双手挡了过去,田叔杀心想一个小小的炼气竟然硬挡,看来你不是找死是什么。但当他的拳头碰到吕武的双手时,一声咔嚓后传来的却是自己手臂断裂的声音和穿心的痛,这时田伯剑的匕首刚好再次向吕武扎来,慌忙中吕武拉过受伤的田叔杀挡在自己面前,只见匕首一下扎进了田叔杀的心口,田伯剑听到了自己弟弟的最后一句:“老大,有古怪快跑。”田伯剑才看到自己弟弟断去的右臂和渐渐失去的气息道:“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不到筑基境吗?你怎么这么厉害,你竟然杀了他,我一定要为他报仇。”田家子孙很多,两兄弟是一母所生,在田家他们两人都是废物,二十多岁筑基后修为都未有寸进,本以为这次得到赏赐后两人的修为能更进一步,没想到弟弟却死在里,田伯剑拿着匕首疯狂的向吕武刺去,同时吕武同样傻了,自己怎么能震断筑基境的手臂呢,自己真的杀了筑基高手了,自己这一生虽然常跟凶兽战斗,但却从未杀死过,怎么杀人了呢,心里想着杀了人,第一感觉就是逃离这里,他再前面逃,田伯剑在后面追,过了两条街后,吕武由于慌张进入了胡同内,前面没路了。吕武转过头彷徨的说道你快走啊!我不想杀你!”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田伯剑一步步的靠近他然后举起匕首向他刺了过来,吕武本能的抓住了田伯剑拿着匕首的手,他强悍的肉身发挥了作用,筑基境的田伯剑跟他比拼力气竟然处在下风,匕首一点点的向田伯剑退去,两人相隔不到半米,吕武看着田伯剑想要杀他报仇的疯狂目光,甚至看见田伯剑眼中自己的影子是那样的害怕和无助。难道我真要杀了他吗?我们本来没什么仇,如果不是他奉命来杀我,我也不会杀了他弟弟,现在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不行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一颗想要活下去的心渐渐战胜了恐惧,吕武心中坚强了起来,他用力一扭,田伯剑持刀的手顿时断去,然后乘着他手臂断裂的疼痛用力的把匕首在他脖子上一抹,一大股血喷了出来,吕武满脸是血的站在那里望着渐渐失去气息的田伯剑,闻着怪异的血腥味,先是一阵强烈的呕吐,然后这一天的强烈刺激让他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