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武心情极差,倒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吕武好像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好像来过,但吕武怎么也记不起来,只见天地间除了一株巨大的莲花外,什么也没有。莲花生的五颜六色,十分好看。吕武继续抬头向莲花的顶端看去,在顶端生有一个十孔莲蓬。其中九个孔中各有一条颜色各异的巨龙围着中间的莲孔,而中间的莲孔中却生着一颗种子,这颗种子让吕武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但吕武却又始终记不起来,吕武想走进看看,但他却始终到不了近处。看时近在眼前,行时远在天边。吕武一直走啊走啊。直到风哥来叫他起床才醒来。

  在穿衣服的时候一件让吕武吃惊的事又发生了,肉瘤走路了,从丹田处向上移动了两寸。到了脐下气海穴处。这让吕武更加担心,见了阳氏后吕武匆匆的吃过早饭,便又回了房间。阳氏见他无心修炼,也不勉强。吕武一天都在想着肉瘤和昨晚的梦。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吕武发现肉瘤又向上移动了一寸。到了巨阙穴的位置。但他留在巨阙穴不动了。吕武不思不得其解只能修炼了一会儿灵气,便坦托的睡去。这次他又梦见了莲花,任然自己向着莲花的顶端走着。吕武想要停下来。但好像却又身不由己。想快点到达却又十分遥远。想要放弃却见莲子就在眼前。想看个明白却反倒一片朦胧。吕武突然向脚下看去,原来自己一直在一片花瓣上行走。自己小的比一只蚂蚁还小。这让吕武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让汗水湿透。

  直到半月后肉瘤始终没有移动,吕武也没有再做那个怪梦,修炼还在继续,但吕武每次拿出飞剑都会感觉十分饥饿,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要试一下,又一次又一次的放弃。时间转眼过去三个月。吕武终于下定决心再试一次。同样的结局再次上演。飞剑被吞的干干净净。这次肉瘤到了心口处的黑虎掏心穴才停下。而且肉瘤开始继续长大。吕武感觉肉瘤这几个月比去年一年还要长的多。

  转眼间吕武过了十六岁的生日,可吕武任然是炼气后期,一股烦操让吕武挥之不去,一天早上,吕武修炼完后,再一次的出吕府而去。

  当他出吕府后,却听到在小声议论着他:“这位王爷真是个废物,十六岁了还是筑基,还修炼个什么劲啊!”

  “就是修炼了十一年了,把他消耗的资源交给一头猪,说不定猪也成精了,哈哈……”

  吕武心中十分难受,却知道别人说的是事实。也不好发着,只能默默的离去。吕武又一次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到了城门处,心想不如出城去看看,以往他也经常出去,但都有高手带着他,今天只有一个人,却被守城的士兵拦了下来。吕武心情本就不好,何况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便对士兵大吼道:“为什么不让我出去,难道我堂堂扫北王出个京城也要你们管吗?给我让开。”

  :z最i新章节?#上酷匠=网$…

  守城士兵却并不敢让,忙对吕武解释道:“王爷息怒啊,王爷要出去小的哪里敢管啊,只是小的是奉了阳氏夫人之命啊!夫人说王爷要出去,必须他同意才行。”

  吕武突然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只笼中鸟一样,而一切都是母亲在安排。母亲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直掌握着他,让他失去了自由,让他被肉瘤吸着修为却不能告诉任何人,却要背负着废物的名声。这些心中的烦恼终于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吕武急冲冲的回到家中,阳氏正在为他做饭,吕武冲了进去,把所有饭菜洒了一地,大声的吼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阳氏奇怪的看着他,不解的问道:“子武今天怎么了,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意图?为什么我会有个该死的肉瘤,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我连出个城也要你的同意才行?为什么我就像一只笼中鸟一直被你掌握着。”吕武一连几个为什么把阳氏问的哑口无言,一滴滴眼泪流了出来。

  吕武看着这位从未在自己面前哭过的女人,心里却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感觉一阵阵心痛,毕竟自己是阳氏一手带大的。哭了一会儿,阳氏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道:“也好,你已经长大了,也许该告诉你真相了,虽然你一副让我等你到了十八岁才告诉你,但这样也许会让你走上弯路,甚至让你的性格产生歪曲,我今天就把这一切告诉你,你可曾听人说过,你出生时天空中出现的异象?”

  “这些我曾听人说过。”吕武认真的听了起来。

  “其实,在你出生的几个月后,你就已经筑基了。只是你父亲因为你生母的去世没有注意摆了。”阳氏道。

  吕武惊奇的看着阳氏道:“怎么可能,大陆上不是最早修炼也要五岁吗?我怎么现在又在炼气境呢?”

  “对,当我和你义父看见你的时候,你确实已经筑基了,并且你的一呼一吸都开始了自然的修炼,我们当时也感觉百思不得其解,都为你这样的天才感到高兴,高兴之后就是深深的担忧。因为你出生时紫微星的异常,传说你是紫薇星转世,可紫微星就是帝星。本来我们吕氏就有功高盖主之嫌,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再出现你这样的绝世妖孽,恐怕吕家会有灭门之祸。”阳氏叹气的说道。

  吕武道:“那我为何现在又是炼气境呢?”

  “这就要从你义父的师承说起,你义父当年和他大哥都是一个师傅所教,此人来历十分神秘,无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他只两次来吕府传艺,他告诉你义父,他所传乃是兵家大司马一脉,这一脉是天生的战争之王,没有之一,虽然这一脉的人不多,但只要修炼好了至少在这片大陆上有一席之地。当这位高人传完你义父功法后。离去时留下两样东西,一样就是你所修的功法《兵帝决》听其说,这只是《兵帝决》大司马一脉的功法,如果你能把其他几脉的功法修完,就能重现当年兵家之盛况。除了《兵帝决》就还有一颗种子‘兵种’,此物是一以种炼制飞剑法宝的种子,在大陆上一般法宝都要金丹境才能催动,而兵种与你伴生而成,炼成之时不论主人是何境界都能催动。还有在大陆上大大多数法宝炼出来是什么品阶,就是什么品阶,炼出来是上品就是上品,炼出来是下品就是下品。而‘兵种’炼出的飞剑却不一样,因为他刚开始只是一颗种子,种在你身上与你伴生而成。所以它会随着你的成长而成长。刚炼出来只是法宝,但却有可能进阶成后天法宝、先天法宝、甚至灵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