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谁身上长了个连法宝都吞的东西,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甚至还不能告诉别人,谁的心情也不会好。现在是真的不能告诉别人了,因为说不定会被那个高手捉去研究一下,甚至把自己炼成法宝也不一定,大陆上可真的有用活人炼丹炼器的。齐苏看他心情不好,知道他在京城不会有事,也只有由他去了,追上去只会自讨没趣。其实朋友有时候就应该这样,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该消失的时候消失,不要问为什么。

  吕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来到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上,这里是一处主卖修行界东西的坊市,因为在三十三层天几乎全民修炼,所以这里格外热闹。吕武在坊市中瞎逛着,当他走到一座叫灵宝阁的地方时,他突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情绪从肉瘤中传出,就好像饿了几天的饿汉突然看见一桌美味一样,吕武随着感觉情不自禁的走了进去,虽然他修为很低,但看他身上的衣服和头上的王冠小二就知道这是京城贵族,在华国只有士子才能着冠,平民再富有也只能戴帽子,否则将会有杀生之祸,这一点谁也不会为了一顶帽子的事去惹来杀身之祸的,所以戴冠的一般都是贵族,小二见他进来忙迎了上去道:“欢迎贵人大驾光临,不知贵人需要点什么。”吕武是随着感觉进来的他那里知道要什么,便说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东西我想先看看。”小二知道这样说的人一般都是大主顾忙道:“贵人先去二楼饮茶,小的马上去叫掌柜。本店的东西保你满意。”吕武随他上了二楼来到一个十分雅致的雅间中,马上有两个丫鬟奉上香茶和毛巾之类的,看样子这因该是经常接待贵客的地方。说明这里的老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

  不一会一个看起来中年男子来到其雅间中,看见吕武后马上见起礼来“原来是扫北王大人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吕武无心应酬,便对掌柜的道:“先生无需多礼随便坐吧!”

  掌柜的立在一边也不敢坐,忙道:“王爷大驾光临,不知有何吩咐。”吕武道:“来这里当然想看看貴阁有什么好一点的灵器法宝之类的。”

  掌柜的看他只有炼气修为,一般炼气只要下品灵器就够用了,忙对小二吩咐下去。不一会儿小二就端着一副软甲,一套飞针,和一把金属性的小剑上来,掌柜的心想,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就几块灵石的事,如果向他要灵石反倒不好,便道:“王爷应该知道在坊市中我们只收灵石不收金银的。”吕武忙道:“掌柜的放心,规矩我懂,我带了灵石出来。”掌柜的忙道:“王爷误会了,这几件虽然都是下品灵器,但都是下品中的极品。如果王爷看的上眼这三样小玩意就送给王爷把玩了,只需要王爷以后多多关照就行。”

  吕武看穿了掌柜的心思,便道:“其实我这次出来是帮家族收点东西,价格不是问题,掌柜的还是拿出好东西来吧!”掌柜的知道赚钱的机会来了,吕氏来是华国公族,财力雄厚。只要能跟吕氏做上生意一般都是大生意,如果把这笔生意做好了,说不一定以后就会才源滚滚来。

  对吕氏来说一般的下品、中品灵器肯定不行看不上眼,便道:“既然如此,王爷随我去藏宝库看有没有王爷看的上眼的如何。”吕武随着掌柜来到藏宝库中,只见这里只有上品灵器,一件中品也没有,其中还有不少极品灵器和珍惜材料。在华国许多金丹高手也不一定拥有法宝,只能用极品灵器。所以这里并没有法宝。吕武便对掌柜的道:“贵阁可有法宝。”掌柜的一听:“原来这些都入不了王爷法眼,王爷请随我来,里边还有一些。但数量不多。”吕武随着他来到最后一排,上面只有十几口箱子,走到这里吕武又一次感到了饥饿难耐,而且这一次更加厉害,仿佛饿的头都发晕。掌柜的一一打开箱子,里面有刀、有斧、有锤、有戈。还有两把不同属性的飞剑。“王爷你看这些法宝还好。”吕武感觉只有金属性的飞剑对其有感觉。而另外一把却没有感觉。没有那把恰好是火属性的,吕武大楷知道怎么回事了。吕武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说道:“家族最近需要一些飞剑法宝,不知道貴阁可还有吗?”掌柜的又拿出三把来其中两把水属性,一把木属性道:“本阁在京城同行中也算数一数二的了,但这也是本阁所以的存货了王爷你看如何。”

  )最新J章L节@上…d酷4$匠(网}●

  吕武道:“请问这一把需要多少灵石。”

  “回王爷这都是下品法宝,一把五万灵石。”

  吕武吃了一惊,,一般一块灵石可以兑换千金。而一把就要五千万金,而普通人家在京城一年的开销也才几块灵石,他知道刚才的实验是多么费钱了。一把将近他封地三年的赋税了。难怪法宝那么珍贵。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下买下五把飞剑,他只要一把去实验一下再说,“我今天先来看看所以也就带了几万灵石,先把那把金属性的给我,就三万灵石掌柜你看如何?”掌柜的以为他怕自己不懂行情,怕买贵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三万八千灵石成交。掌柜的道:“王爷你先拿一把回去给长辈看看,如果觉得公道的话再来,我给你留着。”不说剩下的几把,就这把已经够他灵宝阁几半年的开销了。毕竟买的起法宝的还是少数。

  吕武带着飞剑离开了灵宝阁后,回道了吕府,阳氏已经在等他吃饭了,晚饭还算丰富,阳氏在一旁一个劲地给他夹菜,仿佛他还是个孩子一样,怕他吃不饱。吕武心中有事吃了几口后就心事重重的回了自己房间。

  夜已深了,吕氏祖祠中,阳氏一个人默默流着泪,对着吕扫北的灵位悄悄的说着话:“夫君,我该怎么办啊?子武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快瞒不住他了,我该现在告诉他真相还是要真的等他到十八岁啊!我怕他这期间出现什么变故啊!夫君我究竟该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