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田子完十分爱拍马屁,让华皇十分受用,所以对他格外信任,万事都找他商量。华皇笑着问道∶“爱卿我有何喜啊?”哪里还有半分悲伤。

  “皇上明知故问,吕氏两代三王,何等显耀,他们跟齐氏本是从姜氏分出的,三姓同为公族,先皇当年为争皇位才利用两家。可是他们却逐渐坐大,如今吕氏高手吕平南、吕扫北相继去世,这正好去了皇上的心腹大患,皇上之喜又怎么不大呢!”田子完道。

  “右相言之有理,只是吕家任然势大啊,他们要继承扫北王之位,还弄出个几个月大的世子,又让那阳氏改嫁吕毅,哎这阳国公主生得那叫一个美啊!当年父皇老迈,我要求把阳国公主给我纳妃,可父皇却偏偏把她嫁给了吕扫北这武夫,哎可惜了可惜了”华皇道。

  “皇上应当答应他们,吕扫北已死,北疆却需要安宁”田子完忙道。华皇问道∶“难道右相府中没有高手胜任边疆大任?”

  “不是没有高手,而是无人能胜任,吕家已经营扫北军几十年,此时若换帅不当,容易引起兵变。这吕毅本是军中副帅,统领扫北军正合适,但他不是吕氏宗家,扫北王不过是他不到一岁的儿子,威望、爵位实力都不如吕扫北,皇上怕什么?让他在北疆为皇上征战,等过几年,再让他战死就是。”田子完道,心中却想自家高手当然留在京城,等候机会,何必派到北疆去送死呢。华皇却听了他的话忙吩咐人去传了旨意。

  三日后吕扫北出殡。

  十后吕武继扫北王位。

  百日后,在吕家的一个小院中,只有孤独的三个人,吕毅、阳氏和阳氏怀中的吕武,一对红烛,没有酒席,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只有三人各自落泪、无语。对吕毅来说,与其说自己结婚不如说把不到一岁的孩子托付给这个与自己关系复杂的女人,因为他明天就将去北疆赴任。对阳氏来说,说自己招婿不如说自己为了先夫的希望,和眼前这个新的扫北王,而努力活下去。虽然不是她亲生,她却知道这是先夫的希望、执念也是那个怕自己伤心把咳出来的血咽下去的汉子的延续。就算是怀中的吕武,也仿佛知道什么,哇哇的哭着。

  转眼十年过去了,在当年那个小院中,一个魁梧少年正在舞动手中一对石锁,石锁每个重三百斤,两个已经六百斤了但少年却举重若轻,仿若无物一般挥动着,旁边一少妇模样的女子正在旁边看着,眼中满是欣慰,少年正是吕武,女子乃是阳氏,自从吕武五岁开始修炼,一直就由阳氏教他,已经五年了。

  “好了,看来你以有千斤巨力了,这石锁该换了,今天的力量就练到这里,下面就练习实战吧,风哥、电妹出来吧,陪师弟练习速度。”阳氏道。

  只见一对兄妹站了出来也不答话,就开始疯狂攻击吕武,兄妹各持两柄薄刀,男子从左上向吕武劈来,吕武只能用手中的小匕首挡住男子的双刀,这时女子却跳到吕武背后,双刀向吕武背心刺来,吕武无法抵挡,只能向右边狂退两步,与两人成三角之势,但两人却一左一右的继续向吕武攻击,只一会吕武就开始左支有突,十分狼狈,有几次更是让吕武直接中刀,要不是吕武肉身强盛,已经早已受伤。越到后面,两人的速度越快,吕武甚至只能本能的挥动手中的匕首,十招只能挡住一招了,又过了一会,吕武浑身衣服尽破,两人才停下。女子蒙着眼睛轻笑,而男子却拿出一件衣服批在吕武身上,然后轻轻摇头,吕武忙道∶“谢谢师兄、师姐。”电妹道∶“好了,我们这关今天你算过了,不过下午那关你可不好过,师傅从外面抓回来两头吞石蜥蜴,那两家伙可跟你一样皮糙肉厚。你就自求多福吧,师姐可帮不了你。”风哥忙道∶“师弟不要听电妹胡说,师傅怎会让你做无谓的争斗呢,那两头蜥蜴与你实力差不多,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这样吕武算是完成了上午的修炼。

  下午,烈日当空,院中除了吕武,还有两头两米多长的蜥蜴。而阳氏却站在房顶看着院中的争斗,吕武一次次的挥拳攻击两只蜥蜴,每一次都传来砰砰巨响。同样两只蜥蜴也举着爪子迎向吕武的拳头,每一次吕武都感觉震的拳头发麻,一会后,吕武出现了不支,开始用速度与两只蜥蜴纠缠,蜥蜴每一次击空青石地面都会出现一个坑,两只蜥蜴一边将击碎的石块吞掉,一边继续攻击吕武。而吕武的身上明显出现了伤痕,当吕武身上的伤痕片布时,阳氏才叫他停下,阳氏忙给他涂上药膏,暂时的帮他止痛。休息一会后,吕武感觉不那么痛了,又开始重复的战斗,这一次,吕武多坚持一柱香的时间才停下。阳氏又帮他涂上药膏,就这样直到傍晚十分,两只蜥蜴也打累了,怎么攻击它们都不还手时吕武终于完成了白天的修炼,接着就是晚上的修炼。

  晚饭后,吕武泡在一口大缸中,缸中是烈酒和各种灵药,白虎骨、血豹筋、天红花等外界难得一见的灵药,都是强筋壮骨、强化肉身的灵药,这里的每一株都够京城普通百姓一年的开支了,而缸中却有十几种之多。药性慢慢的从伤口沁入,吕武痛的咬牙切齿,一会后,吕武身上的伤口开始结痂,红肿慢慢退去,新肉慢慢长出,吕武又感觉浑身奇痒难当,就这样一会痛,一会痒两个时辰后吕武不在感觉痛痒了,里面的药性也已经全部被他吸收了。这时吕武穿上衣服盘在床上开始炼气。

  {…看E正1☆版;:章》节&上@#酷匠网T

  这样的日子吕武已经修炼了五年了,五岁那年,阳氏开始教他修炼,同时阳氏还带回了一对孤儿,就是风哥,电妹,阳氏发现两人时两人正在街上乞讨,阳氏却发现两人风哥是罕见的风属性灵根,而电妹是更加罕见的雷属性灵根,所以就收下了两人为徒,三人一起修炼,两人早就筑基,独剩下吕武还是炼气,自己比师兄、师姐受的苦要多的多,也要努力的多,但五年来自己就是不能筑基。这让吕武十分沮丧。但却没有办法,谁让自己身上有那个怪东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剑非见说: 《异世兵行录》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