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扫北战死那年。吕家分家之中吕子齐之子吕毅夫人难产诞下一子,此子可不简单。因为此子是伴随着天空中十分怪异的异象而生。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吕扫北在弥留之际听说了这孩子的出生天空中出现的异象,就起了收养义子之心,他一身为国征战,也曾娶有一妻阳氏,阳氏本是阳国公主,温柔贤淑,却偏偏不曾生育,在三十三层天不生孩子是可以纳妾的。但这位王爷却与妻子感情十分深厚,虽然阳氏多次劝其纳妾,但他说什么也不肯。如今已经弥留之际,心中感慨万千。就叫来阳氏商量。

  吕扫北一生硬朗,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努力数次也未能如愿,阳氏见此只好扶着他起来。阳氏看着眼前戎马一生的丈夫,如今连坐起都困难,又是泪流满面。

  吕扫北看着憔悴的妻子,怕她难过,强装着笑容对其说道∶“阳妹不要哭了,人命在天,生死由命,你又何必如此。想我吕家,从先祖从姜氏分祠而出,代代忠烈,历代皆有能征善战之辈,以战死沙场为荣。父亲、大哥、通儿都是当代英豪,响当当的汉子,父亲当年辅助先皇登基,平定内乱,如果不是他是长房长孙,应继承家主之位,也许已经战死沙场了,大哥当年三十八岁,就在南疆战死,当时通儿才十五岁就继承了其父之志为平南王,驻守南疆,如今已五年了,从一个孩子变成了一员虎将,不愧我吕家子孙。”

  咳、咳咳、咳吕扫北咳了几声,嘴角出现了血迹,阳氏明显看见其有吞咽的动作,知道他怕自己担心便把咳出的血吞了下去。眼泪又流了出来,忙说道∶“夫君,你还是歇息把,其他的以后再说。”

  “不你让我说完,以后怕没机会了。想我吕家两代三王,先皇时何等风光,如今我将一去不回,父亲也已年迈,通儿在南疆征战,大嫂也随通儿在南疆,家中就剩你与父亲了,你应该招一夫婿,这事我已与父亲商量过了,你毕竟还年轻。”吕扫北继续说到。

  “不要,不要,夫君若走,我又怎可独活,我愿随夫君一道,夫君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我无子无女,这世间除了夫君,我也没什么牵挂了。”

  “哎!你虽没有牵挂,我却还有执念。”

  “夫君有何执念。”

  “吕家的两代三王,我的没有子嗣,还有,我和大哥的大仇。”

  “都怪我没用,不能为你生下一男半女,连这王位都不能传下去。都怪我、都怪我。”

  “又说这话,如果要怪你,我又何必要等到今天,如今还有一个机会,你必须依我,我这一生可曾求你”

  “不曾。”

  “那这一次,我便求你了,你一定要答应我。”吕扫北道“夫君请讲,我依你便是,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怕,只是坏了夫君的名声。”

  “那我问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与不是。”

  “是”阳氏道∶“可是,可是。”

  《J酷匠;网Ae正版|q首M发$☆

  “没有可是,先听我说完,我这一世,这扫北王没有世子,华皇一定会收回王位,如果我现在选一世子,外家不说,光我吕家分家就有几十人合适,但必然引起我吕家不和,纷争不断。父亲已经年迈,为了国家大事不能分身,通儿远水解不了近渴。我又怎能因我收个义子引得吕家纷争呢,我这一死麻烦将不断啊!”

  “那我应该怎样帮你啊。”阳氏终于鼓起勇气,为了夫君的执念和大仇,阳氏不得不抛下自己与夫君这些年的爱情,自己和夫君的名声,承载着夫君的希望同意了下来“他是何人。”

  “你可知道今年天空中的异象。”吕扫北道。

  阳氏仿佛已经明白似的“知道,但还请夫君明讲。”阳氏点了点头道。

  “今年二月二后,天空中出现了北斗九星和紫微星伴日的异象,在白天北斗七星出现在天空中与太阳相映,北斗中的两颗隐星也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白天,更加神秘的是紫微星好像要与太阳比明亮似的,发着耀眼的红光,直到五月初五,紫微星突然放出一道亮光直射我吕家而来,这时我吕家诞生了一男孩,就是吕毅兄弟之妻所生,天生异人,必有异象。这个男孩将来必能光大我吕家。而其母在生下他后因难产,也已死去,吕毅兄弟这些年跟我征战北疆,立有战功无数,他若在可保北疆军中无忧,其子我收为义子,传其王位。你招吕毅兄弟为夫,让其子为我立嗣,才可解决我身后的诸多麻烦事。阳妹你可愿意。”

  “我答应你就是,只是我绝不让他碰我的身子,我与他也将不会有任何感情。”阳氏无可奈何的道。

  “哎!真是苦了你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夫君不必再说此事,只是夫君的大仇我不能帮你报了只能盼望吕毅和这孩子了,扫平北疆了。”

  “除了北方的敌国,我走之后还要小心田家,我的死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绝对跟田家有关,所以我走后你们切记要小心田家。”吕扫北最后说道。显然已经十分疲惫了。

  “知道了我去叫父亲来。”不一会儿吕子桑,吕子齐,还有带着孩子的吕毅来到了房间中,阳氏看了看孩子,把他抱到吕扫北眼前让其看看。戎马一生的吕扫北伸出手掌摸着孩子的头,两眼泪花涌了出来。

  “哥这孩子还没名字呢,你就给他取个吧!”吕毅道。

  吕扫北看着这孩子,只见这孩子生的珠圆玉润,十分可爱,但与华国孩子却大不相同。华国人一般黑眼黑发,而这孩子却生着一头紫色头发,更神秘的是一对紫色眼睛,仿佛能将人吸进去般迷人。

  还有一件事,吕扫北发现这孩子虽然才几个月大,可一看他的修为却大吃一惊。与阳氏相互对视一眼小声的道∶“看来这应该就是师傅要找之人了,将兵种种在他身上吧!一切都是天意,是福是祸就看他自己了!”

  阳氏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颗生有九孔的种子。将他放在这孩子的丹田位置,种子刚一接触这孩子,便一闪的消失而去。而孩子的修为,也慢慢散去。而这一切除了夫妻两外却并没有谁看到。

  吕扫北对着吕毅道:“这孩子乃天生异人,自是生的这般异相,我看着十分喜欢。你我皆戎马一生,就以武为名吧,按照华国的老规矩,就叫你子武好了,因为你是华国公族,我扫北我世子,哈哈哈哈……”吕扫北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扫北王世子、扫北王世子。”吕扫北脸色越来越红润声音震动整个京城∶“子武、子武、吕子武、吕……子……武!”又是一口鲜血,这次没有能忍住,从嘴里喷了出来,接着就是带着血快的黑血,一口口不断喷出,一家人手足无措,只能看着吕扫北渐渐的没了气息。

  阳氏、吕子桑、吕子齐、吕毅都已泣不出声,一代英雄,保的华国北疆十多年安宁的扫北王,执念已解,带着希望而去,一代英雄终年四十岁,只比他大哥多活了两年,一生无子无女,唯一留下刚收的义子。接着整个吕家以致京城都是一片哭声,就连在阳氏怀中的小吕武也哭了起来。

  吕子桑老年丧子,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但他却不能坚强起来。因为他是一家之主,吩咐了下去“子齐,你上报华皇。先扫北王,公子扫北陨。世子乃扫北王义子子武当立,原公子扫北之妻,阳国公主,尊扫北王遗愿,招婿吕氏本家,扫北军副帅公子毅为婿,望华皇成全。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毅你去准备,等你哥百日之后就是你入赘之时。”

  “是,家主!”吕子齐、吕毅道。

  华国皇宫,龙椅上坐着当今华皇看着下面吕子齐的汇报,心中是喜,也是忧,只是脸上却强装着一脸痛惜的样子,甚至还挤出了两滴泪水。等到上报完才伤感的说道∶“吕子齐,此事可都属实。”

  “是皇上,微臣不敢有半句谎言,”吕子齐道。“我华国痛失栋梁,孤痛失良将,举国喪,天下同悲,三日后先扫北王、公子扫北出殡,孤将亲自去送钦此。”华皇道。

  “皇上!”吕子齐道。

  华皇见他还有话说忙打断了他“孤已伤心欲绝,其他的以后再议,你快退下回去准备丧事吧!”

  吕子齐见他并未提到世子,心中有些不愿离去,但世子是他亲孙子,吕扫北刚死,又怕人说他有私心,便只好高呼万岁退了下去。

  吕子齐刚走,一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矮胖子走了出来,华皇忙叫在右退了下去。这时此人忙献媚的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又去了一心腹大患啊!”

  华皇看了看下面之人正是当今右相,田家家主田子完,此人生的肥胖异常,身高不到五尺,脸上满是皱纹,在一张丑陋的嘴上却留着两条老鼠一般的胡子。别人獐头鼠目大多很瘦,他却生的十分肥胖,活脱脱的一只大肥耗子一样跳了出来,可不要小看此人,他可是华国十大高手之一,当今华国排进前三的高手。第一就是当今皇叔,护国王公叔子狂。第二就是刚去世的扫北王了,他是结丹后期,也是最有希望冲击元婴境的,只要再给他二三十年他一定能冲击成功。只是英年早死。第三就是这位田子完了,他同样是结丹后期,也是当今华国岁数最大的修士了,已经三四百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剑非见说:

介绍一本我兄弟的好书《一品少主》。你值得一看!

《异世兵行录》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