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聂北,是一个孤儿,生活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但不知为什么,大家都对我特别好,甚至可以说是溺爱。

  夏天,太阳曝嗮大地,我坐在归家的车上,想起了当初离开时的情景,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四年转瞬即逝,转眼间我大学毕业了,好久没回去了,不知道大家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车上很闷热,我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急促的广播声给吵醒了,车已经到站了。

  村里的树比以前更茂盛了,虽然是夏天,但在这些大树的遮蔽下,村里特别的凉爽。

  刚一到家,村长就让我到他家去,我心想,村长一定是要给我改善伙食,于是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去了他家。

  到他家后,他便让我坐在他的床上,然后自顾自的到屋后去了,四年了,他家依旧同四年前一样,朴素的没有一丝奢华。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满头大汗的回到了屋里,手中还多了个锈迹斑斑的铁盒,也不知道那盒子里装了什么。

  他把那个铁盒放到桌上,然后就在一旁喘气休息了,那张桌子离我坐的这张床很近,所以我可以看到这铁盒的所有细节。

  酷3匠j◇网唯5B一h正版T,其(他I都W?是盗版/7

  那铁盒是一个正方形的盒子,上面虽然上面布满铁锈,但上面的图案却很清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铁盒感到一丝亲切。

  我看那铁盒正入神,村长突然拿起了那个铁盒,然后顺手拍了拍那铁盒上的铁锈,那铁盒上的铁锈竟诡异的脱落了下来,我在一旁看到这一幕,不自觉的张大了嘴,村长看到我这表情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紧接着便拿着那铁盒坐在了我一旁。

  村长将那铁盒放在我跟他之间的一块空出来的地方,然后便从他脖子上取下一个类似于穿山甲爪子的东西,在那铁盒上捣鼓了几下后,那铁盒突然发出一阵机械的声音,接着就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撑开了。

  我刚才很仔细的观察过那铁盒,没看到那里有钥匙空之类的东西啊,村长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还来不及细想,村长便从那铁盒中拿出来一个类似于印章的东西,扔到我这边,然后便开口对我说道“这是你爸留给你的。”

  刚才发生的事我还没想明白,村长又给我弄这么一东西,还说是我爸留给我的,我也是瞬间就蒙了,只好坐在一边等村长继续下去。

  可是,村长把那个类似于印章丢给我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也正好,我在村长沉默的这段时间好好额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这些事。

  首先就是那个铁盒,我想那个铁盒应该也是我爸留下来的,至于村长从脖子上取下来的那个有点类似穿山甲爪子的东西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摸金令,而那个类似于印章的东西应该是发丘印,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那还得从我大学时学的专业说起。

  我大学学的是考古学,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这个专业,这也许是天生的,我一进大学就对考古专业感兴趣,于是就学了考古。

  而那些东西是我从一些野史上看到的,摸金令和发丘印分别是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的护身符,而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盗墓贼。

  不知过了多久,沉默中的村长突然开口对我说到“聂北,你也不小了,有些事也是时候告诉你了。”说完这些后,他也不管我是什么反应,紧接着又开口了。

  其实你是聂家唯一还活着的人了,至于聂家是干什么的,我慢慢告诉哦了。

  这个大概是从1920年开始的,那时候由于一些事情,很多人都没有饭吃,于是一个职业又死灰复燃了,而你爷爷的爷爷也跟着去做了这一行,后来,经过几辈人的努力,你们聂家在这一行也算是泰斗级的家族了。

  说到这你一定会问我你们家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就实话告诉你,你们家就是土夫子,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盗墓贼,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村长几乎是一口气把这些说完的,所以说完后在一边喘着气,因为我在看到那两个东西后,心里就有了个大概的概念,所以听到村长这么说我也没有过度的惊讶。但是对这些事还是有点不清楚,只好等着村长继续说下去。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村长终于把气给调匀了,又对我说道,你们家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个诡异的墓。

  四十年前,很久没回家的你爸,突然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了,回来后他也不去换衣服,而是径直朝你爷爷的房间走去,你爸大概在那里呆了一个小时,然后洗了一个澡就去睡觉了,连饭都没有吃,第二天早上,一群人早早的就来了你家,而我那时是你家的管家,所以他们是我接待的,那群人中有一个我认识,因为他就是苏家的老爷子。

  他们来了才一会你爸便出来接待他们了,所以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他们大概聊了半小时,然后就出了门,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们去了那,直到后来……

  村长说到这突然停了下来,表情痛苦,似乎是想起了一些让他很难过的事。

  我一个年轻人,风风火火惯了,那受得了这样,于是就催促村长快点,而村长竟不知为何,突然就老泪纵横,我看到这一幕也蒙了,也许是看到了我的表情,村长不好意思的揉了揉眼睛。接着给我说刚才没说完的事。

  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你爸大概已经出去了一周了,但是没有任何消息,跟着你爸一起去的你爷爷也没有任何消息。

  这天我同以往一样,午休后就去开你家的大门,可没想到的是,门外突然出现了一具尸体,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多出来一具尸体,于是我就让仆人把那具尸体翻过来,当我看到这具尸体的脸时,心都凉了半截,因为这具尸体就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