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扔在低头行礼的穆灵瑶,穆灵雪迈着小腿紧紧跟上了皇甫轩逸,他看着身后不似车上真实活泼又开始变得唯唯诺诺地她,心中有丝不悦,突然发现,自己现在似乎更喜欢真实的那个她,爱说爱笑,眼睛明亮而灵动,腹中总是装有些各式各样的小聪明,看着只是默默跟着自己的她,他似乎都在想,若是在回京路上那会儿,她应该会张着小嘴,眼睛滴溜溜转着问自己为什么,或者是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之类的话,而此时…

  想着皇甫轩逸突然停了脚步,穆灵雪脑袋里正琢磨着他刚才话语中的意思,一个不妨脑袋撞了上去,“嘶!你!…”她捂着头,看着转过身的他,本想斥责的话习惯性的咽了进去,挂上了自然的微笑,他看着她一开始的表情,本有些开心,可她突然的转变,让他心里有些失望,忽然将自己预想的答案给吐了出来“本王抬举你为侧妃,是为了你替本王挡的那一剑!”

  穆灵雪挠了挠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

  看着她的表情,皇甫轩逸突然有些气闷,“今日你先回去休息吧,晚上不必过来侍浴了,应有的赏赐,稍后管家会送到你住处!”她看着他莫名其妙的态度,喏喏嘴,应声退下

  清月阁

  穆灵雪没有兴趣地瞥了眼管家送来的金银珠宝,抬手将它们放入了底箱,并非她不爱钱,而是她不缺钱花,藏花院的收入足够她的日常开销,所以钱只要够花就好,多了反而累赘,透过窗看向明月,似是想到了什么,拿起笔墨,开始了绘画,只是画中的人始终多了一颗痣,穆灵雪看着手中的杰作,开心地比划着放在哪个位置比较好,最后在床帘处,选了最中央的位置挂了起来,收拾好东西,躺在床上,与画中人对望,心道:今晚应该会梦到你吧,长长舒了口气,挂着笑容,浅浅入眠…

  德居殿

  皇甫轩逸手中拿着书卷,却未曾翻一页,盯着一个雪字看了老半天,回过神时,烦躁的将书卷扔在案上,揉了揉眉心,想了想起声道“去叫婉侍妾和如美人来德居殿”门外贴身侍卫应声退下

  他看着眼前身穿薄纱的两位美人,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她第一次也是身穿薄纱抱着自己试图勾引的,想到她的青涩,不自主的笑了笑,习惯性的勾了勾手指,两位美女看到后赶紧起身,扭着腰快速地往自己身边挪,他皱了皱眉头,他的雪儿就不是这样,每次他对她勾手指时,她总是有些忐忑和慌张地缓缓走过了,一脸任自己欺负的样子,想到这又笑了笑

  “爷~”美女娇嗔道,却并未敢上前,只是脱下了自己的薄纱,首饰和发饰,等着自己的选择和临幸,一切都是按照老规矩来的,但是今日却是感觉有些无趣,皱着眉道“穿上!你!起身去灭掉两杆蜡烛!”

  仰了仰头,摒去一些思想,随手捞了一个,用力将薄纱扯下,不再去看美人的脸,开始了运动

  清月阁

  酷匠网)唯(w一d正g~版=%,(其}他s都是.盗版$@

  穆灵雪身穿一身玫红色绣着合欢花的窄袖短袄,外披一件白色兔毛大氅,远远瞧去多了份俏皮和活泼,看着窗外临霜而开梅花,一时起来兴致,拿起剪刀,剪了几支梅花枝,插在了瓶子里,看着房间越来越多的画像,穆灵雪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将瓶子放在一副画下面,自言自语道“虽然我们未曾来得及去北方踏雪赏梅,不过今日我给你折了回来,你闻闻香不香”

  忙活完,穆灵雪伸伸腰踢踢腿,府内以他的武功,不会轻易受伤,所以她并没有去讨他嫌,而是安安静静地在自己房间内养伤,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自己被他狠狠摔了一次、荆刺穿肩一次、被剑刺入胸口一次,早已经吃不消了,所以她也不想再折腾了,只求等伤口好了,回藏花阁一次,也好了解一下娘亲和师父他老人家的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