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好行军路线后,皇甫轩逸身披战袍,率领了两万将士,开始攻打对方的其中一个巢穴,厮杀中,穆灵雪出手精准,目光肃杀,为他清理着五丈之内的敌人,倒是让皇甫轩逸落得悠闲自在,只是不知何时,穆灵雪感觉轻松了好多,后头一看,才发现背后五丈的敌人,均被皇甫轩浩给料理了,眼神闪过复杂,却没有停下手中如同收割人命的刀剑

  或许是这个根据点暴民的战斗力和组织太弱,这场战役只半天便以官方胜利而终,占满血迹的穆灵雪着急地在人群中穿梭,刚才她似乎看到皇甫轩浩受了一剑,内心有些担心,不知道严不严重

  忽然远远瞧见坐在地上背靠石块的身影,小跑了过去,看着他渗着血的胳膊,从袖口中掏出了一瓶药,轻轻地洒在了伤口上,又毫无迟疑地在自己的里衣上扯了条干净的白色绸缎,帮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小手被一只修长的大手包住,穆灵雪抬眸,看着有些心碎的眼神,想要抽出手去,却被抓得更紧,“你可曾后悔?若有只要你愿意,我会向二哥要了你”他略带认真的沙哑道,穆灵雪嗓子如同被堵住一样,有些不知所措,晃了晃眼神,轻咳一声找到自己的声音道:“对不起,我这一生只会为他守护”

  皇甫轩浩听后,将手中的小手狠狠甩了出去,开心的笑了,之前的伤悲似乎是另一个人般毫无踪影,满脸戏谑道“皇嫂还真是无趣,如此玩笑倒是看你有些当真了,不知皇兄对着你时会不会感觉闷,谢谢你的包扎,小弟告辞了”说完大步跨了出去

  穆灵雪看着远去的身影,喏喏说道“谢谢”转身之时,便看到皇甫轩逸板着脸站在旁边,眼神慌了慌,疾走几步,拉着他的长袖解释道“我和他没什么的,只是八皇子他受伤了,所以有些担心…”

  未待说完,他长袖一挥,将她的小手甩开,逼近她道“担心?你是什么身份可以去担心他?!既然你的心中没有他,便不要惹他伤心,若是你再敢接近他,本王便废了你!”

  穆灵雪看着他如此生气的样子,心里有些雀跃,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爷可是吃醋了”

  皇甫轩逸似是听到了笑话般,轻笑了出来,手快速地卡在穆灵雪白皙的脖子上,厉声道“穆灵雪,本王若是让你死,你有一万种死法,之前之所以收你,那是因为要断了八弟的念想,你以为凭你那下贱的手段,便可以勾引的了本王吗?!吃醋?呵,本王会在意你这么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吗?!”

  下贱?朝三暮四?原来自己在他的心中一直是这样子的,原来自己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原来也是因为八王爷,那自己算什么,在他心中只怕就是一个消遣的玩物吧,穆灵雪忽略了缺氧的窒息感,双眸紧闭,两行清泪滑下,若是可以死在他的手上,应该也是种归宿吧

  皇甫轩逸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还有她望着自己那痛彻心扉的眼神,以及脸庞的眼泪,内心一丝疼痛,有些烦闷,大手一甩,将她摔在地上,“今日便饶过你,若有下次,提头来见!”

  军帐中,皇甫轩逸想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自己真的只是因为她对八弟的伤害才会如此愤怒吗,想着她紧张八弟的眼神,想着敷在她小手上的大手,又想到她说要守护自己一生的诺言,内心一片烦躁,抬手将案上的文件推在地上,白纸散在地上,露出一张画了自己一半的肖像,皇甫轩逸抬手捡了起来,心中怒火瞬间消失,嘴角不自主的开始上扬

  穆灵雪缓缓起身,轻轻揉了揉疼痛的手臂,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想着心中与自己相依偎的那抹身影,发自真心地笑了,爱之深切,又如何可以放得下呢

  看正版章l节`上酷g匠U.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