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茉没有好气的看着顾城,一脚就踹开了地上和顾城一模一样的蜡像。

  ¤,酷U匠f网◇首发,

  韵茉看着飞出去三四米的蜡像,一脸的惊讶,怎么会这么的轻,难道真的是蜡像,韵茉可没有见过这么逼真的东西,不过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能有双鱼玉佩的存在,有个蜡像,复制人什么的都不足为奇了。

  “这下真的应该相信我了吧?那样应该安静的和我走了?”顾城用着很奇异的眼光看着韵茉。

  韵茉一时间想到了孟火云,想避开顾城的眼神,那样的羞涩,那样的。。。殊不知这一刻的表情,堪比倾国倾城,一见钟情二见倾城三见倾心了。这一刻便是顾城真真爱上韵茉的那一刻。

  他凝望着她,她躲着他,眼神间交融与回避来回的切换。

  ‘.不要想如果生命中不可承受之情,就在于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如果当初如何如何,现在就不会怎样怎样,每一个岔口的选择其实没有真正的好与坏,只要把人生看成是自己独一无二的创作,就不会频频回首如果当初做了不一样的选择。人生只售单程票,过去的就过去了,更重要的是走好後面的路’对于顾城来说,这句话是形容他再也准确不过的了,前因都已经不是重要的,他看准的就是眼前,顾好眼前,活在当下才是现如今他想的事情。

  顾城先从那种幻想之中反应了过来,“韵茉不要去想!真都是幻觉!”顾城对着离自己有一米远的韵茉叫到。

  韵茉方才回过神来,慢慢睁开了眼睛,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顾城也没有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只是记得自己下来了而后就一无所知了。

  顾城对着韵茉放出的是一脸惊讶的表情,韵茉看了一下,慢慢的走向了顾城。

  “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啊,快,还愣着干什么?

  前方的那个黑影还在那个地方,只是她们都不记得了。

  “那是什么?”韵茉小心翼翼的向着那个黑影移动着,此时此刻丝毫感觉不到自己的脚有丝毫的痛苦。

  顾城没有去回答韵茉只是小心带小心的跟在了韵茉的后面,四下里看着。

  “水龙经!”顾城吐口而出,此时韵茉和顾城已经来到了那个黑影的旁边,这是一块石头不大不小足有一个人高。上面还刻着一些字,一些比较古老的字,第一排的有三个大字,那个中韵茉还是勉强可以读出的,像‘川’一样的水。但是顾城却是一口说出这是‘水龙经’,对于’水龙经韵茉是略有耳闻,如若说见恐怕连长老元稹子都没有见过。可是顾城是相当的兴奋,有了水龙经,对于这里的风水布局就会了如执掌。这样的发现这是他们到现在为止最大的欣慰了,也是最大动力。

  “顾城你认识上面的字吗?”韵茉问道顾城,看着顾城看石头看的如此的入神。

  顾城转过头来看着韵茉,要是放在以前,顾城一定认为韵茉这是故意的看不起自己,想要讽刺自己一下,不过现在这个环境,还有听到‘水龙经’这么伟大而又严肃的字眼,必然会让他们嘻哈的心里收敛了许多。

  “会的!”顾城义正言辞的回答着韵茉,话语中不带着一丝的拖拉,让韵茉的心里根本不会思考,顾城有没有骗自己,韵茉打心里无条件的信服了。

  “那你念出来吧!我们道家的风水我还是了解的!”韵茉向着顾城说着。

  顾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答应了韵茉的要求:“‘以支龙正合交会,取内气孕育;其于水龙之理论之,特为美备。盖大江大河虽有弯抱,其气旷渺;与墓宅不亲,断难下手。须于其旁另有支水作元辰,绕抱成胎,则七气内生,并大水之气脉,皆收揽而无余,斯为大地。予观旧家名冢;支川小于,首尾通流,其形曲折干转,但得龙腹穴全,虽无内堂界水,亦得大发。其小支尽处,或一水单缠,或双流界抱,深藏婉丽,统秀钟灵。世家大族,所在都有,不必尽论外局,其福力已不可限量。故此书不可尽拘。然小干无支,其局虽大,必须久而后应,终难骤发。支龙无干,其效虽捷,而气尽易衰,不能绵远。究不若支干相扶之地,可希旦夕之功,而亦可期代兴之泽也。

  说道这里顾城停顿了一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韵茉细心的问道。

  其实韵茉也听出来了,这里讲的是阴宅的,也就是墓穴,也就是说,这里的结界可能就是一座坟墓,而她们正在这座坟墓里。

  顾城又接着读了下去:然则,此书之义,其可废而不察钦?至所重在特朝之水,迎秀立穴。此虽正论,然必欲其迎秀入朝,犹是一偏之论。盖水龙妙用,只在流神曲秀生动,化机自呈。前后左右,无往不宜,顺逆去来,随方协应。以予所见,凡以坐向首尾,为驾驶有权,或左或右,皆未免偏于公位耳。若湖荡龙法,则此书皆取众水环聚,盖即仿山龙因式眠倒星辰之说也。果如此图局法,固妙,但予遍观吴楚之地三江五湖巨浸多矣,求合此等因式;百无一遇;亦在通其说以会其意尔。必按图索骤,毋乃太愚乎?

  “以上面的讲解,这里可能就有水龙之势,水龙是所有龙当中最为高等的,俗称龙中的王”顾城对着韵茉,又像是对着自己说的。

  “是的自古以来水龙都比山龙高等,古语有云,遇水化龙,以前皇族死后都会找一处龙穴或者很有风水讲究的穴位。

  古代的那些君王都是很巧妙的请了高人结合了龙穴,但是那些都是山龙,华夏文明五千年,只有大禹和秦始皇的墓穴是建在水龙穴位的。

  不过大禹一向仁德爱民,是真龙,依他的本事驾驭一水龙绰绰有余,再说大禹是xi的后代。。。秦始皇则不然,他一向暴虐,秦二世而亡不仅是上天注定的还是秦始皇人为的,想要驾驭水龙,必须要的是仁德之气,然而秦始皇的暴力之气,让水龙着实的难安,龙之躁动可想而知。。。。。。

  顾城想了一下,又继续念了下去:要之;湖荡之派,亦当深明支干。盖大荡即名大干,必须于旁又求支水立穴,然后发福可期。若只取大荡,阳宅尚有归收,阴墓必难乘按。其借外砂包护,亦即支干之法而变用之者也。至于水龙作用,全在八卦三元,江河湖荡,其归一也;不精此义,纵得合格大地,未免求福,而反受其祸,此又乾坤之秘要,圣哲之心传。”

  看到了」这里顾城先是一愣,而后又明了了。

  “怎么了?”韵茉回过神来,刚才韵茉一直在思考着这里的文字,‘水龙经’会被古人这样的赞扬,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不仅仅是表面上的这写文字所能表达的。

  在那些篆刻的大字旁边还有一些,近代的繁体字,那是用刀刻上去的。“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下面的就没有了石头到这里就已经断裂了。

  “刚才你念的是什么?再念一遍我听!”韵茉很是严肃的问道顾城。

  顾城如实的有念了一遍:“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怎么了有问题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