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生当中,并不可能只爱一个人,但往往有一个人让你笑得最甜,让你痛得最深,往往有一处美丽的伤口,成为你身体上不能愈合的一部分!因为陌生,所以勇敢,因为距离,所以美丽。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不可能再有一个趣年;不可能再有一个初衷;不可能再有一个初恋;不可能再有从前的快乐、幸福、悲伤、痛苦。昨天,前一秒,通通都不可能再回去。生命原来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

  (韵茉和顾城这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天就要亮了顾城依旧没有要醒来的意向。

  +酷I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B;是Z%盗版

  韵茉看了看手表,顾城倒下也有四个小时了,韵茉轻轻的拍着顾城的肩膀,柔弱的叫到:“顾城。。。顾城。。。”。

  那双惺忪的睡眼渐渐地和韵茉的眼睛有了交集,“我睡了多久了?”这是顾城醒来时说的第一句话。

  “四个小时。”韵茉扶起了谁在地上的顾城“这么久了,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就算是我们等得了,小雯和晓丽她们也等不了了!”

  一提到倒在病床上的小雯和趴在床边的晓丽的时候,韵茉刚才的那股不急不慢的心境,早已烟消云散了。

  顾城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你跟在我的后面,这里的一切很是不太对劲。。。”,顾城只是和韵茉说了这些,刚才顾城昏睡的时候,匡道就托了梦给他。

  韵茉点了点头,当做是回答了顾城的话了。

  红水晶照亮的一道蜿蜒的甬道,看不见尽头。说是看不见尽头其实就是红水晶的光亮不够,哪里会比的上现代文明的几百上千瓦的白炽灯。

  阴暗的感觉就是那种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颤。

  “顾城。。。顾城。。。”韵茉细细的叫着顾城,双眼还向外侧两旁瞟过去的。

  “干嘛?”顾城回过头来看着韵茉,继而有慢慢的向着前面移动着过去。

  “顾城。。。你看前面的那个黑影是什么,像不像一个人?”韵茉推了顾城一下。

  这回顾城自己也看到了,前方不多远的地方,有一个目测大约有一米多高的黑影在前面。顾城小心翼翼的看着前面,对于这个黑影是人还是什么她们还是一无所知,未知的才是最为可怕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照顾好自己了”顾城说完,就突然加快了步伐。

  韵茉是还没有反应的过来,一回神‘咦’顾城没有了。

  韵茉抽出了‘鱼肠剑’横在自己的前面,慢慢的移动着,“顾城。。。顾城。。。”韵茉还轻轻的叫着顾城。

  雾气越来越浓了,这里的能见度很低了,韵茉横着剑来回的看着,突然间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石壁上突然开出了一扇门,没有一丝的声音,就这要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韵茉的面前。

  “难道顾城刚才也进去的?”韵茉自己问自己,心跳跳动的很快。心里头晃晃的,手心中都是冷汗。

  “顾城。。。顾城。。。”韵茉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那一扇石门里面去了,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韵茉掏出了火折子,吹着了。这一丝的光亮是这里的唯一的温暖。

  在前方也有一个黑影,韵,茉试探的一下叫了一声;“顾城是不是你。。。”没有人回答。

  韵茉只好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这是的‘鱼肠剑’还在瑟瑟抖着,韵茉提高了警惕。里那个黑影只有两米的时候韵茉停下了脚步。

  韵茉将火折子向前递了一点,那个背影,那个身高,那个发型不是顾城还会有谁?

  “顾城。。。顾城。。。”韵茉依旧在叫,这次不是什么尝试性的,就是那种很生气,别人不理自己自己很生气的那种。特别是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之中。

  韵茉看顾城依旧没有理自己,依旧没有动一下,韵茉气急败坏的上前拍了一下顾城,“你什么意思啊?我叫了你半天干嘛不理我?”

  韵茉拍在顾城的肩膀那一刻,韵茉感觉自己好像拍着了石头上一样,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顾城。。。顾城。。。”韵茉还在叫着可是没有人理他,“难道顾城中了人家的道,那个黑影可是高手,别人不清楚,韵茉可是见过的”。

  韵茉慢慢的移到了顾城的正面,看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墙上的那副石雕看着,眼神有种说不出道不明凌厉。

  韵茉用手在顾城的眼前晃动着,“顾城?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呢?”韵茉还很女汉子的推了顾城一下。

  没有想到的是,顾城轰然倒地,韵茉惊呆了,她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本来一个人的承受力对于韵茉的推力来说根本就是‘蚍蜉撼大树’嘛!

  但是韵茉发现倒在地上的顾城依旧是刚才的那个姿势,这就让韵茉感到十分的奇怪了。韵茉慢慢的想去碰一下这个人,“不要碰!”凌空飘来了这三个字。

  韵茉一抬头就看见了顾城,“是你?”韵茉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顾城,一模一样,双胞胎也不带有这样重样的,这个无论你怎么看那都是一个人吗?

  “复制人?”这是韵茉现在唯一可以有些信服的想法了。

  (对于复制人,就是景象人,韵茉早些年也听别人猫过,对于双鱼玉佩的说法都是不一样的,这里也不会说的太多的。贴吧的朋友都知道,复制人,双鱼玉佩什么都是很敏感的,如果有的朋友不知道的,我建议你去双鱼玉佩吧,那里会有更大,更全面的解释,我这里就是这么一提,你也就这么一听。)

  韵茉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去辨别一下,地上的顾城,“别碰!”顾城的声音再次在韵茉的耳边回荡。

  这时的顾城已经来到了,韵茉的身边,“千万不用去碰,会着了道的,这只是一个蜡像”

  “蜡像?”韵茉表示不可思议,韵茉看了看地上的顾城,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顾城,丝毫无差。者如果是蜡像,以这样的手法,怎么也是大师级别的,还是罗丹那种级别的。不然这个也太过于像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些都是上天注定,我们只能逆来顺受!”顾城叹了一声之后就往回头走。

  顾城的性格和孟火云比起来,在韵茉看来是两个极端的,孟火云是从来不会逆来顺受,他一向都是天有我主,天不顺我,我逆天的人,而顾城就是那种来的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上天的安排他都会默默的接受,韵茉感觉自己就是他们的交融体,这两种性格在韵茉的身上是都不能发生的,韵茉是那种做事情都会掂量掂量,但也会经常做二事,做傻事的人。

  这一点那是女生都会有的,怎么说韵茉他也是女生。

  “别再走丢了,等等我!”韵茉叫着。

  没有想到顾城这会儿又回来了,“我知道你的性格,我如果不去证明一下我是顾城,你会一路上都防着我的,不是吗?”顾城问完了之后也没等着韵茉的回答,就抢走了韵茉的‘鱼肠剑’,一道咒语,从顾城的嘴里跳出,灵犀一指,‘鱼肠剑向前一挑,顿时一股子的黑气从那个蜡像的身上冒了出来,韵茉知道这个就是鬼气,以韵茉刚才的那个距离,一定会中招的。

  “你现在可以去碰他了,你去看看他的中量”顾城将剑柄指向韵茉,意思就是讲‘鱼肠剑’还给了韵茉。

  韵茉那一脸想骂顾城这个王八蛋的表情,很是搞笑。

  “剑不错”顾城看着韵茉只是弱弱的说了句这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