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一如前沿的的皎洁,那个白玉里面若隐若现的河图八卦,在老头的手上不停的转着,在八卦转动的时候还有一丝的黑气进入了玉中。

  老头胸口的那一团‘鬼气’在一点一点的变小,这是刚才老头被那个黑影打伤了,留下的,最终消失没有了。老头渐渐的醒了过来,手里紧紧地赚着那一块玉,“这可真是好东西啊,居然还能有疗伤的功效”老头将白玉举得老高了,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

  老头像是捡到了宝贝一样,用手帕紧紧的过着那块来之老元的白玉,放在了自己的兜里。收起白玉,老头仔细的端详着今天的夜空,北斗七星,和东方七宿分外的明亮,“看来今天还是个多事的日子,你说呢?”老头有转眼看着匡道的灵位问道。

  这时有一个声音隐隐的说道:“是啊,一百多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奇观了,今天是天地精华最繁盛的时候,不管是修道的,还是修‘鬼道’的,还是各种其他的东西,都会出来拜月的。”

  “匡前辈?”老头有些惊讶,老头他可是听说了,匡道在交代了顾城一些事情后,就去找了一个叫做地狱使者的转世者了,后来没有过多久就走了,有的说他得道,有的说他烟消云散了,有的说他去了地府了,有的他变成了孤魂徘徊在阴阳两界的边缘。

  匡道的已经显出了自己的映象,出现在了老头的面前,“老马,好久不见了!”匡道笑眯眯的盯着老头看着。

  “匡族长,你不是。。。。。。”老头也会有着如此的惊讶的表情,看着目瞪口呆的老头,真的有一丝的滑稽和好笑。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觉得你还是去看看啊成和韵茉她们吧,年轻人做事情会有一些冲动,记住我跟你和阿城说的话,阿城的来历很是不简单的,好好的照顾他,正一切能不能扭转真的在这些年轻的后生身上。。。。。。”这个声音越来越远,当老头回过神来,匡道的魂魄已经不见了。

  “阿城。。。。。。”老头的心中轻轻的叫着顾城,他知道顾城的身世,当年老元也和自己提起过,那还是十九年前的事情了,那时老马从南方回来,在路上就遇见了这个小孩,着偏僻的地方飞禽走兽特别的多,这是这个孩子的长了一株火花,四周连一只蚂蚁都没有看见。老马当时久觉得这个孩子不简单,就像走进看一看,老马向着孩子走去,这样的天气算是很清凉了,可是老马越走越觉得日,越走越慢,老马离那个孩子二十米的距离都没有,但是仿佛走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刚刚碰到那个孩子老马就觉得灼热不堪,汗水想溪流一样从老马的脸上躺在了衣襟上,当老马抱起那个婴儿时,觉得自己的手里抱得不是婴孩而是一个烧的红红的火炉。老马的五脏六腑好像被火烤着,一时间想要爆开的一样,老马情急之下居然抛开了那个婴孩,老马以为自己的手都应该被烧伤了,可是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一抛开那个小孩,顿时一股清凉倾入了老马的心脾。

  在老马惊恐之余,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自己的那么一抛,这孩子就会摔在地上了,这么一摔,这个小孩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自己不就是杀人凶手了,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老马都不敢去看那个婴孩的惨样了,老马闭着眼睛思绪特别的混乱,他好像在等着什么,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老马终究是熬不住了,就算是错也要承担的。他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孩子慢慢的飘落在地上,就像秋天的落叶,舍不得离开大树母亲一样。但然而秋风的无情树叶被卷进了大地上,慢慢的慢慢的,树叶的不舍是对大树的生育和养育之恩,三步一扣首,五步一回头。。。。。。

  现在的这个婴孩就如被老马这个秋分抛入空中的树叶,当婴孩安然无恙的落在了地上,老马这才为自己犯下的错松了一口气。

  老马这下可不敢再接近这个婴孩了,这是离着婴孩有五步的距离仔细的端详着,突然一道黄色的符纸映入了老马的眼帘,上面有着生辰八字,老马虽然对这八字不怎么动,但是这个八字的旁边还有一道‘火符’,这个‘火符’老马是知道的,可是他是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老马认真的想了一下,可能这个婴孩的奇怪就和这到火符有关系,莫不是这道‘火符’就好似‘三昧真火’?如果真的是‘三昧真火’这下老马都是有办法了,就怕它不是,知道的当然好解,未知的才是可怕的。老马带着尝试的心里,一步一步的逼近这个婴孩,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老马放聪明了,他没有去报这个婴儿,而是揭开了这道符,老马认真如烈火般烧死的热,那一时间老马觉得有一道火一直烧到自己的五脏六腑,要不是老马是‘鬼道’的修行者,早就被这股子的热气蒸的冒烟了吧。

  当老马一揭开着道火符时,那种烈火烘烤的感觉顿时就没有了,换来的是婴儿的笑,对着老马在笑,老马将婴儿抱在了手中,刚才的灼热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婴儿的甜美的笑。老马自知这个婴儿和自己有缘,就将这个婴儿抱回了家。后来老马准备给这个娃娃取名这个娃娃一直哭,老马知道他是不了意这些名字,老马带着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来找了元稹子---老元,老元一看这生辰八字先是一惊,后来就给这个孩子取了名字叫做顾城,这个孩子还一直的笑。老马知道这个孩子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的,后来老马一直奇怪为什么老元取了名字这个混小子就十分的喜欢。

  其后老元解释到,“这个孩子是不是你在一个叫做,白帝城的三岔路口见到的”老元这么一问,老马那是一个劲的点头。

  “你怎么的知道的?”老马很是奇怪。

  “你知道白帝城又叫什么吗?”老元没有回答老马的问题,而是又问了一个。

  “白城?帝城?给点提示好不好?”老马没头没脑回答着。

  “白帝城又叫托孤城,这个来源于三国的刘备,托孤诸葛亮的故事”

  “就因为这个就给这小子取名顾城啊,顾城,故城,古城,孤城,是谁将他托孤给我的吗?”老马问道“这个孩子的命中,火很旺。。。”老元点了一下老马“老马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顾城,孤城,孤影城,地府中掌管影子的人”老马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么简单地事情自己居然会没有反应过来。(孤影城,就是地府中影子呆的地方,影子就是人的地魂,为什么鬼会没有影子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地魂了)

  “没有想到啊,这个混小子居然来自那个地方啊,你说他命中火很旺,难道他就是孤影使者,掌管地火的人,但是没有这些‘人’投胎来到凡间,人间必定会出大事啊。”老马叹息道,他是修‘鬼道’的免不了常年和这些鬼怪打交道。

  SO酷匠2;网!永XW久免“费@`看9{小说2》

  “还不止这么的简单,就连地狱使者也来到人间了,这下子师傅有的忙了”老元叹息到,他的心里还一直为着当年的轻傲而后悔,自己如果不出头,就不会让李清秋给顶上了,自己也不会让师傅有过一场这么大的误会。

  “匡道族长,他不是羽化了吗?这么会有他的事情?”老马那是一脸的不解。

  “师傅,虽然已经坐化了,可是他的魂魄还在阳间,师傅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如果我现在不是一个废人,师傅就会很安心的走了,哪里还会在死后这般的辛苦,诶。。。。。。”元稹子跪在了匡道的灵位前,泪水划过了面颊。

  老马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老元,这一切都是天命,怎么样都是躲不了的,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是有使命的,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这些事情就是使命,人和天是无法斗的无法抗衡的。

  “其实不久之前圣女冯缘了捡了一个婴孩,不过她是个女孩”老元这是已经站了起来向着内室走去,老马知道他的意思也一路跟着而去。

  在内室,一个婴儿安静躺在莲花上。

  “难道他就是。。。?”老马惊奇道“不是,她不但是个女娃娃,而且是水命,和这些事情说有联系他们都是五行中的命理,说没有什么关系吧,这个女娃只是命水的人”老元感叹道回忆到这里,老头方才回过神来,那一幕幕的情景放佛就在昨天,转眼之间已过二十年了,“时间真的不经过啊,一晃而已,二十载匆匆而去”老马捂自己的胸口,看着天空说道,便大步的出了门,向着月光最皎洁的地方而去,(月光最皎洁的地方当然是水呐,就是那个池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