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这个时候也不能安慰韵茉什么,因为不管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真的明白韵茉那种痛的,顾城只能递给了韵茉一张面纸。

  老头看了看韵茉有继续说道:“莫然还有一个弟弟好像叫莫言,他就是茅山清秋道人----李清秋的弟子,听说后来突然就死了,不过我和老元都不相信,虽然老元遵照了匡族长的遗愿然莫然当了族长,可是就凭莫言这一点,老元一直都是防着莫然的。可是最终到老元去世了,才。。。。。。”

  “才什么?”韵茉突然大叫了起来,也是面前的老头会知道长老和自己的族人被灭的原因,还有凶手究竟是谁。

  “当时老元去世的时候他几天就寄了一封信给我,不过他的信件里面也没有说什么凶手之类的,就是和我絮叨着,他可能要先走一步,去陪师傅了。不过信封中还有一块玉,不过我不知道这块玉代表着什么,后来我找到了我的以前的朋友,他们以前都是土夫子,对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知道的。他们看到之后特别的惊讶,这是东汉时期的白玉,在现代叫羊脂玉,古人所说的“(玉石)白如截脂”,最早见于三国时代曹丕《与钟繇谢玉玦书》“窃见玉书,称美玉白如截肪,黑譬纯漆,赤拟鸡冠,黄侔蒸栗。”

  而后,“白如截脂”在后世被玉石界不断演绎。明代曹昭的《格古要论》也称:“白玉其色如酥者最贵”。但是请大家注意,自曹丕以后一直到曹昭,都明确地提出“羊脂玉”这一概念,这种玉石经过了千年的沉淀洁白无瑕,佩戴他的人,时间长了之后,听说会出现他的影子。这玉石一共分阴阳一对,听他们倒斗的说,被他们这行倒出来之后,是两块粘在一起的,通体洁白,没有什么字和图案,后来就不知去向了。不过这块玉到我手上的时候就就有了一丝的血丝,不过我没有看见,可是土夫子的眼睛可贼了,一眼就看到了,他们还告诉我在月光下看,还会有图案出现,后来我看了。”老头有准备喝一口酒,可是发现酒瓶里面已经空了。

  “什么玉?我怎么不知道?你都没有和我说过。”顾城说道“那天啊,我在月光下看着,好像看见了一幅河图八卦,还是会动的,不过我是‘鬼道’的对于你们道家的八卦还真的不知道。”说着老头去了房间里准备去拿那一块玉,进去时候动静挺大的,好像在反向岛柜的,顾城和韵茉在外面干等着,可是好长的一段时间老头都没有出来。顾城和韵茉都有了一些着急,顾城便去敲了老头子的门,可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顾城有了一丝的担心。

  一直在门口叫着:“爷爷,爷爷,你怎么还不出来?”

  可是里面鸦雀无声,就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一样,顾城也不管那么多了,就用力的推门,发现们从里面被反锁起来了。

  韵茉也坐不住了,看见顾城一脸的担心,“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怎么爷爷还不出来?”

  顾城一咬牙,一角踹开了门,整个门框都脱落了,这是有多大的力气,这个时候了韵茉也顾不上惊讶了。

  %酷匠wO网永`久}免3p费看8{小《A说¤

  看见老头倒在了床上,顾城倒是送了一口亲。

  “爷爷怎么了?”韵茉还是有些担心。

  “没有事的,爷爷他经常这样,喝完酒做着事呢,就会这样倒在床上睡着了”顾城拍了拍韵茉的肩膀。

  “不过爷爷,还是有些不对劲。。。”韵茉看着顾城说道“你放心吧,就算有人要害爷爷,那也不可能这样的不动声色的,在说我们不是在外面吗,根本就没有人进来,有什么会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和爷爷交手还会这样没有丝毫的动静。”顾城按着韵茉的肩膀说道,,“不信的话你去叫醒爷爷啊,他醒了会打人的,我就经常被他打的”。

  韵茉悄悄的走了过去,看着老头的背影像是睡着了,而且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韵茉看着韵茉婆婆妈妈,自己走上前去,拍了拍老头,“爷爷,爷爷起床了,给我看的玉呢?”

  可是老头动都没有动一下,可不符合常理啊,平时只要顾城一拍他,他立马就会打开顾城的手,而且还会打鼾。今天怎么。。。顾城的心里也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爷爷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和小雯一样着了道?”韵茉还是着急的问道,撇开自己的身世老头没有讲不说,她更加不希望老头会有事情。

  “怎么会,我们学‘鬼道’的,根本就不可能被别人抽去魂魄的,我们只有有阴差指引,去阴间住上这几个月都是没有事情的。。。”顾城还在那里死命的摇着老头。

  最终老头还是被顾城的‘坚持不懈’给摇醒了,老头‘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顾城的屁股上。

  “我都说了,爷爷被弄醒了是会打人的,韵茉幸好刚才不是你,不然爷爷那一下就打在你的屁股蛋上了。。。。。。”顾城还在那里偷着乐呵。

  “小崽子你还笑,快去给我倒水去”老头又在顾城的屁股上准备来一下,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是老头出手慢了,还是顾城的闪躲的速度快了,这一次轻音的躲过去了。

  “韵茉你等会,和阿城一起去女生宿舍的顶楼,那个有水箱的地方,尽量将里面的水放空了,只里面的文章很多,时间不多了,今天晚上我估计小雯会一次被抽去两个魄了。记住没有,有什么危险尽量让阿城上,一个女孩子注意一点啊”老头和蔼可亲的对着韵茉说道。

  “让顾城一个人来。。。”韵茉很是惊讶“阿城是学鬼道的,不过他对你们的道术也很有‘仙跟’的,韵茉你去揭开我桌子上的那块布”老头又说道。

  韵茉照着做,不过韵茉有点感觉老头今天晚上有些不太一样,前后说话语气不一样的,感觉这一次有些中气不足,可能是喝醉了,或者老头正和姜太公下棋下的热火朝天的,就被自己和顾城来回来了。

  一揭开那块布韵茉惊呆了,一个牌位,上面写着先师匡道之灵位。韵茉惊奇的盯着老头看,心中还嘀咕着:“莫不是这个老头也是匡族长的弟子,不过按照他先前的说法也行不通啊,这什么?”韵茉还在疑惑之余,这是顾城走了出来。

  “韵茉你干嘛?干嘛动我师傅的排位?”顾城大喝了一声,还不忘给这灵位上了三炷香,扣了三个头。

  “匡族长是你的师傅?”韵茉一脸的茫然,“难道你和孟火云一样”,一想到孟火云这个名字,韵茉的心里就是一阵的思恋涌上了心头,泪水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顾城那也是一脸的茫然,孟火云这个名字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听过,不会他也和自己一样都是匡道的魂魄在人间收的徒弟吧。

  “孟火云?”顾城问了出来。

  “不要多扯了,你们快去办事吧,天已经黑下来了,顾城,韵茉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去吧抓紧时间”老头说完又躺下了。

  顾城将水递到了老头的床边,便拉着韵茉出去了。天空算是蛮明朗的一空的醒醒点亮了着黑暗,皎洁的月光,洒在了他们的脸上,身上,脚上,就是撒不到她们的影子上。

  老头看着他们走后,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还没有想到你这么的厉害,居然让我中了招,诶”老头抹了抹嘴角的血,又喝了一口水,就倒在了床上。

  月光从窗子中射进了老头的房间,老头的手中死死的握着那一块玉,月光洒在在了老头的手上,玉上,老头的手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月光遗传而过,照在了玉上,那玉的中间果真的出现了血色的河图八卦。其中的阴阳两极鱼还在不停的转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